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殘疾人士競逐選委 持份發聲:我哋唔係社會包袱

2016/12/11 — 4:52

陳錦元、嚴楚碧和羅偉祥三名持份發聲團隊的社福界選委候選人。(圖由作者提供)

陳錦元、嚴楚碧和羅偉祥三名持份發聲團隊的社福界選委候選人。(圖由作者提供)

從灣仔到金鐘需時多久?根據港鐵的行車資訊,短短一個車站的行程,3分鐘就可以由灣仔去到金鐘。但對陳錦元、嚴楚碧和羅偉祥三名持份發聲團隊的社福界選委候選人來說,答案是個半鐘。

因為他們三人,都是殘疾人士。

「其實都幾諷刺。」先天嚴重痙攣,出入必須以電動輪椅代步的羅偉祥,邊說邊苦笑。「我哋嗰日係去政府總部交選委報名表。」

廣告

人來人往的金鐘站,一條馬路之隔,是政府總部和立法會,旁邊的沙中綫工程密鑼緊鼓,但原來,這個政商重地的港鐵站,連一部直達路面的升降機都沒有。

「無垂直升降機,就要用樓梯機。」羅偉祥解釋道,由找職員啟動機器,再逐個人送上路面,需時差不多半小時。「如果我哋三個一齊坐港鐵,加埋就要個半鐘。」

廣告

3分鐘的車程,但由車站到路面,就要用個半鐘,結果他們放棄坐港鐵,直接由灣仔「碌」輪椅到政府總部,和人和車爭路,也折騰了一小時。這就是持份發聲3名選委候選人,每天面對的現實,亦是他們以殘疾人身份競逐選委,推動建設無障礙社會的動力。

「我哋唔會否定社工工作。」自小因腦膜炎致殘的陳錦元說。確實,過去社福界選委大多是社工和學者,上屆選委中服務使用者候選人全部落選,作為服務使用者,有社工代表不就足夠了嗎?「但我相信,我哋會更加切實表達到,我哋真正嘅需要。」

「好多餐廳,門口有一級樓梯,我哋已經入唔到。」據羅偉祥的經驗,十間餐廳中有八間,都有這無法逾越的「一級」,他人眼中的小事,往往是他們生活中無法突破的障壁,社工知性上理解問題所在,但能親身感受的,畢竟只有當事人。

但他們要突破的,遠不止電梯、樓梯這些看得見的障礙,而是築在人心中的牆。

「好多人認為,我哋係弱勢社群,要攞資源,要人幫。」但在陳錦元眼中,殘疾人士並非會要求資源和協助。「我哋都係社會公民,都有能力履行社會責任,唔會令人覺得我哋係社會包袱。」

「我哋都喺香港土生土長,有責任去守護我哋核心價值,令社會更美好。」羅偉祥特別強調的,是責任兩個字。

除了被視為「服務對象」、「弱者」,近年殘疾人士政治參與確實有提高,工黨的葉榮成為歷來首個殘疾人士區議員,持份發聲的三位也代表著他們這個「弱勢社群」的政治覺醒,但畢竟他們只屬小數。

「我相信好多殘疾人士唔知,自己有權參選。」陳錦元希望他們這次站出來,可以讓其他殘疾人士知道,政治、選舉,他們不止是個看客,不止是逆來順受的受助人。「希望殘疾人士知道,呢個係我哋嘅公民權利同義務。」

後記:

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是一場未選已經知道結果的戲,無論民主派能否取得300席,最終特首誰屬還是得看北京的旨意。但對持份發聲這三位候選人來說,他們能否當選,是代表殘疾人士在特首選舉中,在席或是缺席,他們的聲音是親自發出,或如以往一樣被代表、被服務。

當然即使他們在兩大陣營間成功突圍,都不過是1200人中的3人,滄海一粟;但若有機會真正將殘疾人士的需要和訴求,帶入特首選舉中,對他們而言已意義深遠。

 

(編按:其他社福界選委會參選名單詳見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