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權力的執迷 香港的悲歌

2019/10/7 — 18:08

林鄭月娥電視講話

林鄭月娥電視講話

【文:Guy_L】

自特區政府宣佈引緊急法推行反蒙面法,繞過正當立法程序,本地以至不少外地媒體及學者已經肯定,此舉尤如打開了禁忌的潘多拉盒子,為日後最高當權者無限制的權力開了一條路。香港已經進入可見的信心危機。實際點說,假設你是一個國際企業的負責人,你會仍會對一個每星期市區各地都會充滿催淚煙,遊行示威,防暴警察與火焰,管理者可以繞過正當立法程序隨意立法的城市有投資信心嗎?

千萬不要忘記,這反蒙面法的之前,是612的暴力鎮壓,是721元朗暴徒的無差別攻擊市民,是811的女示威者被奪去一眼,是831太子站警察於列車內嚴重攻擊市民,是10月1對18歲少年的行刑式射擊;還有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虐待,失縱人士及眾多自殺個案的恐怖推測及疑雲。回望這一切,每一個單一事件都足以在現今世界叫一個民主政府整個警察部門進行改革,甚至要政府下台。然而,可笑的是,像香港這樣在國際上其中一個最富裕,最高度發展的城市,擁有獨立司法制度的一個城市,至今為止這個政府仍然在運作,警察仍未被追究責任。因為這些種種責任都被更大的權力覆蓋了,現在更不惜打開潘多拉之盒,將香港推向國際信心危機。

廣告

好了,讓我們來看看中共問題。整場運動發生在中美貿易戰,由五月初幾乎達成拹議的局面,然後中共一方單方面推翻所有拹議成果,所有成果推倒重來,令不少長期觀察中國政治的專家提出中共內部派系鬥爭的論述。而即使沒有貿易戰,不少專家都認為中國經濟增長終將放緩。房地產泡沫,地方債務問題,新疆人權問題,一帶一路發展前景負面,由貿易戰帶來的資金外流,失業問題,這些都是國際上已見的事實。而再加上對台統戰幾乎等如失敗,加上香港反抗運動,中美關係交惡,直接導致美國即將通過對香港及台灣的相關法案,幾乎肯定會對中共相關官員進行制裁。以上種種,是對中共整個精英管治階層的危機。

綜合以上兩方面,無論怎樣看都是一條愈走愈黑暗的路,林鄭班子的所謂止暴制亂措施,事實証明只是名符其實的「指暴製亂」,每一個決定都只有讓局勢更趨惡化,深化市民對警察與整個政府,甚至中共的仇恨,而當中不可能沒有中共權力的首肯。那問題來了,為何無論是外部與內部問題都同樣嚴重中共,此刻仍然要對被林鄭班子的舉措而嚴重惡化甚至推向信心危機的香港保持如此取態?香港的局勢此刻已跟貿易戰掛鈎,以中港兩地的經濟關係,香港民主人權法定必對中共構成影響,一個國家的管理機構為何仍可以保持從未有過正面成效的路線?當中有不同推測,包括內部派系鬥爭:管治香港香港的權力機構屬習近平的反對派,為了讓習負上責任甚至下台不惜以香港作為籌碼,即使犧牲香港人生命亦在所不惜;又或是中共為了吸納香港資產,要將香港推向緊急狀態以便解除所有立法限制,便可名正言順地通過林鄭作出任何中共需要及有利的措施;但,無論何種說法,以任何角度,都看不出任何「正面」,「有利」的誘因。

廣告

香港的國際地位,是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建立起國際的信心,此刻打破,不是說事件一平息就可以馬上恢復,國際已將中共對港取態通通看在眼內,更有林鄭打開緊急法的危險先例,更不可能。即是說,如此路線並不能夠讓香港馬上恢愎成為中國對國際資金及商業進出口的重要平台,香港的最大優勢已經失去,即使能吸納香港所有資產,亦難以想像往後如何能以國家力量持續;若是派系鬥爭,那就更難理解;我相信大部分人,包括我在內,都並不清楚中共內部實質而透明的行政機制,所以假設此目的成立,根本無法想像有何方法去消除習的統治。再加上中國經濟放緩已經出現,而香港又失去國際資金及商業進出口的功能,即使功成,不見得有任何好處,以及任何有短期內恢復創傷的措施。

那究竟是何原因?是何原因要讓富裕平和的香港弄至如斯田地?是何原因要讓平和的香港人迫至變成每個星期都要上街,甚至不惜進行破壞以對抗體制的憤怒群眾?當每次看到烽煙的街頭,警民的暴力對抗,這三個月發生過的所有悲劇,都不禁令我回到根本去思考這個問題。唯一能說服我的,這是當權者對權力的執迷,對責任的逃避:林鄭對治港權力的執迷,對為自己斷送香港前途責任的逃避;中共各派系對自己權力的執迷,對香港人的犧牲,對國內外問題責任的逃避,以至警察對壓制人民權力的執迷,對自己所犯下暴行責任的逃避。一層又一層的權力機構對所擁有之權力的粗暴實行,滿足自己,更無視將局勢推向不歸路的這個事實。

人類能發展到今天,自由,民主的管治方向仍是最大的成功,最根本的方向,反之只會變成悲劇,歷史已有無數例子為鑑。偏執地要往回頭路走,還要一往無前堅決地前進,就等如對整個現代人類文明否定,甚至對人性的對抗。

現今香港對整個體制的對抗已有如兩架高速跑車向懸崖衝刺,誰不能在懸崖邊及時踩下剎車掣,誰就會掉落深淵,粉身碎骨。

堅守自由民主

暴政必亡 天佑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