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黨再陷密室之謎

2015/8/31 — 7:34

民主黨劉慧卿與羅健熙等人,上週與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會面後開記者會交代事件(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民主黨劉慧卿與羅健熙等人,上週與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會面後開記者會交代事件(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在香港立法會於6月18日以28票(實際上是61票)對8票高票否決偽政改方案之後,港澳辦副主任馮巍突然來港,聲稱順道約見民主黨。馮巍正是目前港澳辦「四大金剛」之一(王光亞、王志民、周波、馮巍),於2010年偽政改方案通過時,任職中聯辦法律部部長,曾經參與當年跟民主黨的密室談判。這次會晤,層級更高,統戰意味更濃。

8月26日,馮巍與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副主席羅健熙、尹兆堅、總幹事林卓廷、立法會議員胡志偉5人午膳,但其他民主派政黨或議員均未獲邀。不過,民主黨事隔一天(27日)才向民主黨中委和外界交代,引發黨內外批評。劉慧卿否認是「密室會面」,解釋北京冀低調處理,擔心一旦高調公開,會面即告吹,認為「可以面對面向北京官員反映民意是很重要的事」。當晚,特區政府發表聲明,表示「事前知悉」上述會面,將會「繼續致力促進溝通」。28日,港澳辦發表聲明,指「中央」政府官員與香港社會各政團會面及聽取意見是「正常安排」,26日當天就是與民主黨領導層就香港政治、經濟和社會等議題交換意見,希望香港各界及各政團全面準確地理解和執行「一國兩制」方針,致力維護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和國家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在這一共同政治基礎上求同存異」。港共集團成員連聲附和,讚揚溝通。

至於民主黨方面,黨主席劉慧卿及民主黨領導層表示:

廣告

一、民主黨向來支持與「中央」溝通,否則不可能有「共識」,但向來會面均不引述對方說法,因為這是「基本規矩」。

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早於政改表決前已轉達馮巍冀與民主黨會面,但當時雙方立場清晰,民主黨認為沒需要而拒絕;直到政改表決後,馮巍重提建議,才有這次會面。

廣告

三、對於「中央」只找民主黨見面,「不知是不是分化,我有向中央表明一定要與各黨派和民間團體溝通,民主黨反對搞分化」,「中央政府絕不應偏聽,或將持有大量票數支持的議員拒諸門外」。

四、現在香港水深火熱,問題湧現,撕裂嚴重,市民非常憂慮和憤怒,希望在涉及「中央」政府的問題上,能當面向「中央」反映意見,如果是「中央欽點的人搞到大問題」,應讓「中央」知道。

五、會上民主黨有批評「中央」偏聽,令香港難以管治,而且表示「中央」不應干預特區內部事務,不應支持一些人在香港搞分化和挑撥,不應只聽香港權貴之言,否則「無辦法全面掌握香港的局勢,令中央政策對香港更差」,進而勸告「中央」顧及港人的想法與感受,但不應放大香港極少數的激進言論如港獨等,否則會嚴重錯判香港情況。會上也有談及操控選舉的問題,以及中國大陸問題,例如逮捕維權律師事件等。

六、這次未有向黨內部分中委事先透露會面安排,是因為「中央」官員不希望公開會面,否則根本不會有這次會面。民主黨承認有中委對此不悅,黨內將會討論是否有更好處理方法。

七、除了參與午膳人士之外,劉慧卿也有與前黨主席何俊仁事先討論,所以「這不是秘密會面,至少有三人知道」,還問「見面一定是閉門,難道在大會堂或大球場見面嗎?」

八、過去中央只透過中間人與民主黨接觸,這是首次有北京高層官員親自與民主黨接觸,會面後由新華社發稿更屬罕有。會晤後兩日,教協會長馮偉華獲委任加入教育統籌委員會。總之,民主黨認為有跡象顯示「中央」對民主派態度有轉變,希望日後「中央」有實際行動顯示更包容。

九、當日會面氣氛普通,「大家練習一下普通話」,沒有約定下次會面,但民主黨期望續有溝通。

十、民主黨不是眼光狹隘的政黨,「民主黨想的是香港」,不是為了奪取區議會選舉議席那麼狹隘。

看完這則新聞,大家可以重新回顧一下三個基本的溫和民主派立場,看看這次民主黨與馮巍會面是否有理。

一、務實

民主黨關起門來,在京官面前批評「中央」干預香港的政策,還暗示如果是梁振英出錯,要讓「中央」知道。共產黨聽到你以「中央」前、「中央」後的「進諫」姿態恭維共產黨,當然心花怒放,然後朱筆御批:「知道了」。請你平身及謝主隆恩後,回家等消息吧。這樣一等,寂寞難耐。一諫再諫,已經超過25年了。「務」出了個甚麼「實」來?

睜開雙眼看看,這次826密會,究竟民主黨有無提出任何提出實際要求?例如:梁振英下台?重啟政改五部曲?停止干預香港事務?停止教唆挑撥分化?好,就算你通通都有講,明示暗示,但是講出來不等於務了實,講實話不等於做實事。以為僅憑三寸不爛之舌,面對獨裁中共千軍萬馬特務黨組,就說這是「務實」的政治家風範,未免想入非非,自我感覺良好。否則,田北俊、劉夢熊等人早就比民主黨更「務實」。然後,你說「我說後,他不做,不務實的責任不在我方,我已盡力了」,但是用「你說」推動「他做」,自始就是客觀不能,形同緣木求魚。苟無街頭抗爭,爭取民主自決,施加內外壓力,一切徒託空言。需知道必要條件從來不是充分條件。搞政治的人應該盡力促成充分條件,敢於碰硬,而不是在一堆必要條件當中兜轉多年,虛耗光陰。

我曾經公開問過一位香港溫和派學者以下一個問題:翻開中共黨史,向中共要求民主、反對干預的人,究竟有哪一次光憑「交流溝通」(以下簡稱「交溝」),取得「務實」成果?他答:有!2010年通過「政改」方案增加5個超級議席,就是靠「交溝」促成的,就是「務實」的成果。我差點暈倒!時至今日,還說當年通過那個方案是民主成就和務實成果,豈非瞎了眼?退萬步而言,即使真有所謂寸進,但是埋單計數,中共丟出一顆小糖果,然後展現彼此秘密談判姿態,成功策反香港民主派分裂及喪失信任,進一步炮製出這5個議席就是所謂「民主化」的「路徑依賴」,日後偏行歪路,誰佔了更大便宜?誰才是真正的贏家?真正務實的人一直強調「信仰與觀念是否真實在於它們是否能夠帶來實際效果」,難道大家時至今日依然認為那5席能夠帶來實際民主效果?

畢竟無論如何,「交溝」的結果,就是導致有人再延續「民主回歸論」幻夢多4年,直到2014年人大831決定後,才真正破滅,徒然虛耗時間。如果以為跟中共持續舉行密室會議,不斷說話,不斷要求,就可以談得出香港民主自治來,將冰山劈開,務實開花結果,肯定愚蠢無知,不知己,不知彼,不知史,不知人。由始至終,這是務虛,不是務實。

二、保密

這次又是密室會面,事前同樣絕對保密。這是客觀事實,不容民主黨否認。所謂何俊仁等人事先知情,根本不影響這是密室會面這個客觀事實,這是常識。劉慧卿質疑「見面一定是閉門,難道在大會堂或大球場見面嗎?」此言差矣!世事當然不是非黑即白。去年雨傘運動期間,學聯代表與政府官員難道是在大會堂或大球場見面嗎?難道那場見面又是秘密而且事先不張揚嗎?醒醒吧!

如果民主黨說會面必須保持秘密,是基本政治常態和原理原則,亦即事前必須做足保密功夫,事後不引述對方看法更是基本規矩,那麼這代表了甚麼?這代表公眾所能事後知道的,只是曾經有過一個閉門會面,裏面除了民主黨5人及共產黨1人之外,沒有證人和觀眾。他們事後愛說他們談了甚麼都可以,可以講點實情,可以對外隱瞞,可以對外撒謊,可以串謀行事,如入無人之境。所說的話,可信與否,見仁見智。最後對方變臉否認承諾,一方只能啞巴吃黃蓮。80年代中英談判要保密,因為兩國都視香港人的意願如無物;時至今日,香港民主黨竟然讚揚秘密會議,居心何在?劉慧卿說:最重要的是有這個會面,而不是當天談了甚麼。我卻認為: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個會面,無法確認或信賴當天真的談了甚麼。

如果民主黨還沒有蠢到推崇秘密會面,反而是被共產黨要求必須如此保密和事後不引述,否則不談,最後民主黨逼於無奈接受,那麼既然如此無奈,為何委曲接受?這種抉擇只能反映一點:民主黨認為,向共產黨展露委曲無奈也得答應密談的誠意,比香港市民及其他政黨合理猜疑他們會面時談了些甚麼更加重要。寧願忍辱拋媚眼,也不挺身袪狐疑,為甚麼?

最令我不解的是劉慧卿認為「民主黨想的是香港」而非為了區議會議席那麼狹隘。這就是說:寧願大家懷疑民主黨,民主黨也要跟共產黨密談,因為密談最後有利於香港人(不是民主黨),而香港人最後就會懂的。這種說法至少難以令我明白,而且這種思維已經嚴重落伍,絲毫沒有汲取雨傘運動要求命運自主的本土自決精神,真不知時至今日,針對這些本土民主自治自決理念,跟共產黨還有甚麼好談的?難道他們當天跟共產黨京官在酒樓吃飯時反映實現民主中國、結束一黨專政的殷切期望?然後馮巍恍然大悟?更重要的是,好一句「民主黨想的是香港」,那麼在立法會35個分區直選議席中僅有4席的民主黨,何時獲得香港人的民主授權代表香港呢?只要拋出一句「某黨想的是香港」,就可以正當地跟共產黨密談,通嗎?香港民主運動整體的重要性大於個別民主政黨和派系的利益,懂嗎?

三、互信

民主黨等溫和派人士一直有一套說法,就是要跟共產黨建立「互信」,逐步形成「共識」。「互信」就是你信任共產黨,共產黨也信任你。好,你要信任共產黨的制度、文化,抑或領導人物?習近平?張德江?李源潮?王光亞?王志民?周波?馮巍?那麼,為何一個正常人都無法跟希特勒、戈培爾、東條英機、毛澤東、史達林、波爾布特、金正恩建立互信,反而香港民主黨認為可以信任中國共產黨、習近平、張德江、李源潮、王光亞、王志民、周波、馮巍這些獨裁政權敗類和幫兇?他們把軍隊駐紮香港,派遣狼英亂政,外加維穩字頭,種票擴散全港,衝擊教育、新聞與司法,你還要跟這些人建立「互信」?

有人認為:通過更頻繁的秘密會面所形成的「互信」,才可消解共產黨與民主黨以至香港民主派之間的對立。這種說法真是不知所謂!民主黨如要把「建立互信,消滅對立」視為其政治首要目標,那麼很簡單:立即投共,即有互信,消滅對立。劉江華、馮煒光、張炳良,個個都與共產黨建立了「互信」,不再對立,豈非全是民主黨的榜樣?既要反對中共專政,又要與中共建立互信,你是否吃錯藥?以教協會長馮偉華獲委任加入教育統籌委員會為例,希望這是「互信的開始」?勸君毋忘初衷:不要職位俸錄,而要民主自治。民主黨又究竟認為這是「甚麼的開始」呢?至於所謂「大家練習一下普通話」的黑色幽默,簡直荒謬。如此重要會議竟是免費練習語言機會。聽錯講亂,影響你們的互信,誰之過?如無能力,還不滾蛋?

畢竟,建立與共產黨之間的「互信」,凌駕於建立與民主黨內其他中委、其他民主派政黨、學生團體、社運團體、香港市民之間的「互信」,正是民主黨的潛台詞,也是民主黨一直為人詬病之處。這次826密談又是2010年密談的歷史重演:事前保密、密室會談、不邀他黨、隱瞞黨員、隱瞞選民、事後表功、聲稱檢討、說完算數、不斷重複。2010年密談,共產黨要求民主黨通過偽政改方案,議題清晰;2015年密談,共產黨與民主黨究竟談了些甚麼議題,無人確知,難獲信任。

由此可見,五年以來,民主黨根本沒有汲取最基本的教訓,漠視以團結的民主陣容對抗中共暴政的重要性,漠視選民意願,漠視黑廂之弊,漠視黨員及中委意願,自以為是,不顧大局,服從大老,沒有踐行最基本的民主決策程序,令人憤怒。難怪事後知情的民主黨中央委員兼區議員區諾軒,批評密談不智:「以往的制度,黨員去見中間人,事後要申報,但畢竟中間人和京官,始終性質上有些分別。僅僅說因為怕會洩露,令中委和中常委無法知情,似乎是太敏感。」民主黨葵青區議員林立志也質疑「誰這麼有政治智慧去見中共」。這些都是確切的評語。引申而言,如果月前民主黨開除支持「有條件袋住先」的黃成智是明智的決定,那麼今天是否應該開除支持「無條件傾住先」的民主黨高層領導人物呢?他們不先取得中委、黨員、盟友、選民的授權,又走去密談,通嗎?

結語

我的結論是民主黨這次密談枉拋相思枉癡戀,以為可以通過將來一次又一次的密談,破冰握手,建立互信,說服中共撤銷干預,恩賜民主普選,允許自決命運。這個良好願望,正是民主黨當前自以為得到的「好處」,也是所謂唯一的「好處」,但畢竟這個「民主夢」與習近平「中國夢」的本質並無二致。

至於共產黨,它至少獲得以下兩項戰略成果:選前統戰分化、探聽特首人選。這也正是共產黨約見民主黨密談的真正目的。

所謂「選前統戰分化」,就是共產黨在今年香港區議會選舉前,邀請民主黨秘密會面,藉此實行統戰與分化。他們談了甚麼是次要的,他們密談本身才是最重要的。統戰,就是一拉,試圖把民主黨拉攏過來,讓它嚐點甜頭,繼續炮製幻夢。分化,就是一扯,試圖把民主黨高層與黨內中委、黨員、盟友、選民的距離扯遠、扯裂、扯斷,企圖終結自去年831決定起民主派表面上大團結的蜜月期。一旦扯開了空隙,才能摻沙子和挖牆角。

一拉一扯之後,原獲鉛水風波加持的民主黨,將有可能喪失部分支持公民抗命與街頭抗爭而原先支持民主黨候選人的選民選票。這些選民可能改投「傘兵」或其他政黨,甚至放棄投票,一加一減之後,民主黨優勢可能歸零。至於共產黨會否放鬆部分鐵票動員,變相背後默默支持特定選區取向溫和的民主黨區議會候選人勝選,形成某種隱性覊絆,日後為共產黨所用,既可充分展現政治誠意,也可把鉛水風波對共產黨的傷害化為優勢,如此收納揮灑,一切俱有可能。化解之責,在民主黨,不在選民。始作俑者,應該自行善後,承擔政治後果。

所謂「探聽特首人選」,這點比較耐人尋味。習近平、張德江、王光亞「治港三巨頭」,這次拋開以張曉明為首的港共集團,以及以梁振英為首的特區政府,直接派出北京港澳辦「四大金剛」之一,單獨與民主黨高層面對面密談三小時,在姿態上就是表現出不希望中聯辦港共集團與特區政府事先插手和知道密談詳情,因而會議內容恐怕跟它們切身利益直接相關。會議內容恐怕不涉及香港政改或選舉問題,而是涉及民主黨高層對中聯辦及梁振英的看法和意見。簡單來說,就是聽取民主黨秘密打小報告。
眾所週知,自由黨所代表的本地工商界權貴不希望梁振英連任,暗中推薦現任財政司長曾俊華下屆取而代之。港共集團內部也有許多地下黨員不希望梁振英連任,尤其是吳康民、曾鈺成、曾德成、梁錦松的青年樂園系統,暗中扶植前財政司長兼地下黨員梁錦松下屆取而代之。在習近平等中共高層心目中,現在兩案並陳,同時又有梁振英連任這個選項,因此必須仔細調查各方態度,明辨利害得失,及早決定下屆2017年特首人選,欽定後再由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投票走過場。梁振英、梁錦松、曾俊華之間的「跑馬仔」遊戲,已經在6月18日立法會否決偽政改方案後秘密展開。

當中一個重點是溫和民主派人士(例如民主黨)對梁振英的抗拒程度,以及對其他人選(目前可先不對民主黨具名宣佈)的開放態度,以及是否派出民主黨候選人參與下屆特首假選舉等議題。這些話題極可能就是這次密談以及未來密談的主要內容。當然,由始至終,共產黨只是為了探聽風聲,以利其政治戰鬥宏觀部署,絕非虛懷若谷地諮詢民主黨意見。大家明白到這一點,也就能夠大致猜得到民主黨在會面時究竟說出了甚麼,然後摩拳擦掌,盼待曙光。然而,正如上述,站在大局的角度來看,這一切皆為虛妄,只不過是進諫告狀,聽候聖裁。專制不破解,公民不抗命,誰要當傀儡特首,還有甚麼意義嗎?還值得繼續進諫和為黨分憂嗎?共產黨佔盡便宜,民主黨做盡美夢,密室會面,不過如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