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毌忘滇緬戰爭抗日英雄

2015/3/13 — 19:23

《中國遠征軍──滇緬戰爭拼圖與老戰士口述歷史》封面

《中國遠征軍──滇緬戰爭拼圖與老戰士口述歷史》封面

【文:丁新豹,前香港歷史博物館總館長】

編按:本文為袁梅芳、呂牧昀新書《中國遠征軍──滇緬戰爭拼圖與老戰士口述歷史》的序言

月前收到一封寄自一位素未謀面的中學老師的電郵,邀請我為她和一班學生所撰寫的口述歷史書寫序,細看之下,赫然發現受訪對象竟是抗戰時入緬的中國遠征軍老戰土。那一刻,我感到既錯愕,又驚喜。錯愕的是何以一班香港中學師生竟然認識這頁大部分港人都會感到陌生的抗戰歷史?驚喜的是他們居然可以找到十三名(現在十一位在世、二位剛辭世)的老戰士並進行了訪談,實在太不可思議了!頃刻之間,孫立人、廖耀湘、戴安瀾等將軍的名字從腦海中浮現出來,屈指一算,那是距今七十多年的事了。

廣告

在八年抗戰的歷史上,這段歷史從來是鮮為人知的。當年國民黨政府為支援緬甸英軍,保衛中國西南大後方,組建遠征軍入緬,在滇緬印一帶與日軍浴血奮戰,付出沉重代價後,輾轉消滅日軍,取得最後勝利,這是抗戰史上光輝的一頁。他們是國軍,與共產黨沒有關係,1949 年後,一向自詡為領導抗戰的大陸政府自然不會提及;至於在台灣的國民政府,因新1 軍的主要統帥孫立人將軍後來被誣陷叛國,大批部下受牽連,這頁可歌可泣的歷史,從此冰封。

年前赴滇西考察,有幸拜謁了騰衝的國殤墓園。那是收復滇西的第二次中國遠征軍的墓園。墓園內舉目是漫山遍野的墓塚,山崗豎立刻有蔣中正題的「民族英雄」及國民黨黨徽的紀念碑,無比肅穆,也有一份無言的淒涼。墓園開設於1947 年,但長期以來這裏是纍纍荒塚、草長過膝,成為一個完全被遺忘的地方。直至近年,因政治環境改變,情況才有所改善。然而,相對於戰死及埋骨於緬北的戰士,他們總算可安葬在自己祖國的土地上。

廣告

那麼,在戰爭中存活下來的戰士的經歷又如何?他們是甚麼人?為何當年會不約而同毅然參軍?從袁老師師生的訪談中,我們得知這批現今已年逾九旬、或已離世的老戰土來自不同背景:有來自菲律賓及緬甸的華僑子弟、有家境不俗的富家子弟、有原在學校當校役的小子,更多是投筆從戎的大、中學生,他們都是懷着「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崇高理念,響應當年蔣中正提出的青年從軍或1943 年「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而毅然參軍報國,投入這場無比慘烈的戰役。

事隔多年,他們對所曾參與的各場戰役,記憶歷歷如新,為有關戰役的實況提供了珍貴的一手資料。抗日戰爭結束後,有因後來參與了國共內戰被俘,而終生背負着反革命的罪名,一生坎坷;也有沒有參與內戰,在1949 年回國一心建設新中國,卻終因其早年國軍的身分而曾受盡排斥歧視,壯志末酬;有遷往台灣,繼續軍職至退休;定居香港的老戰士,有的做過記者,有的晚年成為發明家。際遇容或不同,但都對曾成為遠征軍的一員、參與抗日而感到自豪,終生無悔。戰士的自述,有血有淚,至情至性,激昂處令人血脈賁張,哀婉處令人泫然淚下,不勝欷歔。

老戰土們也對袁老師師生們遠赴台灣或在香港為他們進行訪談,以保存他們的歷史心存感激。在此,我要向袁梅芳老師及所有參與過此項目的同學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你們已為國民教育作出了最好的示範。

在慶祝抗戰勝利七十年的今天,我們不應忘記這一批為保家衛國而作出巨大犧牲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