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無信不立

2016/2/16 — 18:46

梁振英(資料圖片)

梁振英(資料圖片)

初一的警民衝突發生的時間只是數小時,它造成的民意撕裂,比雨傘運動還大。它是梁振英管治危機的總爆發。問題的核心是:信任。

用精神現象方法分析,正反雙方所看到的現象是沒有爭議的,都看到網上動員、打鬥、van仔運物資,在同樣的畫面前,大家得出不同的見解,而且是不可調和的。黑格爾將歷史擬人化,認為世界歷史有自已的思維,因而存在。同樣地,今次事件的精神,而不是現象,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香港初一發生的衝突需要與世界上其他地方發生的騒動相比,其規模相對地小,其共通點是反政府。其形態也相當相似。其之所謂勇武只是自己加上的名字,沒有特別意義。有些論述   ─   以往做法無用,暴力抗爭將是常態   ─  是自圓其說,因為香港總不會學巴勒斯坦般,每天掟石,開槍,打死人。未來一段時間可以預見是拉人、上庭,暴動罪是一條很嚴厲的指控。

廣告

從梁振英的參選政綱和四份政綱說起。

廣告

梁振英2012年3月6日參選政綱

功能組別

23. 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訂立的「五步曲」, 就2016 年立法會的功能組別的選舉辦法, 在社會進行廣泛討論, 考慮擴大選民基礎, 提高議員的代表性和向全社會問責。

他在2014 年7 月15 日向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提交的「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二零一七年行政長官及二零一六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是否需要修改的報告」比董建華在2005年和曾蔭權在2007年的報告還保守。

董建華在2005年的「五號政改方案」建議,選舉委員會的人數由800人增加至1600人;曾蔭權尚且在其報告中,知不可為而為之,建議「在2012年先行落實普選行政長官,是民意調查中反映出過半數市民的期望,應受到重視和予以考慮。」 而梁振英在其報告中,提出要求『行政長官人選須「愛國愛港」』。他在2014的政改諮詢中,並沒有提出其參選時的主張,失信於民。

行政立法關係

其參選綱領的「4. 提高行政效率,促進行政和立法機關的合作關係。」,完全失敗。

他在位4年,無法與任何一位泛民議員建立關係,反映其得不到市民信任。

旋轉門

梁振英在當選特首後曾承認『政治委任制度實行將近十年,效果確實未如理想』,也同意要『消除政治酬庸的疑慮』,和答應進行中期檢討,「日後官員如何問責,她說,明白社會對官員有一定期望,所以一不滿意就要求他們下臺,將來可考慮不同程度的問責,例如道歉、減薪等,有關方面可以再探討。」其問責局長吳克儉等明顯表現低劣,梁振英不運用旋轉門,失信於民。

用人唯親

他在去年七月連炒兩位局長,其新聞發佈會的安排有點令人感到獨腳戲,換上的劉江華給人印象猥瑣,市民莫明其妙。

2013年施政報告

梁振英2013年首份施政報告共200段。與其前任的截然不同,它沒有任何輔助性文件的支持。直到第23段,它才說出:「我們要制定全面的產業政策,我馬上會宣佈成立經濟發展委員會。」

其後經濟發展委員會的航運業工作小組建議:

1) 如何使用約一億港元的撥款,培訓航運業人才

2) 設立民航訓練學院

3) 發展飛機租賃中心

製造、高新科技及文化創意產業工作小組建議:

1) 特區政府鼓勵企業僱用來港唸博士學位的專才

2) 在兩年制的高級文憑及四年制的大學之間,設立創意產業方面的continuing education及executive education

3) 協助小型公司打開市場,建立自己的品牌

4) 簡化政府標書以方便小型公司參與

會展、旅遊業小組建議:

1) 發展舊啟德(機場)跑道末端為一個世界級景點

2) 不應該向任何一個組群的旅客關門,增加香港的接待能力

3) 發展會議展覽優勢

專業服務業工作小組建議:

1) 多向國家爭取開放專業服務市場

2) 在「十二五」規劃或將來的第十三個五年規劃中爭取相同國民待遇

3) 透過貿發局做巿場資料搜集,替專業人士在內地做「媒人」

梁振英在2012年參選行政長官時,滿懷大志,認為香港有病,表示願意走入這個熱廚房。其競選政綱的中心思想是“求變”。他認為,「遇上分歧就要包容協調。」

他承諾,如果我當選行政長官,我會繼續維護法治、推動民主發展、提高管治、拓展經濟、興旺百業、改善民生、保護環境,與全香港市民一起建立一個更繁榮、更公義、更進步的香港,令大家安居樂業!但,現在證明不行。

退休

梁振英在其競選政綱中的答應“老有所養、老有所依、老有所居”。 退休爭議已爭議了幾十年,其困難在他的2013年施政報告中已寫下,現在是考驗其決心的時候,他向保守勢力低頭,打退堂鼓。梁振英出賣了周永新和“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施政報告內的政治酬庸   

2015年施政報告內的政治酬庸大約有15條,利益分別輸送給電影界、新界幫、土共地區勢力、區議會、地產商、老公務員、大陸中醫、文化界打手、體育會的老大哥等新9組。

當中以區議會為主,計有

209.增加區議員的酬金15%,及10,000元的外訪開支津貼。

210在18區全面推行地區管理委員會。

211.撥款2,080萬元,支援區議會在地區上推廣藝術文化活動。

另外,2013年,作商業上映的電影的票房收入達18億元。以一個就業人口只占0 .2%,GDP占 0.1% 的行業,特首在219點的施政報告中花3點討論,還畀錢年青人看港產片、覓地建影院。你說,與演唱會派免費票何異。

虛張聲勢,強弩之末

梁振英的首份《施政報告》給人的印象是百廢待舉;其第二份《施政報告》是有為而治;其第三份《施政報告》是強弩之末。

2015《施政報告》的關注點,在政治上,是其青年、教育政策。但它的開場最火爆的點名港大《學苑》之「錯誤主張」後,其餘部份給人的印象是平淡如水;再想深一層是虛張聲勢。

2016,不令人快樂的施政報告

這份施政報告給人的感覺是冷冰冰的、機械的、離地的和不令人快樂的。

聯合國在2015年世界快樂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15)中,香港排第72位(5.474),比前年跌了8位。它比2005-2007年之間,下跌了0.037,意即香港人比以前更不快樂。

這份報告比之前的三份施政報告更表現出梁振英的個性 ─ 十分注重效率、機械性的。正是這種感覺令人不快。試問,有誰願意接受機械人統治呢?現在,整個社會不快樂,樓市、股市暴跌;網民要上街、導遊要上街;社會保障、醫保沒有出路;高鐵、三跑失去人們支持;李波事件令人憂慮。這份報告讓人們覺得不受重視。

在這份讓人感到壓抑的報告發表之後,終於,香港在大年初一爆發了讓人震驚的警民打群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