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毒辣的黨媒和屈膝的蘭蔻

2016/6/10 — 16:45

資料圖片:6月8日銅鑼灣時代廣場示威(朝雲圖片)

資料圖片:6月8日銅鑼灣時代廣場示威(朝雲圖片)

法國化妝品名牌蘭蔻(Lancôme)原本邀請支持香港雨傘運動及當時籌組「文化界監察暴力行動組」的香港歌手何韻詩,於6月19日舉辦小型音樂會,竟被6月4日中共黨媒《環球時報》點名批評其聘用「支持港毒、力挺藏毒頭目」。翌日,蘭蔻即在社交網站發表公開聲明,指何韻詩不是其品牌代言人,並在同日晚上宣佈基於「可能出現之安全因素」取消音樂會,擺明姿態向獨裁政權卑躬屈膝,公然侮辱歌手何韻詩,令人震怒。6日,何韻詩發表聲明,表示極度遺憾,要求蘭蔻的法國總公司公開交代真正原因,表示「在這個時代,自由不是必然、堅持不是必然、忠於自己不是必然。尊重自己,尊重別人,這是香港人不能失去的基本做人原則,讓我們一起捍衛」。

7日,《環球時報》意猶未盡,繼續發炮,聲稱蘭蔻至少比還在跟何韻詩合作的李斯德林更快更專業,又說「中國內地公眾意識到了自己已是有廣泛影響的市場力量,他們今後會對『吃中國飯砸中國鍋』的境外藝人和各種力量越來越不客氣」,「想參與中國內地的市場並從中獲益,就別做危害中國國家利益的事,在境內境外都如此。這個道理堪稱是『普世的』」。然而,正如何韻詩所反駁,她自己根本已經長期沒有在中國大陸謀生賺錢,此說對她完全無的放矢。何韻詩更接受了BBC World的電視直播訪問,明言近年香港不少明星不能放膽發言,自我審查嚴重,而自己要為了相信的事情發聲,強調品牌除賺錢外,也應顧及道德價值。8日,多個民間組織和政團聚集在銅鑼灣時代廣場連卡佛蘭蔻專櫃外示威抗議。網民更早已發起罷買行動,要求蘭蔻鄭重道歉,並在其母公司萊雅(L'Oréal)集團妥善處理事件前,呼籲國際同道加入全球杯葛萊雅集團的行動。

廣告

我想談談兩點:財團企業對獨裁政權的應有態度、公民社會對同類事件的應有態度。

一、營商的態度

廣告

財團企業的營商底線應該是「不作惡」:不要為了賺錢而撒謊、歧視、加害他人、不擇手段。這是現代文明社會中所有商業集團及其幕後經營者的應有核心價值與社會責任。面對獨裁專制政權,我不反對財團企業在那些國度內營商或開拓市場,但是財團企業必須堅守誠信、勇氣、專業等核心價值,難度雖高,但應不打折扣,堅持不去作惡。至少不為獨裁政權打壓政治異己,至少不聽姓黨的媒體發號司令而在不足48小時內排除黨不喜歡的藝人,至少不要做事畏首畏尾而光聽風吹草動即作神經質反應。為了錢,不能去到盡,必須堅持不作惡。兩者之間會有矛盾和張力,但「不作惡」還是必須優先於「賺大錢」。所有發財攻略都不能拋棄公義、勇氣、堅毅,否則跟流寇和黑幫無異。

大家可以再來看看萊雅集團是怎樣期許自己的。萊雅集團向全球公開而且適用於全球所有集團成員與員工的《道德守則》(Code of Ethics)之中英文版本是這樣規定何謂「歧視」:「我們不得因下列因素而歧視或騷擾/霸凌:...政治與哲學理念...。我們禁止歧視的範圍不只包括聘僱,還同時包括所有與訓練、升遷、持續雇用及一般工作條件相關的決策,乃至於我們與供應商、客戶、業務夥伴及第三方的關係。」

換言之,如果萊雅集團根本就是因為懷疑何韻詩是「港毒藏毒頭目」,或者認為何韻詩是知名的雨傘運動支持者,或被共產黨討厭和打壓,才會即時解約和腰斬音樂會,那麼萊雅集團就是公然違反自己《道德守則》中的上述反歧視規範,變相公然玷污自己的企業形象及聲譽,拋棄企業核心價值與社會責任。萊雅集團總部應該面向全世界清楚說明。

如果萊雅集團否認,繼續聲稱完全是因為「可能出現之安全因素」,才會取消音樂會,而跟何韻詩的政治立場、意見、行動完全無關,那麼我有以下四組問題,萊雅集團應逐一釋疑:(一)世上哪有甚麼計畫、動作或活動沒有任何「可能出現之安全因素」?難道吃飯、睡覺就沒有這些因素嗎?(二)萊雅集團擔心的所謂「可能出現之安全因素」究竟是指甚麼?何時及何處開始出現?究竟是指誰人在哪一方面的「不安全」?(三)這些所謂「可能出現之安全因素」是否毫無辦法加以消除或減少,以致無需提前通知何韻詩或跟她溝通而必須即時解約?(四)姓黨的《環球時報》那些潑辣文字有無誘發任何「不安全因素」?如果那些「可能」引起「不安全」的胡說八道文章就足以構成萊雅集團與藝人解約的理由,以後如有其他藝人被《環球時報》謾罵,是否一律不簽約,或者立即解約,而理由是萊雅集團覺得「可能不安全」?如果《環球時報》罵過某人,而被罵者、太太、女兒光顧蘭蔻的全球門市,是否一律以「可能不安全」為由拒絕銷售與服務?這麼多「可能不安全」的焦慮,何不趕快去看精神科醫生?

況且放眼歷史,萊雅集團在很多方面備受惡評。萊雅集團創辦人Eugène Schueller及主要股東Bettencourt家族中有人當年曾經是納粹幫兇,事後一直拒絕承認。萊雅集團長期佔據從猶太人充公而位於德國的土地。萊雅集團推展動物活體試驗與侵犯動物權益。下屬公司資助以色列武裝部隊轟擊加沙地帶。雖然這些事件與這次《環球時報》事件不同,但是不免引起國際社會關注:萊雅集團還是一家對社會公義負責任的企業嗎?這不只是公關技巧的問題,而是涉及財團企業有無堅守公義價值及社會責任這個核心問題。

德不孤,必有鄰。6月9日,有法國人發動網上聯署,要求蘭蔻撤回跟何韻詩解約的決定,否則呼籲全球網民杯葛蘭蔻,捍衛香港的言論自由。短短16小時,逾1萬5千名網民聯署。法國退休哲學教師Béatrice Desgranges更擬致函萊雅集團香港區主席麥詩禮(Stephen Mosely),表示身為法國公民,自己不能接受蘭蔻因商業考慮而犧牲言論自由,主張應該起用何韻詩等挺身爭取民主的藝人,而非向中共的政治立場屈服。她更譴責:中國一直以來抵制支持藏獨的音樂人,如今更促使外國公司自行政治審查,拒絕與中共持相反意見的藝人合作。

其實,勇敢挺身抗壓者大有人在。至少時至今日,香港大快活餐飲集團起用杜汶澤宣傳,國際知名品牌李斯德林起用何韻詩宣傳,不因中共施壓而屈膝,足見不少財團企業還是有能力和有勇氣堅守公義價值。況且,當年有些中國人喊完抵制日本貨之後,他們家裏還不都是日本貨?然而,很多外國人對此不太理解,一開始就傻呼呼地以為那些中國人言出必行,必定堅決抵制,其實都是太看得起那些中國人的品格。呼完口號,收取五毛,一切照舊,他們就是這副德性。虛張封殺商機,往往無法持久,儼如風吹無痕,大家還怕甚麼?

畢竟這類表面的矛盾莫名其妙地持續困擾著許多財團企業。香港電訊盈科旗下的網上音樂平台MOOV於6月6日在臉書貼文,提到「何韻詩,永久錄用」,隨即被大量中國五毛黨網民聲言抵制電盈、長和旗下屈臣氏等業務。電盈發表聲明,表示主席李澤楷及公司「堅決反對港獨」,認為港獨完全沒有可能發生,但他及公司均尊重言論自由,MOOV一直支持音樂創作,無意涉及政治。其實,何韻詩從來沒有公開表示過支持港獨,一切只是中國五毛黨胡說八道冤枉她而已。電盈的聲明一方面沒有把何韻詩和港獨串連起來,另一方面又說出一些中共愛聽的話,希望兩邊都能擺平,可謂費煞苦心,但卻遮掩不住內心的虛怯和逃避。

正如何韻詩引述鍾劍華教授所言,政治霸權滲入生活的恐懼已經籠罩一切,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香港人必須用盡一切能力守住自己、守住底線。拒絕趨炎附勢,拒絕虛怯沉默,直斥其非,抗爭抵制,堪稱義舉。

二、公民的態度

身為公民,除了把矛頭針對向中國卑躬屈膝的蘭蔻品牌與萊雅集團,罷買及抵制之外,也應該把批判與抗爭的主力指向事件的始作俑者:姓黨的《環球時報》及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獨裁專制政權。罵奴才而不罵暴君,絕非大智大勇,識者慎之。回顧一下姓黨的《環球時報》究竟說了些甚麼,逐點抨擊,實有必要。

「最後蘭蔻表示因為安全原因取消這場音樂會,真正的原因公眾當然心領神會。」就連《環球時報》也公開表示蘭蔻沒有說出真正原因,明示安全原因不是真正原因,而真正原因需要自行領會,蘭蔻還有甚麼好說呢?

「蘭蔻顯然更傾向於照顧內地公眾的情緒,原因是再簡單不過的:內地的市場不知是香港的多少倍。蘭蔻作為一家商業公司,在商言商既是它的本分,也是它在複雜環境下必須擁有的智慧。沒有一家大公司願意主動摻和政治,那樣做的高風險已被以往的無數案例驗證。」難道蘭蔻當時邀請何韻詩演唱,就叫做「主動摻和政治」、「高風險」?這是徹頭徹尾的丁蟹邏輯。實情是:中共通過《環球時報》把政治主動地摻和到蘭蔻和何韻詩頭上,發動突襲攻勢,還要血氣騰騰地說中國人自覺財大氣粗,會對「吃中國飯砸中國鍋」的人(其實何韻詩早已沒有在中國賺錢)「越來越不客氣」,「對冒犯自己的人和組織進行力所能及的懲罰」。總之,這種思維邏輯的精髓是:「我不高興,全因你令我不高興,是你主動挑釁和冒犯我,你吃我的飯,你賺我的錢,我將越來越不客氣地懲罰你」。這是古今中外暴君的思維方式。簡單來說,就是神經病。

「這種打擊完全是內地民間的自發行為。」這令我想起毛澤東在文革初期主動「安慰」劉少奇和鄧小平的一番說話:「誰人要打倒你們呀?我是不要打倒你們的,我看紅衛兵也不一定要打倒你們」,「這一次又做了17天,我看,以後會好一些」。在中國那些弱智奴才眼中,紅衛兵都很「自發」,正如在今天姓黨的《環球時報》眼中,中國網民留言也是很「自發」。所以我說過,文革根本從來都沒有真正結束。

「何韻詩原本在內地就算不上很旺的人氣斷崖式崩潰,她成了內地網民定義為『港獨藝人』或『台獨藝人』並加以打擊的最突出靶子之一。」事實上,在中國根本一直沒有正面人氣的何韻詩,何來「斷崖式崩潰」?所謂希望在中國擁有旺盛人氣,她真的在乎過嗎?何韻詩根本從來沒有主張港獨或台獨,那些中國網民把她定義為港獨藝人或台獨藝人,視之為最突出靶子而加以打擊,究竟是甚麼行為?正是扭曲事實、高喊謊言、不以為恥、暗自竊喜的心理變態行為,比鵝頸橋打小人之流還要卑劣得多。

「藝人通常也以遠離政治爭議為座右銘,越成功、大牌的藝人越會注意不在這方面越線。但是世界上總有少數藝人喜歡去政治的風口浪尖展示自己,他們大多才藝平平,其中不乏有人想通過政治上出風頭實現標新立異的突破。」周潤發、梅艷芳、黃秋生、李察基爾、阿諾舒華辛力加都是藝人,很成功,很大牌,他們絕不對政治事件冷漠,反而視獨裁者自己幻想不能踰越的「線」如無物。反之,備受《環球時報》吹捧的「公開表達愛國的成龍等藝人」才是演藝能力平庸,「喜歡去政治的風口浪尖展示自己,他們大多才藝平平,其中不乏有人想通過政治上出風頭實現標新立異的突破」。共產黨真是以為讀者連最基本的演藝行業知識都沒有,蓋起棉被,自欺欺人,徒惹訕笑。

「想參與中國內地的市場並從中獲益,就別做危害中國國家利益的事,在境內境外都如此。」請問:不想參與、沒有參與、拒絕參與、厭惡參與中國內地市場或從中獲益,就可以做盡剷除中國國家利益的事?如果可以,很多人會響應呼籲,立即投身革命;如果還是不可以,那麼這個「禁令」顯然跟一個人「想不想參與中國市場」毫無關係,而共產黨也不要再拿所謂「吃中國飯砸中國鍋」來嚇唬人。不吃中國飯,難道就可以砸爛、砸扁、砸碎中國鍋了嗎?這是邏輯低能的《環球時報》必須回答的問題。我想很多人現正摩拳擦掌。

此時此刻,身為文明公民,香港人不僅需要譴責蘭蔻及萊雅集團,更加需要批判姓黨的《環球時報》以及其幕後的中國共產黨獨裁專政集團。由於習近平早已標明《環球時報》姓「黨」,搞清了始作俑者,香港人現在更應該集體行動,至少應該遊行到姓黨的中聯辦,向共產黨獨裁集團和宣傳機器表達嚴正抗議。在捍衛言論及思想自由的立場上,我們不只是為了何韻詩,因為我們都是何韻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