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歲末阿壩那獻祭之火,那獻祭之火……

2017/12/27 — 15:37

12月23日自焚抗議的阿壩縣自焚藏人貢貝及其自焚現場.(轉自RFA)

12月23日自焚抗議的阿壩縣自焚藏人貢貝及其自焚現場.(轉自RFA)

今年早些時候,我寫過一篇記錄文字:《“你看不見這個火……”——記三個月裡的4位自焚藏人》,其中寫道:“'你看不見這個火' 。這在地下燒著的火。表面上,人們都看不見,都以為火滅了。但火還在燃燒著。圖伯特的暗火一直燃燒著,並沒有熄滅,只是世人裝作看不見。” 

十幾天前,我繼續寫了一篇記錄文字:《補記今年自焚的七位藏人中的後三位》。 然而,字跡未乾,餘音未了,在圖伯特地圖上獻祭之火尤其密集的阿壩,又一位藏人如同一把燃燒的火炬,以極其明耀的焰光,照亮了暗黑天色。 從不及五六秒的視頻可見,這被升騰的火焰緊緊裹住的身體,竟鎮定地移動著,目擊者(一個婦人)急切的祈求清晰可聞:“祈請尊者達賴喇嘛護佑他吧!” 

我曾在《故鄉的火焰》一詩裡寫過:“火焰若明若暗,這是我受限的視角所致。/若在近處,無法靠近,那景象會令人心碎。”“我低頭記錄著忽起忽滅的火焰。/一朵,一朵,一百五十二朵還不止!/但萬籟俱寂,'蘸上墨水禁不住哭泣!' /卻又似乎望見:灰燼中,重生的靈魂美麗無比。” 

廣告

那麼,作為一名記錄者,作為一名除了記錄無以表達的記錄者,再一次,也多麼希望是最後一次,如是記錄: 

12月23日,星期六傍晚六點,在阿壩(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縣城,一個名叫貢貝的牧民,年約三十,點火自焚。 被警察滅火,帶往醫院,但傷重不治,於翌日凌晨犧牲。 

廣告

自焚者的遺體被當局火化,家人領到骨灰,父親卻被拘押。 

貢貝是阿壩縣賈柯河牧場人,原為格爾登寺僧人,後還俗成婚,住在妻子格桑拉姆家中。 他的父親名傑嘉,母親名赤朵,還有五個兄弟姊妹。 

貢貝自焚犧牲後,阿壩縣城的藏人為表敬意及哀悼,幾天來關閉店面不營業,並去寺院為犧牲者供燈祈禱,而寺院超度祈福的法會也在進行中。 就在此地,就在阿壩縣,已有四十位藏人男女,僧尼、學生和牧民,以身浴火。 

從2009年2月27日至2017年12月23日,在境內藏地有151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8位流亡藏人自焚,共159位藏人自焚,包括26位女性。 其中,我們所知道的,已有136人犧牲,包括境內藏地130人,境外6人。 

今年即2017年,從3月至今,有八位藏人自焚,犧牲。 3月1起,4月1起,5月兩起,7月兩起,11月1起,12月1起。 

他們的名字是: 

● 白瑪堅參(Pema Gyaltsen),24歲,康區新龍縣農牧民,生死不明; 
● 旺久次旦(Wangchuk Tseten),30歲,康區新龍縣農牧民,生死不明; 
● 恰多嘉(Chagdor kyab),16歲,安多夏河縣中學生,犧牲; 
● 嘉央洛賽(Jamyang Losal),22歲,安多尖扎縣僧人,犧牲; 
● 丹增曲英(Tenzin Choeying),19歲,印度瓦拉納西西藏研究中央大學學生,犧牲; 
● 巴桑頓珠(Pasang Dhondup),49歲,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文化保存中心工作人員,犧牲; 
● 丹噶(Tenga),63歲,康區甘孜縣僧人,犧牲; 
● 貢貝(kunbey),30歲,安多阿壩縣牧民,犧牲。 

嗡嘛呢叭咪吽ཨོཾ་མ་ཎི་པདྨེ་ཧཱུཾ།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