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毋忘六四!毋忘甚麼?

2016/5/25 — 21:11

毋忘六四!但我們不要忘記甚麼?

我們不要忘記香港人當年的徬徨。香港人當年淪為亞細亞的孤兒,被英國遺棄,不情不願的等待1997年主權移交。然後在那一夜,香港人在電視屏幕前,看到那未來的宗主是個麻木不仁的屠夫政權。徬徨,是因為我們未能自立自主。

我們不要忘記香港人當天的屈辱。大亞灣、八八直選、基本法,中國將香港拿到手,就不斷罔顧香港人的意願。英國人的撤離,從來都不是解殖,而是二次殖民。中國的本質,乃是抱著天朝心態的黨國主義帝國,一開始就要將香港收歸為服務權貴的中國殖民地。未來的宗主太霸道,被遺棄的香港苦無出路。是以當中國出現了爭取民主、自由的學生運動,香港人就將所有的希望,寄託於鄰國的年輕人身上。

廣告

我們不要忘記中國當日失去走向自由文明的最後機會。在文化大革命結束後,知識青年紛紛思索前路,想像著更自由的未來,帶來一段短暫的文藝復興。在1980年代末,爭取民主自由的學潮的風起雲湧。亦因如此,1989春追悼胡耀邦的行動,很快便發展成天安門學運。可惜春天是短暫的。六四慘案後,中共政權以「毋忘國恥」之名義,鼓吹反自由而盲目排外黨國主義,又以經濟發展營造帝國子民的自豪感。經過幾代人的洗腦教育,八十年代的自由化努力一下子就淪為小眾玩意。

而歸根究底,我們最不應忘記的,是大一統中國國族主義的危害。「愛(中)國民主運動」,本身就是一個 Oxymoron。「中華民族」這類大一統觀念,乃集帝國霸權、黨國主義與種族主義於一身的怪胎,是有違自由文明的思想毒瘤。因為迷信大一統、迷信「中華民族」的種族優越性,六四慘案後的中國人見到「毋忘國恥」四個字,就為了帝國的榮光丟棄自身的主體性。而在香港,這種大一統執念在外引導中國的香港政策,造成今日二次殖民的破爛局面;而對內,大一統心態限制香港人對抗爭的想像,令多年來的民主運動一直都有自我設限、以至是自我否定的毛病。

廣告

不敢想起,未敢忘記,但我們真的毋忘六四?如果我們看不到大一統中國國族主義對自由、對個體的摧殘,如果我們看不到唯有自立、自主、自決方能使香港迎向自由文明,那樣我們其實就未有從歷史中學到教訓,如此其實也是以另一種方式替六四回憶劃上句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