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曌無胸 警方無證

2015/5/5 — 13:18

武曌無胸

《武媚娘傳奇》我沒收看,不過從網上資訊也大概得知這齣戲劇,本來旨在確實展現盛唐面貌,故劇中各宮女的唐裝都頗能貼近盛唐之風,一眾後宮佳麗,勾心鬥角同時、亦相當「胸險」。

誰知在一個連民間預測天氣也被禁的國度下,共產黨認為這些畫面有傷風化,故下令禁絕。結果,每當宮女出現的場面,便把鏡頭拉近便成「大頭娃娃」以避開「胸前盛況」,於是、大胸變大頭,宮庭片變成網民的笑片。

廣告

荒謬?好戲在後頭,香港的CCTVB見此話題之作,於是購入轉播,還每周一連七天不停播放。本來那些盛唐宮服的所謂性感暴露,可能還不及汪阿姐的晚禮服,更莫說是香港小姐泳裝環節中,那可有可無的布料,但既然共產黨說有問題,CCTVB怎能說沒問題?但要學中國的大頭娃娃又顯得沒有自己風格,於是CCTVB竟然斥資千萬,在每一隔畫面以電腦特技替眾宮女加添一塊「膠布」。

老實說,小的非常佩服此舉,試想想當中涉及的人力、物力,心血,實在是外人難以想像,試想想一眾電腦動畫師(尤其是男的)在「貼膠布」期間的哀號,他們心裏可能會在想:「我究竟做乜X嘢啊?」

廣告

電腦特技師不明白,台灣人更是看得一頭霧水,「香港人搞什麼?那胸脯有什麼問題啊?」台灣,是中港台三地當中,唯一能「原汁原胸」播放《武媚娘傳奇》之地。

事實是什麼?不是武媚娘有問題,不是胸脯有問題,是香港有問題。

警方無證

武媚娘沒胸,香港的警察更是沒有空,我指是沒有空找證據。

去年10月25日無綫電視記者冼志被「藍絲」扯爛領呔,同行攝影記者潘國輝、雷釗河被拳打腳踢,3人一名女子搶走無綫攝影機;同日,港台女記者王詠妍在採訪中,被人試圖搶記者證及背包,並被推倒在地,混亂中被數名參加者踢中腰部,傷處紅腫。事發過程被拍攝下來,並經電視台、互聯網迅速傳播,全港數百萬人親眼見證部份藍絲帶的暴行。施襲者的面容清清楚楚呈現於畫面上。事後3名男子涉及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刑事毀壞及普通襲擊被捕。

正當香港人等待警方作出正式檢控的時候,近日警方卻指,最終無足夠證據作出刑事檢控,3名被捕人士將獲無條件釋放。

W~~T~~F!!

抱歉,我一時激動,想探一層,小弟並非專業偵緝人員,更非法官,什麼是有力證據,什麼可提出檢控,「我識條春咩。」不過,警方既然說事件沒足夠證據,那麼警方提出檢控,呈上法庭的案件應是證據相當吧。事實又如何?且看以下報道。

逾百名示威者於今年2月衝入屯門市廣場及屯門時代廣場,進行反水貨客活動,警方事後拘控十人。案件於4月9日再提堂,其中8名被控非法集結的男女獲撤銷控罪,控方沒交代原因。及後,律政司回覆查詢時指出,經詳細考慮案件所有相關證據及法律問題後,認為沒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未能符合《檢控守則》的要求,故決定撤銷起訴相關人士。

有趣?

有17歲學生被控於去年11月28日,在旺角打傷警員嘴角,案件於4月初審議時,裁判官裁定襲警罪脫。裁判官坦言法庭感到憂慮,一般的襲擊案均「易檢控難反駁」,狠批涉案警員的證供失實,令學生被帶到法庭受審,其所作所為「非執法人員應有的操守」,裁判官張君銘宣讀判詞時,直斥2008年加入警隊、駐守西九龍的警員劉錦榮的口供「不可信及搖擺不定」,稱對方曾三度落口供,聲稱被正面襲擊,甚至到庭上作供時仍堅稱此說法,惟看畢現場片段後便改口稱他是從後被襲,裁判官建議轉介此案到投訴警察課跟進,明言結果需以書面形式通知法庭。

離譜?還有更「可笑的」。

4月16日,法庭開庭審議一宗案件。兩名光復元朗反水貨客示威者被指藏有辣椒油噴劑、「界刂」刀、及警棍等,共控三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首被告陳耀成獲控管有警棍,但控方提出撤銷指控,控方未有在庭上解釋原因,律政司及後回覆指,法證專家指捗事懷疑警棍是指揮棒,由於證據未能支持合理機會達致定罪,故決定撤控。

What?那麼兒戲?更兒戲的還陸續有來。

4月10日,法庭審議一名港台助理編導被指於佔旺區施襲被控普通襲擊罪,但控罪中被襲擊事主卻是「一名不知名人士」(不知名人士?)裁判官為此質問控方:「連受害人都未搵到,點告?你地唔夠料告。」控方解釋有警員目擊編導打人,但裁判官要求控方再尋求法律意見。

比周星馳更周星馳。一方面藍絲襲擊記者一案片段清晰可見,警方卻說證據不足不提檢控;一方面,警方指控反政府、反水貨客、黃絲人士的案件,提出的證據有時卻相當兒戲、指揮棒當警棍,甚至連被害者竟是「無厘頭」的不知名人士,警員的口供亦被法官質疑。警方的專業何在?

根據本地報章統計,截至4月22日為止,警方就早前的「光復行動」已提交約90宗案件正待審訊、或候判,或裁決。(註一) 相當有效率是吧。但發生於更早的「七警打人案」卻至今仍未提出起訴。或者很容易理解,堂堂警務處長,居然公開說,那些涉案警員有權採取不合作態度,作為警隊之首,居然說出對警方查證不利的言論,那案件又怎能順利查證?

今時今日的警隊、今時今日的香港究竟在搞什麼?

閹人治港

無論是無胸脯的武媚娘、抑或是無誠信的警隊,其相近處就是他們根本母須做得如此醜惡,如此赤祼。即使是「北大人」,是否連香港可播原裝武媚娘也不能容忍?是否藍絲帶因打記者被捕也不能接受?不,根本便是香港有班閹人,試圖揣摩上意,討好「主人」,甘願自行閹割,把香港的自由,把香港的法制破壞得一乾二淨。此情此境,令我不得不再想起末代港督彭定康的「預言」:「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預言早已成真了,只是部份香港人仍然不醒覺。

後記

文章剛剛寫完,便有報道指無綫記者採訪反佔中被襲案的認人過程中,有疑犯以身體有明顯特徵為由,要求戴口罩及浴帽,令受害人需要在8、9名「幪面人」中,辨認出施襲者…我閱報至此,簡直是目瞪口呆。我曾在《比周星馳更周星馳的當下香港》(註二)說周星馳可能是預言家,否則當年他每齣電影的「搞笑」情節,竟成為今天的日常?戴口罩帽認人?和《唐伯虎點秋香》華夫人把全部新娘幪上臉布要唐伯虎認出秋香有何分別?搞笑搞笑,苦笑苦笑。今天警隊誠信的破減,乃咎由自取,警隊四十多年的聲譽,盡毀於即將退任的曾偉雄一人之下。剛剛離世的前港澳辦主任魯平曾經以「千古罪人」形容彭定康,但我相信今時今日的香港,應有更多合適人選,「匹配」這名號了。

 


註一:《蘋果日報》4月21日
註二:見《比周星馳更周星馳的當下香港》:http://goo.gl/nARsLV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