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對待今日的香港 多麽無情

2016/11/3 — 18:04

當年,即八十年代時期,為什麼要有《基本法》?講得白點,就是「不相信共產黨」。當年那些親英的兩局非官守議員,就是因為「恐共」、「怕被鬥」,才希望英國繼續管治香港,在不被接納下也曾提過「中英共管」,又不成,就只能夠靠《基本法》。

《基本法》是文件、是一大堆字,關鍵是靠《基本法》內的機制和人物,《基本法》實際的功用是「區隔」開中共和所關連的制度和思想,而當中用作「區隔」的屏障,也實在不少。

1、行政長官代表香港人
2、公務員制度上政府中立
3、司法官員和法院獨立
4、立法會民選化
5、基本法諮詢委員會
6、公民權利保障
7、解放軍不離營
8、中央衹管外交、軍事。

廣告

以上種種,一點也不含渾,但問題是《基本法》是文字,得個講字,關鍵是人類怎樣把它實行。

回頭一望,事隔已是三十多年,明年是香港強制回歸二十週年,一切都是預計之外,我們都被《基本法》誤導和出賣了,或被自己的幻想誤導和出賣了。

廣告

正如二百年前西風東漸,西方現代文明遇上東方古老文明,踫個焦頭爛額,結果靠第二次世界大戰打到大家都元氣大傷,各自回家收拾殘局,東西方的踫撞才告平息。

中國和香港情況也是相類似,即使中國已沒有帝制,不再靠儒家制度來管治,但這都是表面,在制度上、管治思想和方法上,以至人民心性理念,其實仍舊實行著帝制和皇權統治,官民的思想方式和行為,沒有改變,其相似度令人驚訝無言。

反觀香港,西方制度在此地實施過百年,已很有深度,亦影響了香港人的思考方式和思維,這當然不是全部,這類人為數不少,也未必是大多數,但數目足以與中國仍存的皇權臣民邏輯思想出現強大的衝撞,足以令雙方持續地爆發衝突。當以上 1 至 8 這些屏障都紛紛失去的時候,即使解放軍不離營(第7項),《基本法》已淪為一堆文字,各個持份者或角色扮演者,都放棄或忠實地遵行自己的任務,二百年的東西方相遇,今日在香港重現,不同者,是東方變成北方,西方變成南方。

今天的歷史展示著二百多年的過去,而今日香港人的命運,可追溯至1839年的清廷與大英帝國的鴉片貿易戰爭,可惜清廷已非如當日積弱,大英帝國亦無船堅炮利,歷史對待今日的香港,是多麽無情。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