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族復興的敵人

2015/2/17 — 12:30

chineseposters.net / flickr

chineseposters.net / flickr

以下是筆者設計的「無獎問答遊戲」:依你所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最大的敵人是誰?(1)日本?(2)美國?(3)俄羅斯?(4)印度?(5)中共?

我不知你選了那個答案,但筆者的肯定是(5):領導了中國六十多年的「偉大、無私、團結的中國共產黨」。

我彷彿已經聽到有人在大聲抗議。不錯,中國的 GDP 如今是世界第二、外匯儲備則是世界第一。中國已成為了美國最大的債權人。她主辦了奧運和世博、把人送上了太空、建造了第一艘航母,亦成為了東亞及至全世界一個舉足輕重的國家。

廣告

但我們看事物不能只看表面。要稱得上「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我們當然應該以最高的標準來衡量。好了,讓我們看看在「大國崛起」的背後,我們究竟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在最基本的自然生存環境而言,我們無論從空氣、水源和土壤的嚴重污染、林木的廣泛破壞、水土的流失、沙漠的擴張、蓄水層的枯竭、物種的消失等角度,看到的都是令徐剛先生廿多年前經已痛心疾首的《沉淪的國土》。環境劣化摧殘著廣大人民健康的同時,充斥各處的「黑心食品」更令人民生命受到直接威脅。而最可恥的,就是連初生的稚子也無法倖免。

廣告

談到黑心食品,十多年前解思忠在《國民素質憂思錄》中所提出憂慮,到了今天只有變本加厲。五十年代的「鳴放反右」、「引蛇出洞」已經使知識分子不敢再說真話,所有人都變成了「假、大、空」。十年文革的浩劫更加把人的尊嚴、家庭的人倫關係、社群價值和最基本的道德觀念摧殘殆盡。好了,終於等到改革開放,人民終於有機會改善自己的生活,但市場放任加上專制腐敗官商勾結,很快便形成了巨大的既得利益集團。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當權者的貪污腐敗已較晚清有過之而無不及,再加上空前的貧富懸殊和社會上各種無法無天的不公義,無數人於是埋沒良知挺而走險也就不足為怪了。

在經濟發展方面,我們現在走的,基本上是西方霸權的資本主義老路。黃樹東在《大國興衰》一書中更指出,我們努力地參與西方所制定的“遊戲”,到頭來可能栽倒在遊戲制定者的手上。我們的能源如今已經不能自給自足,而在糧食方面也開始依賴進口。我們用從美帝那兒賺來的「陰司紙」(美元是也)在非洲買地種糧,如果說這便是「民族復興」,這種復興我寧願不要。

我們嘲笑美國的繁榮乃建在債務之上,可我們的不也一樣?金碧輝煌的「政績工程」令人目眩,殊不知「地方債務」已成為了我國金融體制的一個計時炸彈。

今天的國際形勢是極其複雜和凶險的。基本上破了產的「美帝」,為了掩蓋國內千瘡百孔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於是轉移視線大搞挑釁性外交,高調地提出了「重返亞太」的地緣政治戰略。其間不單包括日本、南韓、台灣,還包括菲律賓、越南、甚至緬甸等國家,對中國實行重重包圍的「圍堵戰略」。中共常常指出:只有團結在它們的領導底下,才可對抗西方霸權的進迫,但我的看法卻剛好相反。中國一日不結束一黨專政而步向全面的自由化、法治化和民主化,中國的政府便不可能真正的團結國人,令全國上下齊心來對抗西方。充斥上、下各層的「裸官」能帶領中國成為「泱泱大國」嗎?為了中華民族的將來,中共應該盡快退出歷史舞台。

當然,不要說結束一黨專政,龍應台在《請用文明來說服我》中提出的挑戰,國內至今沒有人敢正面回應。溫家寶在位十年,公開談到政治體制改革如何迫切超過了二十次,可至今仍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而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的人權狀況是差了而不是好了。

民主、人權、法治不消說。都六十多年了,我們在學術界迄今出了什麼大師級人物?單是這張白卷,我們便知離「民族復興」還有多遠,而最大的阻力來自哪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