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權力就是不解釋

2018/12/27 — 14:43

鄭若驊

鄭若驊

最近追看無線電視的《中國通史》,我發覺古代和現代最大的分別,就是現在的 Zeitgeist(時代精神)是做人做事不用解釋。

古代人做事很講求出師有名,例如某國國君不賢明,諸侯討伐必先將其罪狀以竹片寫上,罄竹難書。又或者古時判案,犯人犯了什麼罪,罪名都一定會在狀詞或判詞上寫得清清楚楚。現代就不一樣了,行政主義和保密原則勝過一切考慮。當做法明顯地和以往做法有所偏差,而當事人的職權又涉及重大的公眾利益和知情權,律政司卻不需要對公眾作任何解釋,而亦無需對任何人負責。如果真的是證據不足,也該聘請獨立第三方專家或立法會議員,審視和具體說明現時所掌握證據在何等程度上不足以根據現時檢控條件起訴。不必在沒有解釋和跟進下讓律政司和梁振英食死貓。

算了,不給解釋,也總比給了一些連小學生辯論比賽之中都不可能出現的定義好。

廣告

何韻詩音樂會中演唱會表演嘉賓來港被拒,跟據入境處所給予的理由是「入境者需具香港沒有的技能」。要是對於表演者的政治立場和宣傳信息有懷疑,大可是名正言順的以政治理由拒絕。如果像入境處所寫的理由一樣,那麼這無疑是要絕對扼殺所有香港的各行各業經濟文化發展:只要香港有的就不能在外地輸入,那麼香港自己只要有作家演員醫生服務生消防員運動員,就不可以邀請國外其他不同的精英和專家來進行表演交流,非得要等香港本地的人材死光跑光別人才能來到。

這也算了,最嘔心的是字詞造句本身的邏輯也有問題。

廣告

港鐵在記者會上表示施工質量有問題並不等如螺絲帽承托力不足,我作為普通市民完全不明白這句的意思,這就好像說食物開始發臭變色了也不一定不能吃,邏輯上這句話並沒有錯,但問題作於為什麼當初不好好處理和保存食物呢?螺絲帽承托力直接影響鋼筋對於混凝土結構的承托力,而當螺絲帽未有根據供應商和屋宇署的指引而上好時,港鐵卻嘗試避開視線轉移公眾注意,指出兩者在現實上並無必然性。七孔流血的人也可以不死,這種事只有周星馳的電影才會出現。

原來以管理專業主義來掩飾不作解釋就可以算得時代的一種進步,但為什麼我們還得在這樣荒謬無理的社會下培育下一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