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八九六四更差的處理

2019/8/12 — 9:41

1989 年 5 月 19 日,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講話,勸籲學生結束絕食。(資料圖片)

1989 年 5 月 19 日,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講話,勸籲學生結束絕食。(資料圖片)

六四事件,未獲平反,流血收場,詬病至今。今日的香港政府,比六四時的北京處理更不堪。

天安門事件出現過 5.18 對話,但今次沒有平等對話過

1989 年 5 月 18 日,為千夫所指的國務院總理李鵬尚且會到醫院探望絕食學生,期後更會面見學生,即使吾爾開希和王丹等絕食分子以睡衣和便服也沒有介意。是的,可以是做戲,但至少去做,留意當時不是見見傾傾而已,是全國電視播放。李鵬是以父母式口吻叫學生珍惜未來,縱使傾不成條件,會面失敗收場,但至少有平起平坐、公平公開地傾過,也勇於被年青人鬧過。今日的香港政府呢?難道是慈母嗎?盧偉聰處長也只是去探望受傷警員罷了。容我定斷:政府連李鵬也不如。

廣告

趙紫陽與溫家寶到天安門廣場探望學生並講話,但今次沒有人性的分享

1989 年 5 月 19 日,總書記趙紫陽及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凌晨四時五十分到天安門廣場探望學生並講話:「同學們,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了。不管你們說我們、批評我們,都是應該的。我這次來不是請你們原諒的。我想說的是,現在同學們身體已經非常虛弱,絕食已經到了第七天,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你們還年輕,來日方長,你們應該健康地活著,看到我們中國實現四化的那一天。你們不像我們,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了……同學們都是好意,為了我們國家好……我們都是從年輕人過來的,我們也游過行,臥過軌,我也知道當時那種情況,沒有想後果怎麼樣……希望你們早些結束絕食,謝謝同學們。」諸君請看,絕情如中共仍會走進人群,用同理心來說話,今次有嗎?你看過政府和警方有過如此人性的分享嗎?有道歉的語句嗎?有顧念年青人的心嗎?我看不到。有的只是林鄭錄音機及警察記招及滿口「止暴制亂」而已,那不是對話和同理心,而是命令與對立。

廣告

六四前夕軍方是反對用戒嚴令及軍隊入城,但今次警方只是一味鎮壓

5 月 20 日,國務院總理李鵬簽署國務院令宣布,在北京實行戒嚴。戒嚴令宣布後,反對戒嚴者大有人在。5 月 21 日,葉飛等七名中共開國上將聯名致信戒嚴部隊指揮部及中央軍委,明確表態反對動用軍隊鎮壓,並要求軍隊不要進城。葉飛、張愛萍、蕭克、楊得志、陳再道、李聚奎、宋時輪七位上將公開致信戒嚴部隊指揮部和中央軍委,呼籲軍隊不能鎮壓民眾。今日香港,七月時行會已考慮過出戒嚴令,至今警察與速龍小隊一直武力鎮壓,有建制中人及警察中人出過聲不鎮壓嗎?我看不見,只看到警方、政府與不少巿民及奇怪社團揚言鎮壓。香港警察今日更在沒有戒嚴令的情況下仍以武力與民為敵,政府更用一句無法律效力的「止暴制亂」把事情合理法,比昔日中共明刀明槍下戒嚴令更不堪!

1989 年軍隊公然入城清場,香港警察卻耍陰招

1989 年 3 月拉薩清場及 6 月北京清場,解放軍是擺明車馬出擊清場,筆者不是認為這是好方法,但當日肯定沒有解放軍混入民運人士當中吧!當年六四期間,學生也有不同派別與想法,但絕對沒有甚麼「白變黑、黑變白」的內鬼出現,今日卻有不少陰招、歪理,不但把年青人定性為暴亂(六四也只有這一招而已),更混入示威者群中、刻意挑釁、動用警察外的其他勢力:白衣人、假 account、穿黑衣、速龍小隊……至少六四當日只有這一招,就是被政府控制的堂堂一隊解放軍而已。

年青人作亂?暴動?

六四期間,學生絕食為主,廣場秩序良好,從中外媒體的報導大家也看得清清楚楚,然則何以有歷史紀錄說是暴動呢?當天晚上,宋曉明成為首位經證實的死者,死於軍方用造成嚴重創傷的達姆彈。晚上,由於民眾將電車推到路上並放火焚燒,行進中的軍隊被迫暫時停在天安門廣場西側約 5 公里的木墀地試圖清除這些臨時路障,住在附近公寓的居民亦出面試圖攔阻軍方車隊,但軍方再度開火,士兵還向木樨地附近的公寓開火,造成在建築陽台或室內有人因而遭到槍殺,大量傷亡。今日香港,亦是如此,官逼民反。在中國歷史中,平民怨聲載道;不滿政府;以致被政府、被國家定性為暴亂、民變、造反……是從未試過在盛世出現的,只會在朝代終結前出現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