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較立法會選舉的晚間「催票效應」

2018/3/14 — 20:38

2018年3月11日晚上,姚松炎與一眾非建制派人士在九龍西宣傳拉票。

2018年3月11日晚上,姚松炎與一眾非建制派人士在九龍西宣傳拉票。

命題假設:在立法會選舉中,晚間的催票效應與選舉議題是否為選民受落有關;它也與泛民的明星效應有關。

從2000年開始的投票走勢

2000年換屆選舉的港投票率為43%。

廣告

2000年余若薇在港島參加補選,其主要對手為鍾樹根。余若薇的票數為52%對38%勝出,總投票率為33%。

廣告

2004年換屆選舉的全港投票率為56%

2007年陳方安生在港島補選,其主要對手為葉劉淑儀。陳方安生得票為55%對43%。總投票率為52%。

2008年換屆選舉的全港投票率為45%。

2010年五區公投的全港投票率為17%。

2016年換屆的全港投票率為58%。

2016年新東補選,楊岳橋為37%、周浩鼎為35%、梁天琦為15%、方國珊為8%,總投票率為46%。


2018年DQ 補選總投票率為40%。

觀察

從2000年開始,所有的補選都沒有晚間的催票效應,即從中午始,其投票走勢大致為平線;而所有的換屆選舉都有晚間的額外升幅!

意見

2000年換屆的升幅最勁;余若薇和陳方安生的補選氣勢很強,因為港人對她們的期望很高;2010五區公投由於被建制杯葛,不能作比較;2016換屆因雷動計劃,泛民支持投票方式受到影響,因而帶動尾部升幅;2016新東補選有梁天琦參加,選舉氣氛因而強烈;2018補選的尾部升幅太少,沒有顯著的統計意義。

尾部升幅效應的其中一個解釋是它因應泛民的明星效應和選舉議題帶動氣氛,在晚間的選舉告急時段起到催票作用。而在補選中,“不是輸就是赢”,較難有選舉議題。

李永達不同意上述說法。首先,他表明沒有掌握其規律。但他認為泛民明星就算催票,只能靠宣傳車,其可接觸選民的能力有限。在2004年換屆選舉中,李柱銘與楊森以131,788 當選,氣走何秀蘭事件並非因為李柱銘被誤導,發出告急牌,而是蘋果日報在星期五六已發出訊息,李柱銘排第二,危,讓泛民支持者有時間消化。李永達認為選舉工程最重要的不是當天,而是星期五和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