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不死 保羅作風堪效法

2015/10/30 — 8:26

在天主教的出殯禮儀中,有一段讀經來自《聖經》的智慧篇:「義人的靈魂在天主手裏,痛苦不能傷害他們。在愚人看來,他們算是死了,認為他們去世是受了懲罰,離我們而去,彷彿是歸於泯滅;其實,他們是處於安寧中;雖然在人看來,他們是受了苦,其實,卻充滿着永生的希望。他們受了些許的痛苦,卻要蒙受絕大的恩惠,因為天主試驗了他們,發覺他們配作自己的人:他試煉了他們,好像爐中的黃金;悅納了他們。」

自從雨傘運動上年12月完結、及偽政改在今年6月遭否決後,有些社會人士在大吹「香港民主運動已徹底失敗」的風。無論是建制派或有些爭取香港民主的人士,都異口同聲地說,79日的雨傘運動甚麼成果都沒有、所以失敗,而政改被否決就意味着民主之路已經進入死胡同。以上提及的兩派都視民主運動已死為有人「做錯事」的一種懲罰。建制派人士偏向說這情況是在懲罰一群不聽話、搞事的爭取民主人士。同樣覺得一切是失敗的民主人士,就偏向說這情況是要懲罰那些傳統走溫和路線、民主回歸的人士。

重訂綱領爭取支持

廣告

我不敢引用《聖經》內「愚人」的用詞去形容提出以上論述的人士。但我真的沒有把香港的民主運動看得那麼壞。無可否認,香港的民主進程在這幾年受到很大的挫折,前路茫茫,看來的確好像是香港民主已死。近日的超然、去殖民及港大副校風波使不少人更加有這種感覺。但「壞」與「死」是兩回事。近年香港在民主路上的即使是飽受挫折、民主陣營處處受敵,但有一定而數量不少的市民仍然渴望真民主,安寧地期待那一天的來臨。而更重要的,就是這些挫折衍生了一群以前對香港民主進程較冷感的人士,但受到雨傘運動及偽政改的洗禮後,受了公民覺醒的恩惠,滿懷希望地去繼續爭取更民主、更公義的社會。

當然,有社會人士說,有多了人覺醒、爭取民主又如何?這已經沒有用,因為香港民主運動已死,再參與這個運動已經沒有意義。所以大家需要的不是繼續沉着氣去爭取市民的支持,而是重新訂立一套較進取的論述及綱領。這使我想起早期教會的門徒保羅。他一方面無懼當權勢力打壓的那份更有愛、更公義的基督信仰,另一方面亦不走當時有些基督徒主張的「盡快推動世界末日」路線,反而呼籲基督徒做好的公民、及靈活地對着不同的人士以不同方式傳福音。簡單來說,保羅的一套兩面受襲,羅馬帝國及猶太教徒視他為不忠,但不少視他為太溫和的基督徒又覺得他很「真心膠」。他最終因信仰而被羅馬政權處決,而他所主張的一切雖然有支持者,不過在他死時基督宗教的確是處於一個處處敗退的困局中。

廣告

由於世界末日未有立刻來臨,而基督徒又繼續被羅馬政權打壓,保羅生前主張的那種既有堅持、亦有溫和的作風成為了基督宗教的主流。羅馬帝國的中產及知識分子被這一套深深吸引,基督徒人數在困難的情況下繼續增長,最終更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保羅的理念的確成為了經過死亡、試煉後還堅硬的真黃金,受到萬民悅納。同樣地,如果我們相信民主是政制上的「金漆招牌」,我們就不需擔心它已死。我們應該滿懷希望,效法保羅的作風,堅定地以爭取普羅大眾支持為宗旨。

但願在香港爭取民主的人士繼續努力,永不放棄,把民主理念在社會散播。真金不怕洪爐火,香港民主運動是不會死的。縱使一切的挫折、試煉,我們仍能有盼望地勇往直前,直到民主這塊「黃金」得到悅納。阿門。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