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意逆轉?齊來看看民調數字 ⋯

2019/8/30 — 10:29

在一場實力懸殊的比拼當中,民意當然無比重要。我講緊一九六七年的那場「真.暴動」。回到六十年代的香港,社會民生各方面確實有很多問題,社會有嚴重的不平等,本身就有很多不穩定的因素。不過左派採取的鬥爭策略不得民心,四處炸彈殺害無辜平民,失去民心也就失去所有,輸得一敗塗地。

講近一點的。五年前的佔領,中大做了四次民調,支持佔領的一直只得三成多。到了十二月,認為應該退場的民意超過七成,政府清場也就變得順理成章了。冇民意,踩死你都冇人覺得可惜,只會白白犧牲。

話雖如此,正正因為民意重要,如果政府以為可以照用五年前的那套邏輯來對付現時的反抗,則恐怕是嚴重的錯判。今次民意的態度,同五年前完全唔同。這兩個月有不少重要的民調數字,對讓香港以外的人認識這場運動,以及讓運動中人理解為何運動能維持至今和應該如何走下去,都有很重要的啟示。

好簡單講,有三個重點:
1. 基本訴求獲社會整體普遍支持。
2. 警察濫暴蓋過了示威者的武力。
3. 就算攬炒市民也認為是政府責任。

注意,由於運動發展得很快,而有些調查的訪問日期已是一個月或之前,解讀時要注意。

首先是各項訴求的支持度

以下是七月尾,PORI的調查(1):

獨立調查委員會:79%
全面撤回草案:73%
重啟政改:63%
不將示威定性為暴動:59%
林鄭下台:50%
釋放被捕示威者:46%
全部都不應該答應:11%

相類似的問題,以下是八月中上旬,中大的調查(2):

正式撤回條例:76.0%
獨立調查委員會:80.1%
林鄭下台:58.9%
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74.8%

兩個調查的結果差距不大,我也看不到至八月中上旬的局勢到今天有很大的改變,相信運動的基本訴求仍然獲得社會廣泛支持。當然,要注意如果政府拋出一個沒有法定調查權力的委員會出來,還能不能夠保持八成市民要求一個貨真價實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才肯收貨,這個民意還有待各方爭奪的。

第二是如何理解暴力。

首先是七月尾,PORI 的調查(1):

警隊的整體表現(平均分數):3.3/10
示威者經常使用過度武力:23%

然後八月上旬,也是PORI的調查(3):

警察使用太大武力:58%
警民衝突持續責任 (可選多項)— 政府:71%
警民衝突持續責任 (可選多項)— 示威者:35%

再來是八月中上旬,中大的調查(2):

示威者使用過份武力(非常同意):22.1%
警察使用過份武力(非常同意):51.4%

還是同一個調查,不過是兩個時間點(2):

一定要堅持非暴力(非常同意) — 6月中下旬:65.0%
一定要堅持非暴力(非常同意) — 8月中上旬:52.3%

我其實是有一點點意外的。就我個人的觀察,這段時間示威者的武力是有升級的。但是,市民認為示威者使用過份武力的比例,卻仍然不高。當中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市民認為警察的武力更為嚴重,於是對示威者的武力就變得較為同情了。

第三是整體形勢。

這次我們先看八月中上旬,中大的調查(2):

風波嚴重拖累香港經濟(非常同意+頗同意):64.4%
為影響香港經濟負責(可選多項) — 特區政府:56.8%
為影響香港經濟負責(可選多項) —示威者:8.5%
為影響香港經濟負責(可選多項) — 外國勢力:11.3%

然後是八月中下旬:PORI的調查(4):

經濟狀況滿意淨值:-29%
民生狀況滿意淨值:-54%
政治狀況滿意淨值:-83%
林鄭評分:24.6
林鄭出任特首支持率:17%

從這兩組數字可見,政府想靠經濟牌來打散這場運動是捉錯用神的。第一,民怨在政治問題,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搞什麼派錢甚至房屋政策是不會有效的;第二,市民雖然擔心經濟下行,卻遠遠會怪罪政府多於示威者,拖下去對政府明顯更不利。

最後:三點重要的補充。

我在翻查以上數據的時候,有三項數據我是覺得有點意外的。

第一項來自八月上旬那次 PORI 的調查(3):
警民衝突持續責任 (可選多項) — 警方:25%

這個數字竟然比示威者的35%還要低!似乎主流都仍然覺得警察只是被政府推出來的磨心。這點和前線示威者的觀感恐怕有很大落差。示威者要思考是否應以針對警察作為行動的主軸。

第二項來自八月中上旬的中大調查(2):
不合作運動,例如堵塞交通、罷工等(非常接受+頗接受):40.1%
不合作運動,例如堵塞交通、罷工等(非常不接受+頗不接受):37.5%

這是眾多和抗爭相關的項目當中,支持和反對最接近的一項,也是支持不過半的一項。香港人真係好鍾意返工。大家會接受會同情你出去擋子彈,但一到第二朝佢仍然要九點返到辦公室。大家都係要諗下其他橋。

第三項也是來自八月中上旬的中大調查(2):
為影響香港經濟負責(可選多項) — 建制派議員:7.0%

點解建制派可以置身事外到咁?成件事明明建制派有份的。舉個例,如果建制派支持,大可以在立法會用特權法調查,仲洗咩要求獨立調查委員會呢?似乎要花多一點功夫,讓建制派同政府一齊榮辱與共先得。

到十一月區議會選舉,無理由可以俾班建制派切割得到。如果一次過贏晒十八返來,到時選委會攞多一百席,香港政治生態就會完全改寫。我唔怕你DQ架。區議會四百幾個位,你夠膽DQ十個,你唔會夠膽DQ一百個,到時變成你幫我助選。

(當然,這是假設十一月真係有票可投。如果真係顛到緊急法,唔差在取消埋區議會選舉囉。到時我真係返屋企瞓覺,等佢自己做攬炒之母。)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