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較新加坡與香港不能回避的基點

2019/7/11 — 17:01

資料圖片:香港、新加坡

資料圖片:香港、新加坡

日前《Asia Times》新一篇文章指,香港《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令新加坡成為大嬴家,原因之一,是資金已在從香港撤離。報導內引用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學者莊嘉穎的說法,指香港《逃犯條例》修訂更重要的議題不在於社會抗爭,而在於中國極力向香港延展國家權力之時香港產權能否得到妥善保障。莊嘉穎曾為《雙城對倒:新加坡模式與香港未來》撰寫精彩導讀。在此時此刻的香港,導讀最後兩段特別值得重溫:

「《雙城對倒》的探討比較,重點就是新港之間的這些異同。在碰到比較困難的處境時,經常見到的反應,一方面是尋找可以美化的他者,把期望架在著個想像之上。另一方面,為了激勵自己,也會塑造一個理想化的假想目標或競爭者,要求自己趕上去,不要落後。著名政治學家班納迪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的 Specter of Comparisons,就把這種現象在後殖民社會如何醞釀、發酵當作專題研究。或許新港兩地跨著南海對望,對互相的認知多少就帶了一點這樣的態度。

新港之間互相學習、交換經驗,必然是一件好事。兩地之間確實是有很多可以交流。一個更有建設性的角度,或許不是論「為甚麼某地方行、另外一個地方不行?」、「某地輸在起跑點」,而是認識到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要從社會、經濟、政治架構、歷史脈絡等方向,爭取更深入的瞭解,從中才更能意識到該學甚麼,還有怎麼進行這樣的學習。《雙城對倒》代表了這種學習歷程的一個起步。」 

事實上,在較早時候,因應《蘋果日報》訪問而寫、有關《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之下星港競爭力比較的文章便已明確指出,新加坡從中國管治香港得利並非始於今天,如《蘋果日報》報導簡明的總結所說,新加坡「優勢建立在中國不懂管理香港的錯誤之上。」不能不提的是,早在 1980 年代中,新加坡資深傳媒人陳加昌便已在《聯合早報》撰文指,中國管治香港會削弱香港國際地位、令香港人才流失,新加坡應善用這種機會超越香港,這在《港英時代》新終章討論新加坡英治記憶的部份已有伸論。

廣告

在《蘋果日報》訪問前後,我不厭其煩指出,中國香港早已不能與新加坡相提並論的重要原因,是兩地政治地位大不同—新加坡是獨立主權國家,香港只是一國之內權力愈受踐踏的所謂特區。如我在訪問中說,2013 年星港領袖以「舢舨」與「萬能插蘇」不同比喻形容雙城的政治意涵是,新加坡作為「舢舨」,能自主行動,活動空間廣闊;香港作為「萬能插蘇」卻動彈不得,只能被動依附某一方。若從國際網絡與各地競爭力關係角度看,我們不難發現,香港落後於新加坡並非始於當下。在《香港 01》訪問之中,我也曾以星港大不同的購買食水模式闡述國家與特區管治思維的巨大落差。

回避「國家 VS 特區」基點的星港比較,基本上是在顧左右而言他。香港要邁向善治,一直受到重重阻力,其根源不僅在於中共,也在於香港熱衷顧左右而言他的人實在不少。

廣告

 

延伸閱讀:
1. 【香港回歸 20 周年】舢舨與萬能插座:新加坡與香港的雙城異路
2. Singapore the big winner of Hong Kong’s chao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