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調生死邊緣 陳志全:不會因為市場改變而改變自己

2016/8/18 — 12:00

首日港大滾動民調,陳志全支持度比李偲嫣還要低,跌破一地眼鏡碎。陳志全如今向記者細訴,人民力量的未來動向。

首日港大滾動民調,陳志全支持度比李偲嫣還要低,跌破一地眼鏡碎。陳志全如今向記者細訴,人民力量的未來動向。

如果選區能自由選擇,新界東很可能是不少選民的首選。

新東候選人既多,今屆就有22人爭奪9個議席(如果不是選舉主任橫加阻止,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也是候選人),政治光譜亦相當闊。就連新界東的現任民主派議員,在過去四年也似乎贏得較多的讚賞,他們的抗爭片段以至在議事堂的發言,經常在網絡上廣傳,獲得相當的共鳴。

偏偏連日滾動民調出爐,換來一地眼鏡碎:幾位評價不俗的現任議員,沒有誰說得準能保住議席。

廣告

除了公民黨楊岳橋長期排在首位,相當穩陣,民調曾顯示一向是「票王」的梁國雄可能落馬,人民力量陳志全、工黨張超雄,更是長期在推算當選名單之外,瀕臨出局。

如果相信民調反映的趨勢,陳志全是最可能連任失敗的現任議員。在提名期之前,港大民研所做的民調更顯示,他的支持度只有1%,比同區的李偲嫣(2%)還要低。之後數日,他一直在「生死邊緣」最後一席位置徘徊,最新(17日公布)的民調顯示,慢必支持率僅為2%,支持度仍不足以爭取一席。

廣告

*   *   *

有支持者說,如果立法會是球場,人民力量的陳志全(慢必)很可能是最有價值球員。

過去四年,他在立法會大會出席率為100%,總發言字數超過90萬,僅次於社民連梁國雄,是議員發言中位數的五倍。其「拉布」印象深入民心,今年3月更有份成功拉倒網絡23條,贏來一片掌聲。

慢必能否連任仍屬未知之數,但民調不禁令人反思香港的政治現實:人力由四年前坐穩「激進派」光譜,到現在被本土派質疑「太溫和」;由早年狙擊傳統泛民,到如今「被歸類」成泛民一員。

慢必(與人力)在香港的政治光譜中,顯得愈來愈尷尬。

在選舉前夕,《立場新聞》記者來到陳志全在立法會的辦公室,細談人力的過去與未來。要保住立法會一席,慢必有何打算?

人力泛民化 vs 泛民人力化

得知民意落後李偲嫣的翌日,慢必在facebook如此寫道:「說心情完全無受影響就假嘅,唔多唔少都有D,民調低過李偲嫣,點都有D唔舒服,要大家為我憂心,真的不好意思。」

如今陳志全似乎已收拾心情,向記者表明民調誤差值太大,數據只能當作參考。他又指在親自落區接觸民眾期間,反而覺得自己民意高企,對選情抱「審慎樂觀」態度。在人社聯盟「一票慢必,一票長毛」的大原則下,慢必暫無意告急。

四年前的選舉,陳志全名單以38,042票當選,得票率比民主黨劉慧卿還要高。人力在直選連掃三席,社民連得票亦見增長。當年傳媒紛紛形容,「激進勢力」正急速壯大。

在之後四年間,所謂「激進」的人力,與泛民的合作愈來愈多,「泛民」味愈來愈濃。在今年新東補選,人民力量等紛紛表態支持公民黨楊岳橋,被傳媒形容是人力「歸隊」。加上本土勢力興起,人力的「激進」定位漸站不住腳。

對於被指「人力泛民化」,慢必卻認為應該說成是「泛民人力化」,形容人力打正旗號的議會抗爭路線,漸獲其他泛民參與:「過去他們(泛民)不願承認、不願做的議會抗爭,今日你看到他們已做多了,幾乎全體泛民或多或少都有參與」。

陳志全認為選舉民調誤差值太大,數據只能當作參考。

陳志全認為選舉民調誤差值太大,數據只能當作參考。

「不因為市場改變而作改變」

回顧過去四年的工作,慢必自言在議會內已是「瞓身」去做,「很多民主派可能『走精面』,參加的委員會又少,做bill(法案)又少、不太投入」。但影響選情的因素眾多,議會工作出色不代表能獲選民支持。他認同選情要配合「天時、地理、人和」,例如楊岳橋走入立法會只有半年時間,未見重大功績,但支持度卻大幅領先。

對此,慢必不諱言:「楊岳橋大比數(領先),有些人都覺得無道理,慢必是否差過楊岳橋很多?他入來半年做了甚麼?」他認為這可能是受到新東補選一役之影響,令楊岳橋民望高漲。

另一方面本土派的崛起,對人力選情難免有影響。慢必坦言這種擔心一定存在,但無意為了迎合市場口味而改變自己:「(支持者)會覺得人民力量的路線,是最始終如一。我由第一日就沒有變過,亦沒有因為市場改變而作改變。我仍然覺得我們這一套是最合理、有市場。」

當毛孟靜、范國威都要打「本土牌」,人力仍然堅持用「議會抗爭」四字做賣點,「我不會因應市場,講吓(港)獨、講吓本土,就好像潮一點。不講本土就會被人標籤為泛民,新鮮感就比較悶。」

陳志全又謂:「我不會好似熱普城般,想執埋(梁天琦)的票。我就是支持真實自治,不是支持港獨,支持非暴力議會內外抗爭,不覺得勇武路線真實存在過。」

但實情是,市場口味一直在變,慢必亦心知肚明,坦言:「如果選舉告訴我市場改變了,變到我已經沒有生意、沒有生存空間,那就無話可說,可能我們可以收工。」

願負拉布重要角色

今年1月,立法會財委會審議港珠澳大橋54億元追加撥款,主席陳健波突然「剪布」,陳志全、陳偉業等人一度衝向主席台,遭大批保安出手阻攔,慢必在混亂中倒地受傷送院

到3月的財委會審議高鐵196億追加撥款,梁國雄一度衝到主席台前,向代主席陳鑑林潑墨,陳志全等人搶佔主席台,令財委會需要轉往大會議廳進行。陳鑑林最終以泛民離席無人提出臨時動議為由,將議案付諸表決,通過196億撥款。

他謂要打贏一場拉布戰,議員之間的協調極為關鍵。由編排「拉布」更表,到點人數的時機等,都需要有議員願意負起關鍵角色。但慢必指出,願意在拉布中肩負關鍵角色的議員不多:「在民主派陣營,只得何秀蘭和我會負起此角色,很多人都是有空才幫你說一下,沒空又可以不在場,即使是長毛(梁國雄)都有甩漏,會見到有甩轆。」

陳志全直言過往部分泛民抗拒拉布,都是因為「市場主導」,擔心得失選民支持:「聽過一些民主派大哥曾說過拉布神憎鬼厭;有大姐說(拉布)失票可能比佔領還要大。」未來可以改善的,就是如何做好內部協調,並將抗爭規模擴大至更多泛民參與:「如果個個都做到如陳志全般,一個人玩三個字、半個鐘,有二十幾個人,個會就開唔到。」

資料圖片:陳鑑林在高鐵撥款一役極速剪布,翌日(3月12日)陳志全、陳偉業、梁國雄佔領主席台,令會議一度暫停。

資料圖片:陳鑑林在高鐵撥款一役極速剪布,翌日(3月12日)陳志全、陳偉業、梁國雄佔領主席台,令會議一度暫停。

議會抗爭的底線 「打完又點?」

今年2月新界東補選點票進行期間,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向公眾表明了對議會抗爭的想像。當時他批評泛民堅持和平非暴力,即使被保安驅離都予以配合。而一旦本土派進入立法會,則會「以死相搏」

對於議會抗爭的極限與底線,陳志全形容在高鐵及港珠澳爭議中,已經向外界示範了議會抗爭「最多可以做到怎樣」,進一步的武力亦未必會見成果。

「我唔會主動出拳打陳鑑林、陳健波,如果你(選民)要選一個人去打他們,我也不反對。但我會問打完又點呢?就係趕出去(議事廳),還要承擔很大的法律責任。」

本土派的「勇武抗爭」是否可行?陳志全以一次落區的親身經歷作回應:一位爸爸向慢必表示,其孩子正收集玻璃樽,懷疑他打算製成氣油彈,翌日孩子即被警方拘捕,於壁屋監獄扣留足足三周,不准保釋,及後方獲無罪釋放。

慢必批評有組織盲目宣揚勇武路線,做法是不負責任,「宣揚這種理念的人,我覺得有點叫人去死,叫人去冒最大的風險」。「如果你是深思熟慮,願意負責任,你要暴力都是自己的選擇。但在不知這責任,而是被人影響,到後來後悔,這是我們最不想的事」。

2.27 立法會高鐵追加撥款會議,「慢必」陳志全衝向主席枱一刻

2.27 立法會高鐵追加撥款會議,「慢必」陳志全衝向主席枱一刻

人力政黨化

激進派內部近年多次出現分歧。2013年黃毓民宣佈退出人力,有指他是與所謂「人力金主」、香港人網創辦人蕭若元立場有異引發分歧,終至分裂收場。近年蕭若元與人力亦愈走愈遠,他在結束人網時坦言對陳志全等人心灰意冷,表明今後不再支持人力或普羅政治學院。

慢必如今坦言,人力與蕭若元在多個議題上,都各持不同看法,例如是佔領行動應否撤退、人力與勇武的分界線是否夠清晰等。不過他強調人力是「最窮的政黨」,從來沒有真金主。四年前的立法會選舉中,蕭若元提供的資金亦不算多。至今次選舉,蕭若元沒有向人力捐出一分一毫,在人力再無任何角色。

他明言,蕭若元一事對人力內部運作影響不大,但確實令支持者感到迷失。激進派別不斷分裂,亦是他在過去四年以來最不愉快的事件,他感嘆道:「網上所有事件,大家都要有意見、有清晰立場。互相立場不同的話,一、兩次就變成仇人,或是不相往來、或是互相攻擊。」

人力作為一個「政治聯盟」性質的組織,成員可謂是「來去如風」。慢必直言作為聯盟,一向是「來則應,去不留」,「淨係一個聯盟,會好容易有一個組織唔玩」,故此他認為有必要反思人民力量的存在模式,包括是將人力推向政黨化、組織化。

今次人力與社民連在選舉上合作,原先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力量加入,惟最終未見成果,只能組成人社聯盟:「如果做到,年青組織及比較進步的民主力量,是可以考慮重新形成一個新的組合」。他又笑言,甚至考慮過與長毛、毛孟靜等組成一個新力量,不過一切仍有待立法會選舉後再作考慮。

開拓同志票源

去年5月,陳志全在港鐵內遭市民辱罵,一句句「冇啫嘅男人」、「女生男相」、「趴低個籮畀人fuck啦」,字字皆針對其性取向、性器官。但在欠缺《性傾向傾視條例》的保護之下,平機會表明無權採取行動,事件最後只能不了了之。

作為立法會內唯一的出櫃同志議員,慢必直言這種辱罵經常發生。就在訪問前一天,他剛被一名街上婦人大罵「死基佬搞亂香港」,亦有市民每次遇到他,都會在旁高喊「死基佬生愛滋」。

同志平權立場最鮮明的議員,一個是何秀蘭,一個是陳志全。過去四年,他與何秀蘭以寸土必爭之方式,在各議案的細節中,加入性別友善的修訂案。「如果沒有了我們,就沒有人如我們般旗幟鮮明去關心性小眾議題。一個議員,四年才抽到一、兩次動議辯論,有誰會用來做性傾向歧視立法?有誰會用來做W案(變性人婚權),叫大家訂立性別承認條例?」

有人說同志議題是「票房毒藥」,只會開罪龐大的基督教右派選民。慢必明言,不少支持者都曾建議他少做同志議題,惟他自覺仍做得不夠。

陳志全的同志身份,如何影響選情?陳志全直言難以計算得失,部分選民不一定需要立場鮮明地憎恨同性戀,但倘若對同志平權有丁點懷疑,大可將選票交予其他候選人身上。

雖然同性戀在社會中屬少數,但都佔總人口大約一成。如果同志選民集中選票,絕有能力在立法會中爭一席。慢必就坦言正考慮在同志社群爭取選票,並已獲出櫃藝人何韻詩承諾幫忙。

資料圖片:2015同志遊行

資料圖片:2015同志遊行

擬設新同志組織推動政治議題

不過即使是陳志全,要爭取同志選票亦非易事。

8月13日,有同志團體舉辦了一場「同志議題選舉論壇」,何秀蘭、陳志全當然有出席,其他參加者包括劉小麗、朱凱迪、游蕙禎、黃碧雲、司馬文、羅冠聰、鄭達鴻等等。

出席論壇的候選人,基本上一面倒全部支持同志平權。單看政綱,同志選民已有很多選擇,不一定要將選票交予陳志全。反而台下觀眾不時竊竊私語,討論鄭達鴻及羅冠聰,哪個比較靚仔。

除了同志票源競爭激烈之外,圈中人政治冷感的風氣,亦令「同志牌」變得更難打。陳志全形容,圈內不少人都欠缺選舉意識,「好多同志都是吃喝玩樂、健身扮靚,未必會投票或是登記選民。」他又指,曾聽聞有同志討厭長毛,原因是不滿他「好噪、唔著西裝開會」。

「只能怪我們在同志社群的教育做得不夠好。」

慢必稱香港社會雖然不乏同志組織,但未見有組織為社群推動選民登記等活動,而「大愛同盟」亦偏向著重文化藝術,而非政治議題。有見及此,他未來有意主導一個新的同志組織,期望涉及更多政策、政治議題。他亦希望組織能夠以同志為本體,去服務其他的少眾,例如是老人及殘疾人士等。

8月13日有同志團體舉辦了一場「同志議題選舉論壇」,陳志全(右一)亦有現身。

8月13日有同志團體舉辦了一場「同志議題選舉論壇」,陳志全(右一)亦有現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