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課】簡易香港史:天然軍港與維多利亞城

2016/4/27 — 17:19

天大日報圖片

天大日報圖片

從這篇章開始,就是香港開埠後的歷史,就是所謂的香港近代史。首先,我們一直說香港就是殖民地,但其實,很嚴格來說,這個所謂香港的殖民地。其實只有那幾個洋人聚居的點。一開始的香港,居民約有萬五人,以及五千名英軍。當初的香港,和星海爭霸的基地沒甚麼分別。是一個純軍事用途的地方。英國外交部通知砵甸乍,香港不應該建造非軍事用途的建築物。

這是因為當初英國覺得要這個島,拿來放艦隊很好。卻不會發揮甚麼經濟效益,香港的最大經濟就是損人不利己。他自己不會賺錢,在這裡搞事卻會令清帝國有損失。最初,英國人只是把他當成籌碼,拿去跟清帝國談判要更好的東西時,就把香港這樣原件賣回去。後來英國人過了百幾年之後實現了當初的用途。要說他們是很有遠見還是貫徹始終?換句話說,對於英國人而言,香港其實只是被當成綁票換贖金的肉參。當年的英國官員,把香港看得很淡。大大聲講香港這地方,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發展成商業中心。嘲笑當初主張要收香港的那些人硬膠,建議放棄這個地方。

第一任港督砵甸乍,卻認為香港是有可為的。他成立了香港政府,和建設殖民地的SOP。設立了行政局,定例局和最高法院。定例局就是立法局,在這樣陰差陽錯下,香港一開始已有了其他東亞國家追求多年,都建立不了的三權分立的架構。而這個架構也決定了香港日後政府體質上的優勢。

廣告

在 1868 年,英國才有第一條管制濫用藥物的法案。在此之前根本就沒有毒品的概念,鴉片只能說是被視為「中藥」。故此,董建華說的「中藥港」,在開埠時在香港,就正正如此。香港的初期經濟就是鴉片經濟。成為了全球最大的水貨港。全球的鴉片商人都集中在香港。面對全球最大的鴉片市場,在這裡把中國大陸需要的鴉片,走私上去盈利。香港的軍事價值,完全發揮在鴉片貿易上。如果沒有鴉片貿易,香港就只是一個海軍兵營。香港初期十年的財政,差不多完全靠英國政府補貼。所以一開始的香港,只是一個負稅收的負擔。在這段時間,香港成立了警察。建立了馬場賽馬。並從清廷處取得了本地華人的治理權。這也是跟澳門一個巨大的分別。因為澳門是有清廷的官署管治華人的。香港卻是由香港政府管理的。

初期的港督,基本上都是被人罵過狗血淋頭。是正宗的「三煞位」,不過跟CY不同的是,第三任的總督「咸」,卻是一個很受歡迎的港督。那並不是因為他擅於寫甜故。文咸作為港督,公正,敦厚,富有親和力。知道有甚麼事情不要理會也不要碰。他完全針對了香港當時的問題解決,首先他明白平民對司法不信任,就在法庭對平民有不公判決時,用總督的權力加以介入,防止平民受司法迫害。並停止香港當時的大白象工程。削減警隊規模(其實就幾十人還要削),合拼不必要的公務員冗員職位,使香港的財政從亂花錢變得健康。他也進行了香港第一個填海工程,建立了維多利亞城。成為香港的首都。是的,香港是有首都的。首都就是維多利亞城,也就是現在的中西區,雖然香港首都已經沒甚麼意義,但還是有留下一些奇跡,至少去到今天童軍區會還是有「維多利亞城區」。

廣告

在文咸的任期,香港終於轉危為安。而香港政府也在他任內收支平衡,再也不需要英國的資助。年幼的香港在他的治下,已準備好被捲入第一個大戰爭時代。那就是客家人與廣府人的戰爭︰土客戰爭。

 

[文:Cheng Lap]
[圖:多利]

原刊於光輝歲月〈天大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