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可以如何演說?抗日歷史如何被演說?

2017/1/12 — 18:5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中共這個政權在演繹歷史及表述歷史的時候有幾個主要特點。

第一,中共經常刻意扭曲歷史。總之,對中共政權的有利的,就是真的歷史;揭示中共政權醜陋一面的,便不是真的歷史。

其次,中共牢牢控制住政治話語權及壟斷了對歷史論述,隨時可以用新的方式來演說歷史事實。目的就是要為自己這個政權面上貼金。

廣告

其三,中共善變,因而它對歷史的論述與演說也會隨着現實政治的需要而隨時改變。

除了那些自願為奴的「假愛國」及「愛國賊」之外,誰會自願明知是謊言仍然受騙?誰會期望自己的子女後代繼續受騙?那些在國內國外,包括港澳台,口口聲聲擁戴共產黨這個政權的「愛國賊」,為何千方百計要把子女家財送往海外,不正已經說明了一切嗎?

廣告

那些在美加及歐美各地的華人社群中所謂「愛國」的「擁共愛黨」份子,把中共說得這麼偉大正確、認為中國大陸現時的形勢及前景是那麼一片大好,試試問一下他們為何不回大陸生活,十個裏邊會有幾多個夠膽這樣做?有幾多人願意這樣做?

對於中共來說,歷史從來沒有所謂什麼「實事求是」,歷史只是為政治服務,演說歷史從來都只是意識形態控制的工具。

日本人早在中日甲午戰爭之前已經覬覦中國東北,在甲午戰爭擊敗清廷後便加快也加強了在東北的經營。因此,如果說要把抗日的歷史向前推延,甚至可以再推前三十多年的甲午戰爭前夕。這一個對那一段歷史的演繹角度,同樣有道理。因此,如何理解這一種對歷史的全新演繹,就要看作這種新界定的動機及期望產生的效果了。

如此說,中共在整個抗日的過程中保持着什麼態度?這一點已經有很多歷史事實足以說明。所謂「七分發展、兩分應付、一分抗日」不是清楚說明了一切嗎?毛澤東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已經當面向當時的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表達了謝意,說日本侵華為中共製造了發展空間。如果要講事實,真的要尋求歷史真象,中共為什麼又不對這一件當代歷史事件演說一下?如此說來,就算把抗日的歷史延伸至「十四年抗戰」,與「八年抗戰」,又有甚麼分別嗎?

蘇聯為什麼要爭取國民黨「聯俄容共」?說到底,只是因為在日俄戰爭之後,俄羅斯人在東北的利益受到日本人尋蝕,也害怕日本繼續坐大,進一步損害蘇聯在東北及北方中蘇邊境的利益,要拉攏國民黨的抗日派來牽制日本而已。中共呢,一方面要爭取發展的空間,當時也只是蘇聯人的跑腿。用今天中共自己的標準,這才是如假換的「漢奸」、「賣國賊」所為。環球時報為台灣那個幫會組織「愛國同心會」及香港那些「愛國流氓」在機場追打羅寇聰等人士歡呼喝采之時,是不是自己也忘掉了這一段歷史了?還是只是一貫的技倆,在歷史演説上要繼續選擇性地隱沒不利於中共的歷史?

歐威爾多年前的一句話:

「誰控制了現在,便控制着過去;誰控制着過去,便控制了未來」。

中共今天大權在握,要操控歷史的演說權,目標就是要透過控制過去,來控制未來。

因此,香港人有幸仍然身處於一個資訊相對自由的國度。而要保障這一種自由,便要不斷保持高度的警覺性,不能掉以輕心。無論中共如何演說歷史,無論香港政府如何配合中共政權的需要來扭曲香港歷史,甚至把香港歷史上十分重要的六七暴動的檔案也消失掉,我們仍然有空間透過各種渠道,發掘及得知歷史的真相。有這樣的條件,就更加不應該毫無戒心,不作思辩,不問情由地接受中共及香港政府對歷史的片面解說。歷史事實當然不能憑空臆造,但對歷史事實的詮釋無疑還是應該保留着一定的開放性及存疑態度的。這一次,就算不反對這種新的解說,也要留意這樣做背後的動機。

早就有人說了,「自由的代價就是永恆的警覺」。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