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派」應還馮檢基一個公道

2018/1/16 — 15:00

1月14日,馮檢基在民主動力初選票站附近拉票。

1月14日,馮檢基在民主動力初選票站附近拉票。

星期天民主派進行了初選投票。姚松炎與范國威分別在九龍西與新界東勝出。他們勝出實至名歸。但縱觀整場初選,充斥著民主派中人及其選民對民主派老將馮檢基的敵意乃至惡意嘲諷:在民主派第一次初選論壇時,每次馮檢基發言,其他黨派的人都發出噓聲,場面極爲難堪;在馮檢基的宣傳片下,網民留下一大堆謾駡與“憤怒”emoji;民協為選民提供巴士接送,被抹黑為“蛇齋餅粽”;對馮檢基說“足球中場論”“政壇李克勤”論,即便不滿意也大可一笑置之,但民主派的寫手居然還在體育與音樂博客專門發文批判;民主派的大V劉細良,更以“民協還要死出嚟爭”咒駡馮檢基。這些對馮檢基不公正的言行,令人憤怒。

首先,馮檢基一直是民主派的一員,從70年代從政以來,多年勤勤懇懇,專注社區工作,服務街坊,為民生與民主奮鬥。老套點說,無功也有勞。作爲泛民的一員,他無論怎麽說都是戰友,最多稱之爲對手,絕對不是敵人。

馮檢基常被指責“出賣民主派”。事實上,還真不知道哪次出賣過民主派。他歷次在議會中的投票都是站在民主派的一方。比如政改方案,傳了多時馮檢基要走數投贊成票,被質疑要“出賣民主”,但最終他還不是站在同一陣綫投否決票?

廣告

其次,一些民主派人士反感馮檢基的最大原因,是因爲他年紀大,是“老海鮮”。在兩場初選中,“學者”嘉賓也追著問“年紀這麽大,如何説服年輕人選你”。這種“過分傾斜年輕人”心態極其不健康。

老年人也是社會的一部分,在香港這個老齡化社會,老年人的重要性還進一步增強。雖然“世界終將是年輕人的”,但目前老年人也有自己的份額,也應該要在議會中能代表自己的聲音。美國國會中一堆七八十嵗的議員。如果選舉排斥老年人的話,就不會有特朗普、希拉里、桑德斯等都年約70的候選人選總統了。

廣告

那種指責馮檢基不讓路給年輕人的説法也值得商榷。馮檢基是現在民協唯一能拿出手的政客。衆所周知,民協是一個專注九龍西的地區性政黨,在九龍西選區勝選把握最大,其他選區則毫無把握。在2012年選舉中,馮檢基轉戰超級區議會,把九龍西留給黨友,但黨友無法拿下。在2016年選舉,馮再次跑去把握不大的新界西選區,把九龍西再次讓給黨友,但黨友同樣無法拿下根據地。這固然是輸給雷動計劃,但也説明兩點:第一,馮檢基并非“霸住”九龍西不給其他人上位,第二,證明即便把根據地讓給黨友,黨友尚未能接上班。此外民協青年軍何啓明2016年選超級區議會,甚至被迫退選。説明民協還是得靠馮檢基,衹有他才有在西九龍獲勝的希望。

作爲一人黨的小黨,奪取一個立法會議席對這個黨能否生存下去有很重要的意義。現在對民協來説,最迫切的不是什麽培育下一代的問題,而是關乎是否滅黨的問題。孰輕孰重,相信民協黨内最清楚。這次補選,民協内部經過民主選舉,推出最有競爭力的馮檢基,既是民協的最佳選擇,也符合民主程序。何錯之有?

第三,即使有質疑馮檢基老海鮮還出來選,“永續參選”,“阻住地球轉”。但基本法賦予每個超過21嵗公民都有選舉權,參選不是罪。馮檢基積極參加初選,也願賭服輸。他不是在正式補選中跑出來“攤薄”民主派的票數的人。在整個初選過程中,馮檢基都沒有針對姚松炎,算的上君子之風。即使姚松炎的支持者不滿意,就不投他便是,如此惡毒地羞辱一位可敬的對手,是什麽風度呢?

順便說一句,民協是最積極呼籲及參與初選的政黨,這次初選能成功,與民協的大力支持有很大關係。換言之,即便馮檢基輸了初選,他與民協為香港的政治制度進步做出的貢獻依舊不能抹殺。

第四,有質疑馮檢基用旅遊巴士運送選民到投票站。這些人根本不知道“公平”的民主選舉是什麼東西,否則,何以出動旅遊車接送就被狂插?

旅遊車主要是為行動不便的老人家與病患者提供方便,降低投票門檻,保障公民實踐基本法規定的投票權。在初選中,只設立五個票站,路途遙遠,為行動不便者提供便利不但無可厚非,而且還是組織者應該主動做的,現在反而是有地區工作經驗的民協主動承擔了。如果沒有這個便利,投票結果就會因爲客觀原因而偏向年輕力壯者,談何公平?類似接送情況在美國普遍存在。支持姚松炎的「民主派」指罵民協提供旅遊車,實際上是爲了在選舉的實質不平等中獲取優勢,而妨礙公民的投票權。而且這也是一種“仇老”的歧視性思維,與第一點分析屬於同一思想根源。這樣還好意思自稱進步民主派?

總之,對馮檢基這樣的民主前輩,應該給以最低限度的尊重。但現在號稱民主派的人群,缺乏起碼的素養,實在是香港民主的悲劇。

更有甚者,由於姚松炎很大可能被DQ,所以Plan B的問題又提上議程。其實,在初選時早就商議定了,有這樣的情況,就第二位補上,根本不成爲一個問題。然而,姚松炎的支持者又似乎開始反悔了,甚至有傳聞如果馮檢基頂上,就“反臺”云云,要求自己陣營派出候選人作Plan B。而民主動力的趙先生也開始支吾其詞。這種不知信守承諾為何物的主張,輸打贏要,真是玷污了民主精神。

我建議,萬一姚松炎陣營到時真的反悔,馮檢基不妨自行參選,最多一拍兩散,反正理虧的絕對不是民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