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歲晚夢遇車公有感

2016/2/4 — 20:05

甲午馬年第四號中籤:

福無私與皆天賜,禍不空生自有招;

一片婆心能積善,自然福長禍潛消。

乙未羊年第二十號中籤:

廣告

晨妝露彩髻邊雲,玉佩珠顏錦似銀;

色則是空空是色,觀音曾勸世間人。

每年新春車公籤文都是頭條新聞,但香港人卻總是善忘的,「實忘初衷」。因此我倒想反轉過來,先回顧一下年初車公的訓示,或許會對未來更具參考作用。

廣告

顯而易見,馬年的是一支政治中籤,羊年的是一支經濟中籤。單看這個,已算是一些相當中肯的評語。先說馬年,香港面對歷來最大的政治抗爭,民主政制寸步未進之餘,警權氾濫卻達到空前地步。但佔中最後並未造成大型流血事件,其實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除非從所謂勇武抗爭的角度,沒有流血那有民主,那又自當別論。

再說羊年,儘管政治爭議從未間斷,但公民社會早已洩氣不振,「拆大台」後的社會運動更是散兵游勇,面對強權暴政亦反抗乏力,公民覺醒一朝醒來已成明日黃花。不過更為值得關切的是,一直依靠高鐵大橋鑽洞倒泥支撐的香港經濟,下半年正面臨急速崩壞,股市樓市較高位已回落近兩成,無奈中的香港人繼續食著老本。更根本是過去十多年背靠祖國的神話,似乎已突然變得不堪下擊。「一帶一路」憧憬的黃金機遇,看來更似是已故曾灶財先生的皇帝夢。

這裡並非要作猴年經濟前景預測,反而是想借助經濟學家Albert Hirschman在《Shifting Involvements: Private Interest and Public Action 》(1982)一書中歷久常新的洞見,提出公共議題和私人關懷的慣性歷史循環。當公眾無法透過政治參與獲得滿足,早晚又會被迫從公共議題退卻私密自閉的小圈子中。這不是說人皆變得私利至上,唯利是圖,而是說視社會視野已無可避免愈縮愈窄,劃地為牢,只能在小清新的領域裡尋找僅有的小確幸。

社會運動更為顯著的發展趨勢,則是群眾動員的極度化整為零。每天都可以有百幾個新的群組出現,過幾天又被幾百個更新的群組淹沒。政治參與淪為網上的花生吹水,廉價消費收編了僅餘的改革能量。臉書運用正全面取代過去170年的城市群眾運動,上街示威遊行正急速成為歷史陳跡,這是關心香港政治的人不得不認真思考的問題。

在相當程度上,政治議題的愈趨本土化,同樣是這種劃地為牢的主要表現。正所謂水貨客打個噴嚏,香港彷彿便會大傷風;自遊行隨街小督便,就好像是香港末日了。我當然不是說中港矛盾不重要,但當視野過度集中在此處,不斷讓民粹情緒衝昏頭腦,其他很多重要議題便乏人問津,更根本和長遠的議程暗渡陳倉,蒙混過關。排外永遠是當權者愚民的最佳策略。

展望新的一年,不但香港政治會愈來愈非理性,經濟表現也會愈來愈非理性。假如過去兩年車公給的是中籤,我想今年大概會是下籤;假如過去兩年的原已是下籤,則今年的大概會是下下籤。

但願是我在癡人說夢好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