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派要為真相作證,不是報效政府

2018/12/7 — 12:51

郭榮鏗(資料圖片,來源:郭榮鏗 Facebook)

郭榮鏗(資料圖片,來源:郭榮鏗 Facebook)

為求美國維持現行政策,以獨立關稅區對待香港,立法會法律界代表郭榮鏗將到美國遊說政商兩界,據說是他相信民主派的說詞可以反映實情,比建制派更有公信力。

不錯,美國視香港是獨立關稅區十分重要,否則香港若淪一個中國大陸城市,一些敏感的科技將無法運港。同時,建制派也太厲害了,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及安全審查委員會」批評香港高度自治不斷削弱,要求美政府考慮是否撤銷香港的獨立關税區地位,他們便破口大罵,指責該委員會不尊重《基本法》、干預內政等,由他們到美國遊說,必定是一場惡夢。

但是否因為建制派如此不濟,而此議題又如此重要,民主派就要請纓上陣,充當說客,爭取美國保留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

廣告

首先,香港高度自治日趨萎縮是事實。由銅鑼灣書店公安越境執法到高鐵有違《基本法》的「一地兩檢」,到處是北京權力非法伸延到港的腳印,再由「一帶一路」到「大灣區計劃」,香港的確任由擺布,都是中國區域融合發展和海外擴張大棋盤的一著,事實俱在,不管是建制派還是民主派議員,都無法辯駁,更何況要辯白的,不是議員,甚至不是特區政府,而是對香港頤指氣使的北京。

其次,香港人權法治倒退有目共睹。用國家安全為由解散香港民族黨,是社會主義國家翦除眼中釘民間組織的慣常技倆,此例一開,其他反對派組織將永無寧日。同時,香港外國記者協會副主席因主持港獨演講而不獲政府的工作簽證,如此公然干預國際傳媒的合法活動和人事調配,意圖殺雞儆猴,不啻是任由香港降格為一個中國大陸城市。再到北京和親北京財團不斷兼併主流傳媒,大大削弱他們的社會監察力量,亦顯示香港回歸二十一年傳媒生態正逐步與中國大陸合流,言論和新聞自由前景堪虞。凡此種種,同樣是事實俱在,劍指香港的高度自治,民主派的議員親赴美國又有何可說呢?

廣告

據報道,郭榮鏗會鄭重申述,香港仍有法治,因為這裡的司法機關、司法人員和法律界人士都努力維護法治。問題是,暫且撇開法律界良莠不齊(例如但凡逢人大釋法都額手稱慶是的法律界人士),單靠司法界和法律界便足以維護法治?

當人大釋法是表達北京的政治意志多於解釋法律,有何方法可提防釋法不流於濫用錯用?當執法者至今猶疑不決,對高層官員在任內收受利益而不申報仍不起訴,司法機關和法律界可以做些甚麼?當死因聆訊裁定有警員非法殺死一名市民,特區政府只表示十分不幸,香港的法治究竟跑到哪裡去了?如果問題出在執法者不嚴肅對待法治,司法機關和法律界又有何妙法,確保由美國運港的敏感科技不轉售到一些禁運地方?

無疑,保留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對香港對中國都十分重要,但立法會議員要做的,不是代替政府到美國遊說,好話說盡,做假見證,更不是違心表態支持香港仍然享有高度自治,法治絲毫無損。相反,民主派議員該以事實為根據,以高度自治為準繩,為真相作證,為港人發聲,盡力督促當局審時度勢,認真反省,逐項回應質疑,並且立即以實際行動改善現況(如不再取消立法會參選人資格、認真執行法紀、落實真普選等),確保香港重回高度自治的正軌,才能真正消除疑慮,符合有關獨立關稅區的要求。

特別當特區政府毫無愧色,絕口不承認高度自治有損,亦無任何承諾改轅易轍,洗心革面,反而變本加厲,連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競選村代表也被取消資格,民主派竟然自動報效政府,貿然走到美國說項。此舉無疑顯出他們為民請命而不計前嫌,但卻出師無名,甚至是捉錯用神,最後只會徒勞無功,更損害自己的信譽。他們何不把時間用於詳細搜證和分析,提出對香港高度自治執行情況的報告和建議,交代問題的嚴重性及迫切性,引發市民的關注,迫使政府迷途知返呢?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