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派二次敗選與反思

2018/11/30 — 13:11

11 月 25 日,九龍西立法會補選結束。民主派候選人李卓人以 13,401 票之差敗選,得票率僅 43.3%,比姚松炎上次的 48.8% 還要低。親共派候選人陳凱欣的得票,比上次鄭泳舜少了 1,022 票,但仍然當選。李卓人和馮檢基(儘管我不再認為馮是民主派)的得票率合共也僅 49.1%,仍比陳凱欣得票少 901 票。無論怎樣計算,民主派候選人的表現回不到 2016 年以前的成績,沒有改善,反而退步。李卓人競選團隊備極辛勞,但密集的跑步、掃街、舉牌、洗樓、DQ 牌、填海牌、高鐵牌、抗議特首牌,都沒有多大效用,抗衡不了親共派的鐵票和粉絲。一直以來,抗共的民意在九龍西佔過半數,但這次為何李卓人再度慘敗?如以 2016 年九龍西的選民結構分析,當年投給游蕙禎和黃毓民的本土派支持者超過 40,000 票,當中很可能有頗多人這次選擇不投票,再加上部分原本投給民主派的選民也選擇不投票,才會落得如此田地。這是主權移交以來,民主派連續第二次在大選區單議席單票制中敗選。為何如此?會否變成今後政治新常態?有無解決之道?

先旨聲明,我不希望我以下檢討被利用作為政治利益交易酬庸的工具。我希望做到的是各方都能真誠檢討,自省前非,包容異見,和而不同。我寧願大家深切自省後不強求合作,也不要只求合作而不覺悟前非。

對傘運後香港政治、經濟、社會困境無力和冷淡,只能說明民主派喪失過半民意支持的部分原因;其實那些選民因為冷淡而選擇不投票,根本站不住腳,形同放棄抗爭及理想而投降,應予深徹自省。另有部分原因是很多選民(包括很多本土派支持者)對主流民主派深表不滿(論述淺薄、表現不濟、結黨圍爐、爭逐議席、私利掛帥、食政治飯、輕視香港人身分認同與本土利益優先、不同等支援旺角騷亂被告、不為講獨言論自由捍衛到底、強調跟本土派及港獨人士劃清界線並視大部分為共諜或廢青),因而憤怒而離棄。我認為這些批評在很大程度上說中了要害,再加上老人出選,青年失權,整體感覺就是暮氣沉沉,猶如日薄西山。這已經不是「碎片化」三個字足堪形容,因為就算把所有主流民主派的碎片黏糊起來,也是同樣問題重重。

廣告

主流民主派失去的是寬廣心胸、自由靈魂、思維深度、知性鍛練:主權高抑或人權高?附庸抑或獨立?他決抑或自決?國家是甚麼?中國是甚麼?有無所謂文化中國抑或只有華夏文化?中國人是甚麼?中華民族是甚麼?在移民、陸客、貧窮、教育、財經、土地、工程、環境等香港本土議題上,要有甚麼樣的主張?在中美貿易戰和新冷戰格局下,香港人應有甚麼鮮明論述?大家可以有不同答案或見解,但不宜不斷叨唸「一國兩制、我要真普選、守護核心價值」等通關密語,就以為足以成全香港下一代璀燦前途。很多香港人對民主派的不濟,是愛之深、責之切,只有極少數人希望「焦土」(反中共也反泛民),而大部分務實本土派年輕人都不是如此設想,只是覺得不相為謀而各行各路。我承認「防諜」是重要的(而且是相當重要),但不應因為這樣就蒙蔽了自己的冷靜觀察與理性判斷。

因此,我衷心期盼李卓人選前的淚水、選後的反省、道歉、橄欖枝,可以起到促進泛民和本土陣營之間的溝通和對話,彼此認同共同綱領:「反對中共專政滲透,爭取香港人權自由」。其他主張可以和而不同。不認同老泛民膠、大中華膠、左膠的,不認同本土派、獨派、右派的,也不要彼此視對方為敵人,因為香港人最大的共同對手是獨裁專暴的中共政權。不要搞某黨某人之間為了爭奪選舉利益的合縱連橫和重新圍爐(不營私),不要謾罵個別人士的論述與能力不足而忽視了反專制的大局(不謾罵),不要拘泥於自己過去的豐功偉績或人脈經歷而放棄自省和追逐夢想的鬥志(不懷緬),沒有不互相諒解和共同奮進的理由,才是真正的「三不一沒有」。只有做到這樣,泛民與本土才能配稱真正意義的民主派。選舉失敗是一時的,以後也無法完全避免。但我真誠期待,泛民與本土之間的怨懟不會成為持續的常態,因為中國政權對香港人的蹂躪早已成為了新常態。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