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派面對的兩難

2017/7/20 — 20:40

2017立法會最後一次財委會前,非建制派開會商議應對方法。

2017立法會最後一次財委會前,非建制派開會商議應對方法。

理應要拉布的「民主派」提出縮短表決時間,口說反拉布的「建制派」反而拒絕,詭異的一幕,在立法會出現。

提出縮短表決時間的民主黨當然萬箭穿心,朱凱廸亦暗批教育界葉建源只顧業界利益。

民主黨又賣香港、功能組別只顧業界利益,問題真的這樣簡單嗎?

廣告

必須考慮的前提是,有別於梁振英的鬥爭樹敵手法,現在的林鄭月娥確實在做一種「新風格」:以善治包裝的威權政府。

面對凡事以敵、我區分,政治掛帥的梁振英,當反對派很簡單:事事反對死抗到底,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但當對手是林鄭,就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她一方面彷彿「釋出善意」、「願意溝通」,口頭上不斷強調想「修補」,另一方面大棒照揮,DQ、一地兩檢照推。

廣告

這種賣相遠較梁振英為佳、手法更聰明的威權管治,令民主派陷入兩難,當林鄭政府以「善意」推出幾乎毫無爭議(是否包括8大之類說穿了不過沙石),又和民生息息相關的36億教育撥款,是要全面開戰,抑或暫且採取綬靖態度「舖舖清」?

36億不過是試金石,一試就試出民主派內部,有嚴重分歧,這不單是政客本身、亦是民主派支持者中也有的分歧,才會衍生出民主派盡力確保教育撥款通過,爾後隨即離座示威抗議的奇怪妥協策略。可以預想,未來政府這種砂糖與屎一同上桌的手法將陸續有來,民主派要不妥協吃屎,要不連砂糖也棄掉,贏家始終是政府。

其實民主派面對的兩難,亦和港人的抗爭意識有密切關係。

經歷過英殖時代,香港部份中年中產「精英」(不包括藍絲),對自由而不民主的制度,某程度上甘之如飴,是故一直有為數不少的港人嚮往新加坡式的「善治」。他們明白制度有缺憾,期望制度可以完善,但代價不能太高,終歸香港還遠未至於民不聊生,爭取民主也不應太影響民生。

所以一件還一件,政府DQ固然不對,但與全港的學校和教師的福祉有何干呢?這正是不少「民主派」和其支持者的想法。而更根深柢固的,是部份、甚至可能是大部份香港人,都對「體制」有種近乎盲目的依賴和信仰。

縱然經歷了梁振英5年禮崩樂壞,最黑暗的一天重覆出現,但只要換上一個林鄭月娥,這種對「體制」的迷信陰魂又重現,「相信」或是「希望」過去的黑暗,是梁振英的問題,而不是整個制度已經崩潰,「政府」這個體制終歸是會做「好事」的;也因此即使法庭近年在政治案件上作出再多令人齒冷的判決,香港人仍然相信司法總體上是公正的。

縱然這些體制本身已完全崩壞也好,一旦這些體制被全面否定,社會將無所依從,而某程度上,這種想法本身算不上錯。

但在這種半吊子抗爭意識仍是社會主流的當下,要民主派不由分說和政府全面開戰,其實不可能。

反過來說,全面開戰,民主派又有本錢嗎?

在制度內(議會內)全面開戰,犯了「阻人搵食」第一戒條,還不見得有多大效用,因為拉布等議會抗爭,在司法和立法配合的終極權力下,已經被廢武功,還會被諷為「鳩做」;體制外抗爭,全面否定政權合法性之類之類,所謂焦土政策,其實無權無錢無人無行動,土焦不了卻變成駝鳥。

進不能,退不行,未來的抗爭荊棘滿途。

「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葉大總督的名句,某程度反映了民主派面對的詭異困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