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派的癌症

2017/2/23 — 12:00

梁頌恆、游蕙禎

梁頌恆、游蕙禎

【文:游將鳴】

柏楊有云:「中國人最大的問題就是窩裡反,一盤散沙,無法團結。」香港作為一個以華人為主的社會,窩裡反的問題十分嚴重。香港的非建制陣營,當然也不例外。其實,約香港的非建制陣營能明白郭衣洞先生的教訓,那會落得今天進退失據,難以抵抗中共的景況呢?香港的非建制陣營,窩裡反的情況嚴重得像一名患上癌症的病人,影響着其發展以及生存。若不盡早殺死癌細胞,非建制陣營必將覆滅。

雨傘運動之後,大批傘後團體出現。傘後團體的成員多為政治素人,傘後團體有着不同的政治立場,有些是傾向泛民主派,亦有些是傾向本土派的。

廣告

其中,最受矚目的傘後團體,便是由梁頌恆所創立的青年新政。青年新政在區議會選舉派了九名成員參加區議會選舉,參選區域包括由保皇派要員梁美芬以及劉偉榮把持的黃埔東及黃埔西區。青年新政當時派出了游蕙禎以及鄺葆賢參選該兩個選區。雖然只有鄺葆賢成功當選,但一場區議會選舉,卻捧紅了原本寂寂無名的游蕙禎。結果,於翌年立法會選舉,游蕙禎成功取代現任熱普城立法會議員黃毓民,當選成為立法會議員。

然而,不論是游蕙禎本人,抑或是青年新政這個組織,均多次遭泛民主派、成報以及熱普城指責為「鬼」。而事實上,在青年新政出道時,我也認為這個組織非常可疑,並不值得支持。然而,經過一場場思考和論證,我開始覺得青年新政未必是眾人所指的「鬼」。

廣告

一直以來,就青年新政是否鬼,引起了廣泛的爭議。一些評論人,如黎則奮、鄭經翰、金鷹等,一直均認為青年新政是「鬼」;而另一批評論人,如桑普、林忌、黃世澤、林鴻達等,則不認為青年新政是「鬼」;亦有評論人,例如楊繼昌,認為青政是「鬼」,但個別成員如游蕙禎並不是「鬼」。

個人認為,在青政出道時,對於青政是不是「鬼」,我們並無法證實。但從細節來看,青政是「鬼」的可能性其實並不高。今天責罵青政為「鬼」的,主要是在區議會選舉與其成員發生衝突的民主黨,以及在立法會選舉因票源相近而出現「搶票效應」的激進民主派陣營。雖然不能排除青年新政被中聯辦摻進了內奸,但是中聯辦內奸其實遍布全港各大政黨。被摻進內奸,絕不代青該政黨是「鬼」。由此可見,責罵青政是鬼的,只是為了議席,而非為了為香港非建制陣營揪出內奸。

我在輔仁網開始寫評論時,對青年新政仍有很大的懷疑。之所以對青政有所保留,皆因他們的中銀戶口。青政一向辯解稱,他們嘗試過在所有的銀行開戶,卻只有中國銀行願意接受他們申請戶口。我一直對此說半信半疑,皆因香港的銀口很少會集體抵制一個組織開戶口。如今,青政的中銀戶口被取消,更可以證實,青政肯定不會是「鬼」。

不少視青政為「鬼」的人,總是聚焦在其策略的失誤中。確實,青政的行為多有不成熟之處,行事作風亦未達標準,但絕不代表他們是「鬼」。雙學於雨傘運動中策略失誤,只是其能力不足,而絕非故意進行失誤「放水」予港共政權清場。當然,青政內部的謀士,絕對有可能受到中共的賄賂,提供不良的策略「放水」予中共。但是,每一政黨的謀士系統均有可能受到摻透,青政系的謀士受到摻透,只屬個別事件。下一次,可以是社民連的謀士系統受摻透,也可以是城鄉共生連線的謀士系統遭受摻透。我相信,在政黨內進行破壞任務的謀士,必定會因闖禍而被政黨所解僱。「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為用人的基本原則,相信不論是青政,還是其他任何政黨,均能及時清除這些謀士。青政被這些謀士以不良策略拖累,只屬不幸,是為個別事件,不應作為論證其為「鬼」的根據。

因此,縱使青政的成員行為上有未夠成熟之處,令港共政權有機可乘,絕不代表他們就是「鬼」。練乙錚先生曾在其氣短集專欄提出,游蕙禎和梁頌恆根本無可能知道中共會進行第五次釋法,他們的行為因此不應被視為「放水」給中共釋法。晚輩再補充練乙錚先生的觀點,中共確實有權在任何時候皆可以不同藉口進行釋法。由以上分析可見,青政的策略與中共的策略並沒有任何關連,指出青政是「鬼」的評論人只是強辭奪理地將兩者關連,旨在抺黑而非進行具建設性的討論。

另外,在投資角度來看,投資者是不會將所有的橙放在同一個籃子中的,皆因此舉風險過大。同樣地,中共派人滲透政黨,當然不會集中摻透某政黨,而是會分散地摻透到各大政黨。要證明一個組織是「鬼」,應要經過論證,指出該組織重要成員與保皇派人士的關系,而非一味以謾罵的方式抺黑。

今天港共政權大肆打壓本民青,皆因在眾多成功進入立法會的政黨,本民青所得的票數是最少的,只有約八萬票。所謂各家自掃門前雪,香港人的性格往往是「針銡唔到肉唔覺得痛」。中共見本民青系被民主黨以及激進民主派大肆抺黑,又見其只取得了八萬票。腹背受敵之下,中共禠奪他們的議席的時機便十分成熟了。在剛剛當選時,議員並無政績,中共在一開頭就禠奪他們的議席是最低成本的。因此,中共便有計劃地在宣誓儀式的過程尋找藉口,或要求青政內部的「鬼」提供不良意見,以青政作為開刀點,禠奪一眾非建制派議員的資格。

桑普曾指出,做「鬼」需要極大的能力,青政的成員公認是能力不足的。說青政內的謀士系統有「鬼」還有可能,但說整個青政是「鬼」卻絕對是無稽之談。

民主黨以及激進民主派中,有不少令人敬佩的民主鬥士,例如涂漌申、梁國雄、許智峰、陳志全等等。我絕不懷疑他們的品格,亦不會相信他們會為了區區數個議席而進行違背基本做人原則的事,例如無故抺黑青政是「鬼」。可是,所謂「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民主黨、激進民主派以至熱普城中,仍然存在着大量已打擊同路人為主的成員,例如在選舉期間命人舉起成報抺黑青政文章的黃碧雲和黃浩銘,以及在投票前兩週拍片責罵游蕙禎的黃毓民。這些人為了議席,忽略了做人的基本原則——「言必信,行必果」,不斷發表一些毫無根據的謬論,以求令自身更容易當選。不斷責罵他人是鬼,不但沒有成功從香港非建制陣營揪出內奸,反而打草驚蛇,令真正的鬼更容易藏身。最可怕的是,這種風氣令非建制陣營內鬥加劇,不能團結抗共。這種窩裡反的文化就好像癌症般,在非建制派陣營中不斷擴散,令非建制陣營不能正常地運作。

謹希望各路的非建制派人士,不要再毫無根據、是非不分地互相指責對方為「鬼」了。這樣做,對各方皆無好處,皆因這種討論是虛耗光陰的。要解決現在非建制陣營的頹勢,關鍵是在於發展社區網絡,而非揪出內鬼。發展社區網絡,就有如多做運動般,能夠大幅擴大自身的力量。正如楊繼昌所說,非建制派的目標應站在選舉,搶奪區議會過半數的議席,以發展社區網絡、爭取更多的生產資源以及爭取特首選舉的選委票。不論是民主黨、激進民主派、D100以及熱普城發動的內鬥,均與發展社區網絡這目標背道而馳,對爭取民主毫無幫助可言。只要成功發展龐大的社區網絡,一兩隻「鬼」又怎能亂了大局呢?亂了大局的,其實是窩裡反的文化。

再不治療這種叫「窩裡反」的癌症,無日無之地捉「鬼」,只怕在揪出真正的內鬼前,香港的非建制陣營已經壽終正寢了。

 

作者簡介:一名九十後中環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