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個人都應該做野豬

2017/7/28 — 13:06

《野豬》劇目,「同流」網站宣傳圖片。

《野豬》劇目,「同流」網站宣傳圖片。

《野豬》講了一個發生在未來香港的城市寓言,情節引人入勝,語言非常生動,但它的主旨宏大,涉及體制,大衆,知識分子,媒體的作用與反作用等,是個反烏托邦題材的話劇,然而正如《十年》的情節正在逐漸發生一樣,《野豬》也許不僅是寓言。

看完這個劇本其實是有一點沮喪的,知識分子,社會良心最後的歸宿竟然是離開“太平盛世”自我放逐到山野打打獵消磨時光。或者另一個選擇妥協,進入體制站到台前接受功名富貴。

完美的烏托邦之城

廣告

這出劇的情節并不複雜,大意是未來的香港,政府積極推廣一個未來城市的項目,這個項目一個主要工程是建地下城,把老弱病殘貧窮人口搬入地下,地上用來發展商業和提供給有錢人居住(這個構思後來在《北京摺叠》也出現過),一個歷史博物館主任(木訥)從歷史檔案中找到一些資料,可以證明政府曾經推過這項目,但推行過程中發生嚴重事故,死了不少人。他準備公開這些史料時突然失蹤了。故事從此開始,一個有一點新聞理想的老報人阮文山(廖啟智飾)在日益嚴重的自我審查中透不過氣,於是出走,重新做了個新媒體,找來他的門生,也是以前跟著他做新聞的才子Jonny(黃子華飾)加上一個電腦駭客番薯可以偷到政府機密資料。木訥失蹤前聯係過阮文山,把資料交給他。阮文山打算利用木訥的被失蹤事件引起公衆關注,借機會公開史料,喚醒大衆。本來阮文山Jonny都覺得自己“真理在胸筆在手”并且無私無畏爭自由。但一些普通市民的意見卻令他們大感震驚。

Jonny是一個風流才子,書院女和女招待通吃那種調情高手,這次復出他遇到了以前和他有點曖昧的餐廳服務員Karrie(林嘉欣飾) , 她代表數百萬面貌差不多的大衆:在這個高度發達的社會的貧困綫上苦苦掙扎,因爲無錢醫治,私生女四歲時被一場感冒奪走了性命。她亦感受到社會的不公,但她希望政府的未來城市計劃能夠成功,正如承諾的一樣,雖然搬入地下,終日衹能見到人造陽光,但她們可以住的寬敞些,享受免費醫療,比現在好。既然向上流動毫無可能,向下流動不失爲一個更好的選擇。
她沒有對Jonny說這些,而是約了阮文山出來問他爲什麽要這麽努力的阻止未來城市工程,現在工程停工,很多人失業甚至自殺,她們向往的“幸福生活”因爲工程暫停而遙遙無期。阮文山解釋說,我們有責任要讓更多人明白這個工程曾經失敗過,事故中有無辜的人死亡,我們要讓它更透明,讓公衆做判斷。Karrie說她想不到有更好的方案,這已經是政府可以拿出的最好的方案,對各方面都好,自由對我們普通人而言是奢侈品,而完美都市有朝一日會成爲世界中心,科研醫學都會更發達,我們生活在底層的人自然也會得到潤澤。

廣告

堅持與妥協

這個爭論沒有結果,雙方各執一詞,後來Karrie離奇的對阮文山開了一槍。

新聞人阮文山被槍擊事件成了另一個舉世矚目的焦點,Jonny趁勢大做文章,準備在阮出院那天,公開一切,達到最好效果。結果卻出人意料,在阮原定的出院日前一天,他自己走到報館,見到Jonny和他妻子Tricia在傾談(他們以前是戀人,終因Tricia 選擇了阮文山Jonny退出),阮向Jonny解釋他不準備公開資料,不準備營救木訥。因爲政府已經同意在完美城市中心位置建一座新聞大樓,由他出任統籌,Jonny感到震驚和失望,因爲阮文山曾是他入行的師傅,他對新聞自由的堅持令他高山仰止,不惜退出三角戀情。但現在他心中的偶像竟然自我否定。

阮文山說在醫院這些天他思考了很多,醫生護士病人,他們都是普通人,護工是底層,護士和醫生算是中產了吧,但他們都對我們做的事感到憤怒,甚至對我惡語相向,覺得是我們“阻住個地球轉”,我開始懷疑自己做的一切,而且,我本就不是個你想象那樣有理想的人,過去我做主編很多次都支持你的稿件,令大家覺得我是有風骨的人,其實,我支持你是因爲我覺得那些稿件會令我們銷量好。我也妥協了很多次。現在政府做出了妥協,答應我增加整個工程的透明度,是,我們要爭取自由,但自由也是一點點爭取的嘛,我們有時候需要妥協一點才能爭取更多自由。

Jonny當然不認同這些所謂的合理解釋,帶著木訥的資料黯然離開。尾聲是令人傷感的,完美城市計劃繼續推行,Jonny隱居深山,懷著愛情和理想的失落,退出公衆視野。

知識分子的使命和香港的現狀

這出戲令人思考一個困擾人類許久的問題,知識分子總是一個社會裏最清醒的一批人,他們總是希望用自己的影響力喚醒更多人,然而,體制的力量則更强大,政客縂能夠用眼前看得到的利益令大衆心悅誠服的安於被統治,被奴役(以前是肉體奴役,現在是精神奴役)。這時知識分子或者選擇堅持己見被邊緣化,變成少數派,寂寞的鬱鬱而終,或者就不得不麻醉自己,進入體制分一杯羹,“與民同樂”。

媒介高度發達的今天,體制力量建立一個完美的烏托邦變得更加容易,劇中寫到的天天循環播放的大屏幕廣告,其實是一種潛移默化的洗腦。利益交換加精神控制和媒體的審查,令普通人目光短淺,堅信自己已經得到足夠的資訊自己做了正確的判斷,心安理得的住進一個完美的舒適的豬圈。而不馴服的知識分子,清醒的人,走進深山,成了野豬。

香港近年來正在發生同樣的事,從佔中到議員換届選舉,拉布和反拉布,這樣的爭論我們見的太多了,而悲哀的是,一切似乎在向“完美都市”的方向發展, 政府總是把民生議題綁在政治議題前送到立法會,再通過大衆媒介指責議員拉布令民不聊生。普通民衆期盼一個新的200尺毫無居住尊嚴科研的公屋多過期盼真普選。越來越多以前體制外的知識分子妥協,走進體制,改變了自己的立場。

不要把自己的命運交給政府

莊梅岩說她寫這出戲初衷是因爲九巴拒絕投放關於六四的話劇《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的廣告。她發現越來越多的審查。這種提醒大家警惕烏托邦社會的話劇,小説,每個國家每個社會都有。它們的存在是爲了不斷的提醒人們,尤其是如你我一樣朝九晚六兩點一綫忙忙碌碌的普通人,每日都要面對供樓壓力,孩子教育問題,老人疾病問題的普通人,眼前的一點小利固然重要,但一個自由的思想更加重要。永遠不要委身于人,不要把自己的命運交給政客,交給政府,不要把在一套貌似合理的體制裏謀求自己最大的利益。如果你覺得不合理,一定要講出來,不要接受任何妥協。唯有這樣,社會才不會在政客的操弄下,變成一個高級舒適的豬圈,每個人的人生才是人生而不是吃喝等死的豬,每個人都應該是野豬。

我沒能去看現場,只是讀了劇本就覺得非常震撼。現場應該更震撼吧,劇中Jonny的角色,子華真是不二之選,還有表面普通内心波濤洶湧的Karrie,林嘉欣也是完美之選。希望這出戲能夠重做,多做幾場,讓更多的人看到,讓更多的人思考。讓更多人明白,一個人最寶貴的,不是眼前一點別人施捨的好處,而是獨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一個社會最大的工程不是靠洗腦和利益施捨來打造太平盛世,而是在爭議中做到最大的公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