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欄杆城市:把人民分隔開來

2016/5/25 — 10:31

領導人來港,圍城三日,如海片片欄柵,把人民分隔開來。香港人都好像統統被界定為疑似恐怖份子,灣仔處處封路,遠至獅子山頭也有警察嚴守監察,盡顯虛怯政府對人民的不信任。

本已龐然的水馬圍欄,原來還可以更高更大,還有無數市民早已司空見慣的鐵馬欄杆。回歸後香港城市風景最大的改變,是街頭處處都是的鐵馬欄杆,絕對可取代帆船、獅子山作為回歸後的香港城市標誌。重重的欄杆,是要防範人民,把人民圍起來,也把自己關起來,決絕於人民。

當年在香港藝術中心工作,偶爾亦會請來政府高官首長參與活動。有次請來港督彭定康,循例保安部門先前來看場地,了解進場離場安排、劃定記者區等。當天彭定康參加開幕禮完畢,準備乘𨋢離去,我們馬上離通知其中一部預留的𨋢上來接載港督。正在等候時,旁邊留給其他人用的𨋢突然開門,彭定康二話不說走進去,令我和保安感突然,唯有緊隨入𨋢,最大的驚訝當然是𨋢中市民,港督突然面帶微笑走入來,與大家共聚一細小空間。如果是梁振英,他有沒有勇氣或胸懷走進載滿平民的空間?即使有,𨋢門關上後,又有誰知道市民對這民望極低的特首會有什麼反應?

廣告

重重欄杆水馬,標誌著回歸後政府對市民的防範。數年前於司馬文籌劃關於香港香港社區生態環境的座談會,筆者的講題目是「De-fencing Hong Kong」。是時候我們要保衛香港,移除把那無數把我們隔離的欄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