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中國會害死香港?

2016/6/3 — 14:23

天安門廣場升旗禮(資料圖片)

天安門廣場升旗禮(資料圖片)

六四將近,民間又掀起了中港爭論。當中有一種意見,認為「建設民主中國」這口號不合時宜,甚至會害死香港人。這種論調其實源於陳雲的《城邦論》。書中論及中國有民主,香港只會遭殃,淪為大陸的二等城市,呼籲港人不應該爭取民主中國。

「民主中國有害於香港」是個很有趣的論點。它有趣在測試一下香港人經常掛在口中的民主,到底是什麼理念。如果有人因這論點而被說服了,不想民主中國了。我很好奇這些人對民主的理解是什麼,就是有益於自己才追求的東西嗎?無益於自己時,對方走專政極權也沒差,只要不影響我就好了?

我之所以關心渴求民主,是因為每個人應當受到平等地對待,每個人都有平等權利表達與參與政治。嗯,是「每個人」,這包括了中國人。這是民主的基本精神。

當然,總有本土派認為中國人不是人,是「支那畜」,是不該有民主。這班人理解的民主就是這一回事,就像歷史上曾認定女人都是政治白痴、黑人不是人,是猩猩,不該有平等權利。

我希望中國有民主,世界各地有民主。這是左膠大愛嗎?你可以說是。有些本土派喜歡談古文,提華夏文化,卻不知道何謂「大同」、何謂「仁義」。我關心的從來都是社會制度是否正義。

「民主中國對我有害,最好別實現」背後的思路,正正是一個正義的制度對我沒有優勢、會摧毀我的特權,就最好別實現。這像不像一個貪官擔憂的事情?這就是一些港人心中的民主。我在這裡可是直指他們的心底話。

在全球化年代,不公的政經結構穩如泰山,個別政府已沒可能獨善其身,單純地以為通過本地內部的政經改革就能解決社會問題,這套已愈來愈不行了。當前最核心的政治話題都是全球正義、世界政府。有些本土派卻自劃為牢,以為能與鄰近大國進行區隔,獨善其身,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誠然,香港確實擁有長久特殊的政治體制與文化歷史。害怕民主中國的人不一定是自利者,只是想保留香港獨有的政治體制。當中國真的實行民主,該如何保留這種獨特的政治體制,確實是個複雜的憲法與政治問題。

但這絕非反對民主中國的好理由。如果我們真的希望保留自己的體制,更應該發揮自己的影響力,盡量把自己的理念、文化、民主政治理想,宣揚到內地,告訴中國群眾與知識份子,香港是一特殊政經體,應享有適當的自治範圍。

事實上,近年中國內地發展的特點之一,是容許各個地方政府在經濟上相互競爭,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地方自治權與特殊的地方政策,香港可以在這方面借鏡。我之前寫了一篇文章,論證了香港在歷史上從來都是依靠經濟力量換取特殊政治權利。由此可見,不論從香港政治歷史或中國發展的趨勢來看,地方自治非但不是不可能,更是可預見的發展前路。

除此之外,很多支持「民主中國有害於香港」的思路,都離不開認定民主就是單純的多數決。中國民主化,就是多數中國人完全決定香港人的未來,香港作為少數,只能乖乖就範。這是對民主常見的疏淺誤解。民主化過程必定經過法治洗禮與規範。若然中國真的能實現民主,成熟的法治、民主政治概念將很大程度決定香港未來的方向。這更需要香港人將自己成熟的民主法治經驗與思想弘揚到內地。

有些本土派經常期待「支爆」,認為中國經濟崩潰、社會混亂,香港就能趁機獨立。這種天真的想法,我之前也有撰文反駁過:

倘若中國真的「支爆」,最大機會便是大量中國難民、資金湧入香港、駐港與廣深解放軍亦會出動護航,香港想趁機實現獨立自決運動,幾乎不可能,除非已有足夠的武裝力量與解放軍打仗。反之,若然中國真的對香港失去控制,最有可能藉機介入與掌權的便是美帝,而不是本土派。屆時香港人的自主命運,只會成了美帝粉飾下的傀儡政權。

廣告

其實,無論中國支爆,還是中國擁有民主,都意味著現今中國的一黨專政現象崩壞。但顯然地,中國走民主化過程,對中國或香港都是最有利的。所以,我實在不明白何解本土派那麼期待支爆,卻不希望中國走民主化。

當然,如果有人從一開始不是反對民主中國,而是不認同投放太多資源在建設民主中國,畢竟香港也有自身問題要面對。我同意這點,但我很懷疑,現在我們要出錢出力反攻大陸嗎?我們只是作有限度的宣傳罷了,到底這種做法實質上會有多浪費資源?所謂民主中國與民主香港的對立,基本上是假兩難謬誤。

*原刊於《香港花生

廣告

作者博客:正心誠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