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制度的致命缺陷

2017/5/8 — 14:05

智力問題。我在一九八二年,讀大學一年級的時候,讀美國的民主理論的書,已經知道民主制度的致命缺陷,故此要限制現代政府的權力,保護及擴大民間自主、產權自主,多過要授權民主政府以平等或福利的名義立法統治人民。

民主不是並不是多數人決定國家命運的,而是少數的利益明顯而特別團結的一群人決定的。這群少數人,是這樣組合的:

一、 政商高層,他們以世家聯繫、檯底交易及神秘社團締結。他們的利益是全球化的、跨國的,本國的利益只是為跨國剝削服務。

二、 政商高層收買的元首及外圍政客,他們幫助政商高層立法及執法。

三、 政商高層及外圍政客收買的傳媒、工會、社福界及特殊宗教締結的少數族裔、特殊利益締結的平權分子。政府用教育及福利提高勞動水平及薪水,生育率降低,大企業有能力轉移去全球化生產而存活,大財團收買第三世界的政府,剷平第三世界的社會組織,釋放出孤立無援的工人,富國吸收第三世界貪污政客的逃逸資金。中小企業在本國落敗,政府會轉過頭來輸入願意刻苦及生育的年輕新移民,從事下層工作。在國外投資的企業在賺夠錢之後,會在本國工業回流,用自動化及新材料方式生產,轉而用國際機構攻擊第三世界國家操控傾銷、破壞環境及虐待工人,禁制第三世界國家的出口(這是中國面臨的命運)。

廣告

由於現代社會打爛了傳統的宗教、宗族、種族、會社,也破壞了主流社會價值,故此一、二及三,才是統治一個民主國家的深層結構,稱之為deep state(深層國家)。

一、二及三發揮到極點的時候,稱之為新自由主義。香港正是新自由主義的溫床。因為這類的民主選舉更加容易掌握,而且是難民及移民組成的社會,九七之前的香港遺民,除了陳雲主張要用中港區隔來鞏固其文化價值之外,大多數政客都主張中港融合、國際社會、世界公民。問題是,你有幾十億元美金的資產嗎?你袋裡有十本護照嗎?你這個窮人做世界公民?不要開玩笑吧。

廣告

(按:憲政共和,constitutional republic,即是社區自主、地方自治、聯邦制衡及中央政府限權,才是現代國家的真諦,而不是民主普選。民主必須用憲政共和來保障。我在《一國定兩制》寫過。美國的好處,是這個國家會給你開放的知識傳播,美國會給你解藥,如果你願意吸收。而美國的政商集團也知道陳雲城邦論、華夏邦聯論這一套,不過他們在選舉之前派使者告訴我:「陳雲,你不會當選,但我們會留下你。因為我們會抄襲你。你會被我們弄得一貧如洗。但我們會容你在香港。」)

智力閱讀門檻:IQ 1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