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年六月

2015/6/2 — 16:35

當有人告訴你,香港人不用悼念六四,你可不用理會他。只要在你眼內,看到的是枉死的生命仍未得回公道,你就不用怕別人的壓力,繼續悼念六四吧。( 圖:SarThePhotographer @ wikipedia )

當有人告訴你,香港人不用悼念六四,你可不用理會他。只要在你眼內,看到的是枉死的生命仍未得回公道,你就不用怕別人的壓力,繼續悼念六四吧。( 圖:SarThePhotographer @ wikipedia )

每年六月,當然會想起4號,但更多時候想起天安門母親。我一直認為在民主之先,生命一定更先。就算一頭狗枉死也不能接受,肇事者都必須繩之於法,狗主都應該得到賠償,何況人呢?何況被當權者奪去生命的人呢?

所以,就算你認為中國大陸的民主是中國大陸人的事,香港人不需多管;你也不能掩面不看人命被血腥殺害而仍未見公道還於死者和家屬的事實。對我來說,單憑這一點,六四就必須要每年悼念。

就好像近日網絡上不少人關心盲人足球員林榮順在外比賽後死亡一事。盲人體育會至今仍沒有合理交待和賠償,令知情者無不義憤填膺,誓要為林榮順尋回公道。這行動實在令人安慰。為枉死的人尋回公道的精神,在這時代仍未失落。

廣告

悼念六四? 道理簡單,當然必要。當年不只一人枉死,實則以百以千計算;更何況這些早逝的生命,都是民主運動的先鋒,悼念他們對我來說,不只是為枉死的人尋求公道,就更是向這些民主運動的先鋒致敬的機會。

可能你會說,我的邏輯有問題,爭取公道這件事,那地方的人自己去爭取好了,莫非我們也要去為美國黑人被白人警察從背後射殺而做燭光晚會?又或者難道我們要去上街遊行聲討利比亞政府,令這麼多人成為難民,最終在逃亡中葬身大海?就算不是邏輯有問題,我們連自己的問題也沒有時間好好關注,這兩件事的公道由美國黑人和利比亞人自己爭取好了。

廣告

其實爭取公道的事沒有分國界。當然我們沒有能力關心全世界也是事實;但只要你的心跟那位受苦的人連結,這就是你去關心的充份理由,不應受到地理或國籍的阻隔。因此就算你不是黑人,不是利比亞人或者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只要那件事總是時刻令你上心關心,那麼你就有充足的理由和原因去關心。

因此,當有人告訴你,香港人不用悼念六四,你可不用理會他。只要在你眼內,看到的是枉死的生命仍未得回公道,你就不用怕別人的壓力,繼續悼念六四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