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就是民主 自決就是自決 請勿掉包

2016/4/22 — 15:02

意念作者提供

意念作者提供

擱在全民制憲與本土轉型之間的政治出路

1 全民制憲的全民性質

現在最積極在街上宣傳的隊伍,正是選舉技術最強的黃毓民系,熱普城公投隊。不過要注意的是,他們的計劃看來最激進,但實質上民眾可參與的地方卻最少。因為即使他們五區當選,但辭職公投,其實只有 yes no 之選。那麼制憲內容由誰來設計呢?由「全民」討論嗎?筆者相信熱普城會樂於收集意見的,但以他們向來的威權作風,當中「全民」二字,很有可能只包括陳雲道長與黃毓民議員兩位。大家能參與的「制憲」,其實就只是 endorse 他們與否,但建議如何立憲的方向,則極大可能落在兩位本土領袖的肩上。

廣告

2 〈香港前途決議文〉的前提

至於剛發表的〈香港前途決議文〉,當中四點,有價值論(不倡議族群鬥爭),有多元抗爭論(文鬥武鬥俱可),但具體精要,始終是「內部自決」四字。何謂內部自決?經方志恆另文引經據典解釋後,其實即是理想狀態的一國兩制(筆者詮釋)。這是用「自決」一詞暗示「前途自決」,但其實是以緊守一國兩制為前提。即是最關鍵的2047二次前途問題,這篇決議文已有主張,就是不去改動目前的主權問題,落實一國兩制,不用港人再去「自決」一次——把「自決」的民主能量,收編在破滅中的一國兩制許諾之中。

廣告

務實或保守的政見可以理解,但誤導的修辭效果是令人不安的。如果要難聽一點說,雖然方氏等朋友是按國際法文獻提出「內部自決」一詞,但這絕對同時也是修辭上的魚目混珠,希望借此把自己寫進「自決路線」的光譜中。然而,方志恆等所言的內部「自決」,與香港眾志或青年新政提倡的前途「自決」,意識其實相去殊遠。而目前社會在無自決權、無普選權的情況下的各種浮現的尖銳矛盾,〈決議文〉亦無任何理論上的梳理,看似開放,實質迴避。

3 統獨是唯一有意義的議題嗎?它是今天香港需要的政治運動的核心問題嗎?

上面講的兩個政治舉措,一為本土系全軍出撃明倡港獨(姑且不理會陳雲道長對獨立與建國的複雜定義),二為青年泛民「本土轉型」,暗講保留一國兩制。在這種氣氛下,左右夾逼,便構成了最有統攝能力的「統獨議題」,但實戰仍舊十劃未有半撇,卻跳過了所有眼前的議題。

對比一下,我們便能見到,自決路線的真正意義,不單是自決後的答案(答案反而可以不斷按照形勢,透過民意和公投再微調與修正),而是一個動態的、全民參與的決策機會、決策權力、決策意識。自己命運自己抉擇,如何不是空口白話?我們不一定需要港獨,卻必先確認「民主」。在熱普城公投制憲的威權冒進,與換湯不換藥的溫吞(青年)泛民之間,我們必須相信,還有別的政治路線,一條以民主為前提、以生活和土地衝突為內涵的前途自決路線。

由是,我們要思考的,顯然不獨獨是2047香港應否獨立。更實在的自主自決,是要同時思考,如何能利用2047的前途思考、社會辯論與議程制訂,重奪2016香港人的生活自主、 土地自主、社區自主。香港需要的自決路線,是能夠兼顧未來與今天的自決路線,是能夠連結民主與民生、打通政治與政策的自決路線,是能夠統合分裂中的反對力量,在未來與北京貫注鬥爭,盡力扳至立會35席的自決路線。

雨傘運動有句套語叫「勿忘初衷」。香港人追求的,其實就是民主二字。統獨只是民主寄寓的形式,可以有民主或獨裁的港獨,可以有民主或獨裁的一國兩制。

香港前途,民主自決,民主二字,不應只是修辭,不要淪為口號。如何接續傘落社區的區選能量,透過秋天的選舉,創造政治運動,觸發民間思潮,聚焦實力,打開自決的政治天空,筆者相信這或者正是自決路線應該思考的方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