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欺善怕惡的政府 ● 晚年失所的村民 橫洲永寧村村民:唔係收地,係收買人命!

2016/9/15 — 13:59

圖片來源:朝雲 攝

圖片來源:朝雲 攝

【文、圖:朝雲】

筆者訪問一眾請願的橫洲村民,他們由始至終,都從未聽過「先易後難」之說。遁辭背後的真相,不過是欺善怕惡。

本來棕土應優先開發,而郊野應優先保留。但政府放過鄉紳牟利的大片棕土,只找緣意盈盈的村落開刀。

廣告

甚至同在開發區中互相毗連,政府沒收非原居民的居所,但原居民的山墳得以保存。

廣告

***

橫洲村民第七次請願,因朱凱廸遭躓,受全港記者圍繞。但村民仍記得第一次請願的際遇,「無綫連(攝錄)機都冇開,問左一兩句走了。」

所幸第七次不再一樣。高女士語帶哽咽:「癱左!冇諮詢乜嘢都冇!我阿媽個零月就出事,爆左血管。。。唔係收地,係收買人命!」

「你對梁振英『先易後難』有何回應?」「嘿!嗰個衰人。梗係大嘅地方先架喇。點解要我地易嘅先?好唔公道。」

高女士的哭訴,終成港聞重點。

***

一切始於 2015 年十月,地政總署數十人「衝」上門。

「為什麼你的家沒有劃上標記?」「我冇俾佢地入嚟。」鍾先生語氣剛烈。

原來鍾先生正是高女士鄰居。機電公程署出身的他,見慣場面,自不就範。但當日高女士上班,只有母親和姐姐在家,她們不知所措。

政府人員入屋影相,索取文件,並在屋內外留下標記。87 歲的婆婆,始驚悉家園將被沒收夷平。一個多月後中風,半癱,難以進食,需要插喉。高女士須辭職照料母親。路途偏遠,護士入村不便,子女不得不安頓婆婆到市區的住所,婆婆無奈離別故園。

高女士覆述:「佢成日都話『賊政府』!」

***

鍾先生為迎接退休,搬來後花了好多心機,裝修自己的家。

「兩年前有傳橫洲收地,村長(永寧村長陳愛金)實牙實齒話冇我地份,係收(棕土)嗰邊」,「對政府好失望,前路模糊,唔知將來會點。」

鍾先生駁斥政府之說不實。「依度唔單止多綠化帶,而且多山地,多山墳。反而棕土係貨櫃場,為左貨車出入,交通發達。」

「因為我地係小市民,係弱勢,所以先嚟𡁻我地。」

他最不豫外人以為賠償可解決。「我倒返轉問你,依度如果係你嘅,俾筆可觀嘅數目,你會唔會賣?你睇我付出嘅心機有幾多?依度係無價。」

「出聲可能冇用;但唔出聲就死梗。」

***

其他村民都批評所謂諮詢,恐僅限於少數掌權的原居民,他們從未與聞。去年 10 月東窗事發,地政總署入屋勘察,村民始知禍臨,更枉論「先易後難」。

原來橫洲關注組成立,梁志祥本「應記一功」。11 月,村民為應變舉行大會,是梁志祥建議村民這樣做。12 月,梁志祥同一眾建制議員會見村民。村民憶述他們引導話題,只講賠償,從此梁志祥再無跟進。

及後關注組尋梁「找數」,狹路相逢。梁不認帳,謂「唔識你地」,不住質問「村代表係邊度」。

外人總會批評,「搞事」不過「嫌賠償少」,村民說好難過。「個個都有自己生活,但都要出嚟。我地唔駛返工,唔駛搵食?知唔知我地嘅痛苦?」

「難易嘅定義究竟係邊?棕地全部都係擺貨櫃嘅平地,已經無法復耕,而且地勢平坦,係咪更加方便?依度又細又依山而建,仲要避開原居民嘅山墳和屋。要我地咁多人搬走係咪更難?」

「所謂先易後難,就係趕走我地比較容易。」

***

除高女士和鍾先生等少數村民願意上鏡,其他村民不便具名,祈諒。

***

圖一至二

高女士一家在永寧村的老屋,還有中風後的媽媽。

身後樹木都是母親栽種,「我媽好鍾意依度架」。她期望不遷不拆,永保家園。

***

圖三至四

鍾先生和他身後美輪美奐的家。

***

圖五至六

地政總署入屋勘察後,會在屋內外留下簡寫標記。

***

圖七至九

遭收地的橫洲三村(永寧、鳳池、楊屋村)有大量綠化地,旁邊是行山徑。從山上眺望另一邊,便是用作貨櫃場的棕土。

***

圖十至十二

永寧、鳳池兩村其實建在山坡之上。村民指橫洲三村其實是興建朗屏時留下的緩衝區。質疑政府捨平坦的棕土而取山地,究竟是什麼「先易後難」。

***

圖十三至十五

部分村民仍然燒柴。據村民所知,儘管要收地,但礙於風水,原居民的山墳得以保留,但旁邊的民居卻不能倖免。

***

圖至十六至廿三

村民第七次向政府請願,但官員仍拒絕接信,各黨派都來聲援。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