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步操不是獻媚

2019/5/8 — 18:19

2019 年的五四升旗禮(政府新聞處圖片)

2019 年的五四升旗禮(政府新聞處圖片)

【文:銘(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筆者作為制服團體的成員,這幾天接到以下的疑問,實在無法解答:

「五月四日,有關制服團隊拒絕或接受於五四升旗禮使用『中式步操』(其實應該為『俄式』、『普魯士式』)的大量短訊,已經令家長們緊張。接到不少致電查詢、有 WhatsApp 詢問,及後有學員、長官發起聯署表達訴求。我已為人父,深深明白箇中擔憂,但亦怕聯署事件牽連更大,故此曾向上級反映有關家長的擔憂,亦希望出家長信讓家長、學員明白。制服團體講的是 Chain of Command,意見和建議應一級一級走上管理層。但後來已傳來管理層的訊息回覆會作調查,便暫放下另出家長信的事。估計不到,今朝一早起床,就傳來『客隨主便』之說,我心裡只剩下一個問題:這麼多年用心於此的制服團體,為何變成這樣?」

廣告

筆者小時候已經加入制服團隊,而在成人後亦於制服團隊服務超過十四年,清楚感受到團隊對傳統的要求、執著,讓學員明白「紀律」的重要,是讓家長們覺得安心的一個團隊。每個星期的訓練,總會聽到「單腳、夾實個身企練 attention」、「練 match pass 幾十次為咗個 eyes right 要行直線」、「幾肚餓著住套 U 都唔好亂咁喺街食嘢,影響成個會」,每一句,代表隊團隊的尊重、背負著重要的傳統和使命。

筆者自小對制服團隊裡教授步操的長官、導師都心悅誠服,不僅因為他們訓練有素,而是對每一個動作的執著、對傳統的要求、一致性的著重,讓整個團隊透過步操訓練便已經建立初步的「團體合作」及「紀律」。觀賞儀仗隊的步操,更是讓學員對自己的制服團隊添加很多的自豪和自信,因為他們踏出的每一步、手拉出來的每一個動作,正正代表著團隊的歷史、傳統、紀律、價值。以成人身分加入不同的制服團隊,是看到制服團隊對青少年工作的重要性,讓他們成長、獨立、有毅力、有自信、與別人合作、領導別人,等等,這些都是一般學科公開試課程所不能給予青少年人的。即使在教育的工作上,亦不斷希望透過制服團隊的訓練,給予學生機會發揮學業以外的潛能。

廣告

但在何時,制服團隊變成了「客隨主便」的團隊呢?較之於其他制服團隊的變改,改得快、改得輕便,我所屬的團隊卻緊守每一點累積多年的傳統;儀仗隊每一次隨著風笛的音樂踏出的每一步,背後代表著他們每個星期「日曬雨淋」,所學習由師兄師姐一直承傳下來的技巧和傳統;每一次去大 camp,士官們、長官們要求學員學習、緊守的紀律,所表達出來對團隊的尊重和傳統;現在,卻因為主辦單位要求,而變得一文不值了嗎?如果不是一文不值,為何可以在有人要求我們改變我們的傳統時,我們不是自信、理直氣壯的拒絕,卻「客隨主便」的接受改變?這不是一次、半次改變的問題,而是對緊守傳統的底線。今天可以因為出席一個典禮而「改變」,他日是否可以因為「主」對制服的看法,而放棄我們的嚴格要求?「主」不喜歡較「英式」的風笛,我們便放棄團隊不斷操練的風笛,改其他合「主」心意的樂器,讓儀仗隊聽從不習慣的節奏步操出來?不正是因為傳統 Chain of Command 的重要,長官們才要壓低自己心中的疑問,向學員解釋要以正確的途徑轉達疑問和建議嗎?還是「主」不喜歡意見,連這個渠道也關掉?

求諸初心,不是正正希望讓青少年學習堅持,才讓他們參與制服團隊的嗎?

請留意,甚麼形式的步操,不是重點,整個團隊四十多年一直沿用的傳統,才是重點。任何原因、任何問題,都不應該是讓團隊放棄自己傳統的理由。如果一直沿用的步操方式,解決不了某些問題,如場地大小、形狀,或者可探討有所改進或修正,這不是放棄傳統,是將傳統變得更好。難道制服團隊,變成了娛樂團隊嗎?否則,為甚麼不能以一直引以為傲的方式走出來,而要「客隨主便」呢?如果為迎合某團體、某地方、某高官,而作出的改變,這是獻媚、表演。步操不應淪為獻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