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毋忘初衷

2016/2/11 — 10:39

大年初一晚上的旺角騷動,外媒廣泛報道時指為「Fishball Revolution」。

大年初一晚上的旺角騷動,外媒廣泛報道時指為「Fishball Revolution」。

【文:泥樂】

旺角騷亂的暴力場面,令人震驚。我不贊成使用暴力。但是,現在這才不是重點。

事實上,雨傘過後,我們已經續漸失去了重點了。想像不到會在香港發生的事情,現在不斷發生,情況越來越失控,使我們失去了希望,迷失了方向。討論時,都不敢再討論社會背後真正的問題,只敢談病徵:食環應不應該驅趕小販,是示威者過分還是警察還是雙方該打五十大板,和理非非還有沒有用。不知不覺,絕望和恐懼已經取替了憤怒。

廣告

而不知不覺,也忘記了初衷:我們要真普選。還記得嗎?病徵的根源,歸根究底,都是同一個問題:這個政府不代表香港人。

梁振英不是香港人的特首,因為他不是由香港人直選出來的。立法會一半都不是香港人的立法會代表,因為他們不是香港人直選出來的。這個政府沒有認受性,因為它根本不代表香港人!我們無須採取暴力。但是要服從一個不代表我們的政府,這一點應該令我們感到憤怒。現在應該令我們憤怒的,是這一點,而只有這一點。

廣告

在一個可以隨時被消失的香港,那遙遠的初衷好像已經不太現實。中央和香港政府寸步不讓,香港人亦因此而日趨分化。也許我太天真了。然而,我拒絕對香港絕望。只要有一天,當大多數香港人都看到這個政府不代表香港而對此感到憤怒的時候,這個政府就再無法躲避了。在那天來臨之前,只須自己銘記這一點。

世界瞬息萬變,為時永遠未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