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派議員助理們都是「竹庶的價錢,燒鵝的味道」

2015/8/5 — 17:59

對於某報紙指我們議員助理在佔領運動中拿全薪人工,暗指我們浪費公帑云云。我夠膽說,民主派議員助理們都是「竹庶的價錢,燒鵝的味道」!那些薪酬不但是我們應得,我還嫌不夠!佔領運動中,我被捕三次,其中在旺角清場一次被多名警察毆打,對,我們要扣人工,因為政府資源有限,要留給全職警察收拾我們!要多請幾個劉江華來管治我們!

第一,我們應首次搞清楚,作為議員,以及其助理的職務。議員要開會、搞組織、跟進個案、處理社區問題、法律諮詢、搞運動、抗爭示威遊行,助理就固然是協助他執行這些的職務。市民選議員入議會,也是執行這樣的政治任務,即使那個議員夠膽不開會,只會去示威搞運動,只要有市民選他入去,那些「公帑」就是支持他去搞運動。佔領運動,是香港歷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運動,市民參與,議員參與,助理參與,即使支全薪,又有何不可?我們會不會問,長毛你成日示威,所以要支三分之一人工?不會,因為大家投長毛,就知道他會這樣做,也會指使助理在抗爭運動中協助他,這實際上是工作的一部份,而且,即使有人認為不是工作一部份,我們在抗爭期間,議員繼續開會,我們也沒有停止過為市民服務,我一樣照跟進個案,要考勤,我絕不會比建制派議員助理們遜色!

第二,我先不說長毛作為議員,他本身已拿一半的人工放入抗爭基金;至於其他直選議員助理,不論是建制派還是民主派,大多人工都是一萬至萬五左右,至於功能組別議員助理,則待遇比較優厚。上下班時間不定,星期六日隨時候命,工作也不穩定,四年一屆,議員落選或辭職會有所影響,而且甚麼時候加薪也不一定,不是公務員般年年都會跟薪酬表加人工。我不敢說我們都很辛苦,與其他勞工階層來說,我們其實已算是不錯,但試想想,一個警察都可以有接近二萬元薪金,一個終日坐在立法會門外監視議員的行政主任都有兩萬多三萬薪金,一個跟議員政黨食飯吹水收風的政治助理都有十萬薪金,而且年年加人工,我們這班議員助理還被要求參與民主運動要扣一半薪金?公道嗎?

廣告

第三,我認為,要作出公平的改革,例如,議員辦事處的津貼應以該服務選民而定,意即功能組別(漁農界)的津貼,不應與直選議員相等,可以透過削減功能組別津貼調撥資源去直選議員,或直接增加直選議員津貼做到這個平等改革,改善助理待遇;同時,以區議會劃分標準衡量議員開設辦事處服務市民,即是新界東如有北區、大埔、沙田、西頁,那麼新界東議員即可有開設四個地區辦事處的津貼,每個辦事處假定有兩名職員。至於功能組別,則一律假定為兩地區辦事處。

議員得到選民授權搞運動,搞抗爭,議員助理去參與絕無問題,而且我們一直以來在議會內的效率絕對不比建制派差,我們無論在議會還是地區服務,一樣有效率!要不然,你就把民主派議員踢出議會吧!如果你有能力的話。

廣告

【延伸閱讀】

立法會議員薪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的檢討報告

香港獨立媒體:議員助理的自白(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