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母語 ● 普教中 — 究竟香港教育局裡面都躲藏著些什麼人?

2018/5/4 — 18:32

【文:蝜蝂】

前言:普教中,為近年來主要的中港矛盾之一;直至浸大事件,這個缺口卻似又為有心人再次提上桌面;何其別有用心。本來想籍自身經驗向各位香港家長以普羅大眾的視點講述自身的接受普教中的經驗,但近日『一蟹不如一蟹』的楊局長居然鬧出『母語』風波;在上一蟹在任之時此一蟹為當時的副局長,而現在的副局長是前教聯會的某女士,我從不會懷疑此女士,左派組織之現今能力水平有限,我極度懷疑教育局裡面應該已經躲藏著某些天朝遣臣,他們希望達致什麼結果呢?爆出風波之時尚未完成全文,那麼先與大家分享開首母語部分應下景先。

其實,何為母語?根據維基百科,『母語,或第一語言,有三種解釋。一者為:一個人出生以後,最早接觸、學習、並掌握的一種或幾種語言。』『是一個人的民族語,並不一定是一個人最早接觸、學習、並掌握的「語言」』『第三種解釋為不借用其他語言進行(如翻譯等方式)學習而學會的語言。』以上,其中第一個解釋是引述自Bloomfield, Leonard《Language》(Motilal Banarsidass Publ., 1935)一書。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亦對母語作出了如下定義:『母語是指一個人自幼習得的語言,通常是其思維與交流的自然工具。』(Fishman, J.A.)

廣告

看完外國勢力,轉看自古以來世界第一的天朝解釋:

新華字典這樣解釋:『母语:1.一般指一个人最初学会的本民族标准语或某一种方言。 2.一种语言演变出多种语言,这一种语言便是这多种语言的母语。』

廣告

百度百科:『母语,或第一语言…』(基本上連標點符號都與維基百科一樣,見下圖與文首圖片)

顯然,新華字典的解釋,相信一般人是難以理解的。那麼他引出一個“方言”與“民族”的問題,這種一直上升層次是其慣用且中毒頗深的思維模式。不過,按照他們的標準粵語是在香港『一个人最初学会的本民族标准语或某一种方言。』那麼粵語就是香港人的母語,這也解釋到為什麼楊局長要認低威;宋欣橋就不說了,這樣的人在中國大陸有一大坨,見太多了。

另外,就『母語』我曾經詢問過國立台中教育大學的洪惟仁教授(洪教授同時是台灣語文學會募集發起人、9位創立籌備委員及第5至7屆會長),當時問題是:如果以華人(東亞人)歷史背景,持中立非民族意涵的界定,那麼“母語”應如何定義?透過社交網絡簡單回复『母語mother tongue即第一語言first language的意思。這大概沒有什麼國別之分。台灣的青少年,怹的第一語言應該算華語。甚至中年,怹的華語程度也超過台語。這是一種「語言轉移」( language shift)的進行式。所以台灣產生一个名詞叫「族語」。「族語」佮「母語」分離。』(註:以往普通話在台灣稱『國語』,雖然有部分地方不同,大致上跟北方方言十分接近,目前台灣改稱其為『華語』。當時詢問教授有關的問題之時正在探討有關閩南語及其各分支的情況等等的問題。)

接著說“方言”,先引進外國勢力的解釋:

維基百科:『…判別語言和方言的標準往往是政治性的,如果某種語言完成標準化(特別是指書面標準化)的程序,我們通常將其稱之為「語言」(其本質上可以被視為是一種「標準化方言」);如果某種語言沒有完成這個程序,則我們通常將其稱為「方言」(本質上可以被視為是一種「非標準化方言」)。…』

再來就是天朝天書的解釋:

百度百科:『中国人口中所称“方言(Topolect)”是一个政治学概念,实为“地方语言”,又称“白话(Vernacular)”,指的是区别于标准语的某一地区的语言,这种叫法不考虑语言间的亲属关系。』 (很不幸這裡所指的“中國人”大家又被代表了);『根据欧洲人的理解,一种语言中跟标准语有区别的、只通行于一个地区的语言,那就是方言。』

新華字典:『一种语言中跟标准语言有区别的、只在一个地区使用的话,如汉语的粤方言、吴方言等。』(我發現本書要包上密封膠袋,絕對不適合18歲以下的兒童閱覽)

維基百科上對『方言』的解釋已經相當簡潔清楚,不從學術層面去研究,基本上對於一般人而言足夠理解。天朝八股天書則有興趣的家庭觀眾可以去多理解一下。顯然,粵語是一種語言,她誠然已完成書面標準化程序;她不是方言,我手寫我心基本上是完成沒有問題。早在多年之前,在眾多“漢文化”語言當中,粵語早已被廣泛認同。

若果根據天朝解釋,香港(人)的母語是什麼?我沒有能力探討下去,不過肯定不是普通話。不過,話說回頭,普教中或許正是籍此希望將普通話業成為下一代的『母語』吧?因為現在連很多幼稚園都普教中,連大學普通話都要通過標準試才能畢業。由90年代開始推行,到98年全面推行,母語教學爭論至今竟然變成了普教中爭議,何止是前教統局長不解。還原基本步,這麼多年其實我們的母語是什麼?若根據以上種種解釋,香港人中大部分人有幾種母語,包括粵語、普語、閩南語、客家話、英語、法語、日語、韓語、歐洲各地語等等。當然當中最大的肯定是粵語,根據統計處2016年資料(http://www.bycensus2016.gov.hk/data/16bc-main-results.pdf) 香港5歲以上人口能說選定語言的比例廣州話(粵語)至2016年為94.6%(這個數字湊巧與中國大陸的識字率差不多),粵語的社會主體地位相信在香港沒有一個人懷疑的(統計處粵語之外其他語言的統計數字由於不知其所用之調查、統計方法,我是抱萬二分的懷疑)。那麼粵語應該就是我們母語教學的最大公因數。列舉之眾母語當中前四者為『漢文化語言』(或曰漢藏語系),值得一提所謂『漢語』是不能說的『語言』與『漢族』一樣不太能夠符合一般標準,首先漢語不能說,普通話不是漢語,它只是在明代產生在清代大致形成的北方方言或稱『官話方言』,漢語實應是『漢文』因其不能『語』。而漢族我沒有太多醫學知識,舉簡單例子兩廣與越南之間的人種、基因差異明顯地較兩廣與北方的小,但是兩廣與越南確是不同民族。(根據《Y Haplogroups of the world》mtDNA Haplogroups of the World, courtesy of J. D. McDonald)

『普教中』為語常會從2008年起推出《協助香港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下稱『《計劃》』),用以取代『母語教學』(有歧義,估計意即取代母語教學的中國語文部分的教學)。這個所謂語常會中,我暫未能夠詳細查閱所有委員的背景資料,而上述《計劃》當中的『語常會「在香港中、小學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所需之條件」的研究 (2008)』,有關研究旨在檢視中、小學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時所須具備的條件。上述該會及其《計劃》與研究報告應是為政府『普教中』執意強行之序幕。實話實說,好艱難地瀏覽了一下該文件,我個人未能夠在該會的有關文件中得到任何有意義的意見;或者大膽點講,該報告完全沒有任何參考價值,即便是在矛盾不如今天嚴重的2008年,著實亦然。這一堆人,用現在的口吻應該這樣說——『包括但不限於該會的成員及一眾愛國人士』儼如『補藥黨』向人推介補藥有幾好,但自己卻未嘗半分亦不會有試半毫的打算;我們不知道那是否紅毛藥酒,卻肯定他們籍此從中圖利。

另外,從實質效果而言,香港暫時比較少談論『普教中』之後會如何,或者是教育局暨天朝遣臣是希望達致一種什麼樣的結果?(即黃子華話哉“跟住去邊度?”)此結果與目前政府希望『推普』的契機是否相符呢?市民是否接受這樣的結果?…(下刪3000字)出名多元的香港如今思想言論自由被收窄的情況之下,已經充斥著無數的爭論,我並不能夠回答所有大家關心的問題,亦沒有足夠能力可以去深入探討研究。但至少,(稍後)籍以分享我自身的經歷,希望大家可以從中得出『普教中』往後的想像。

 

蝜蝂

2018-05-0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