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粗口更髒的無窮無盡無恥

2016/10/19 — 14:51

何俊賢、梁美芬

何俊賢、梁美芬

多年來,不少香港市民都已經在說建制派議員「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但老實說,就算是有這種想法的市民都想像不到,建制派已完可以無恥到想今日他們為了阻止某些人宣誓就職而製造流會的舉動:

- 行政長官企圖拿禁制令阻止梁頌恆與游蕙禎宣誓,但法院以拒絕了申請,因為如果政府司法覆核最終敗訴,梁與游就會有一段時候被剝削代表市民參與議會工作的權利。但建制派議員竟然利用程序偽術,使到法院決定的效力蕩然無存,簡直是矮化司法。

- 更嚴重的是,這群建制派議員的舉動其實在無視法院的同時,亦是造就了行政對立法會事務的粗暴干預(特首話不可以宣誓的就被搞到真的不能宣誓),因而連自己所屬的立法機關都被矮化。換句話說,這群議員的舉動是自閹。

廣告

- 建制派議員過往多次批評他人在議會內拉布、點人數,但至少他人的拉布、點人數都是為了一些政策議題而做的。但今次這群建制派議員點人數竟然只是(按他們聲稱)為了一句道歉而去剝奪市民選出來的代表參與議會事務的權利。這不只是無恥,這更是幼稚至極,連我的七歲兒子都不如(錯,我不應該這樣侮辱我兒子,與這群無恥之徒比較)。

- 好了,到被發現他們是講一套、做一套的偽人後,他們就好像哭喪那樣說這是「痛苦」的決定。對,這的確是痛苦,但這不是建制派議員的痛苦,而是香港人的痛苦,因為他們有一群既無賴又無恥的議員。

廣告

- 不過,我相信這些所謂痛苦只是「鱷魚淚」,因為自稱基督徒的梁美芬議員沾沾自喜地說「有能力嘅,就自己搵足35人,去睇佢哋宣誓」。這句說話的無恥與狂妄自大令我想起《聖經》路加福音內耶穌母親瑪利亞讚美天主的話:「他伸出了手臂施展大能,驅散那些心高氣傲的人。他從高座上推下權勢者」。對,梁美芬,這遭遇遲早都會輪到妳。另外,梁美芬亦不應忘記,建制派能有過半數議席全因為不代表民意功能組別議席而扭曲回來的,所以真的沒有甚麼值得去那麼驕傲、那麼「得戚」。

對於建制派議員這份無窮無盡的無恥,他們必須要明白的,就是「山水有相逢、害人終害己」。就今天的事件,我其實還有很多東西想說,不過全部都是粗口,而無論是甚麼粗口都比不上這群建制派議員舉動、言論那樣髒,所以都是不說也罷。

* 註:以上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