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調賤招(二)

2015/5/29 — 11:22

【文:石上樓@精算思政】

民調賤招文章登出後,出乎意料地得到不少迴響。其實我地唔係咩民調專家,但我地嘅信念係盡力用自己專長去回饋社會。做精算日日同數字打交道,識計數只係基本功,解釋數字點來同唔俾人地喺數字出蠱惑都好緊要。

喺面書同其他地方見到有不少問題,而且很多界別也在做民調,我地都想喺度以FAQ嘅方式回覆。

廣告

1. 咁係咪即係政改民調係唔準同冇用?

如果你係指三間大學嘅政改滾動民調,梗係唔會!首先文章起因係醫學會民調,呢個民調採用方式係發問卷俾所有人再回收。滾動民調用隨機抽樣訪問進行,類似調查方法已經用咗好耐同埋受過考驗。方法唔同,滾動民調嘅方法亦好嚴謹。想知詳情可以參考滾動民調網址,除咗調查方法仲有按國際標準公開嘅數據。係呀,好多嘢都係有國際標準㗎,唔係冇規冇矩㗎。參考

廣告

我地篇文只係見到醫學會嘅做法可能有唔妥嘅地方,無意話所有民調都有問題。長氣講多次,我地唔係專家。但我地都唔想俾人呃。

2. 但周融都話一千人唔代表七百萬人喎?

(流汗⋯)技術來講呢個係抽樣嘅問題。

精算師制定人壽保險保費嘅時候,會想公司抽到啲好客,避開啲明知自己有事先走來買單嘅人。呢啲叫核保。我地會想知點可以容易啲排除明知自己有事又想隱瞞嘅客。而隨機抽樣嘅民調就相反,係想抽到個同整體相似嘅樣本。

統計上,一千個回應如果係真正隨機抽樣嘅話,已經可以排除好多誤差。即是只係講撐定唔撐政改呢樣嘢,已經可以同七百萬人好似。以滾動民調為例,誤差為95%置信水平下誤差不超過正負3%。

正如學者話,擺街站有二百萬簽名都唔代表全港市民。收集簽名有佢自己嘅用處,但用來話代表所有人就唔合適。

BTW好多網友問點解周融啲幫港出聲教授唔幫佢補吓statistics。其實我都唔知周融係咪真係唔識,因為做傳媒做公關呢啲係好基本嘅嘢。定係佢打緊反智扮傻呢?呢招唔新,美帝共和黨成日用。即係啲美帝參議員你同佢講啲理論實證都唔係咁,佢就話我唔明我唔理你地蝦人讀書少你講嘅嘢違反常理。呢啲用來打美帝民主黨啲人好有用,因為讀得書多就鍾意講道理。但你諗吓美帝參議員就算自己唔係律師手下助理都有十個八個係,喺政治生涯見咁多嘢,咁簡單嘅事情都唔明?冇人信囉。其實佢講啲嘢唔係同你講,係同啲師奶大叔支持者講。但我唔係周生肚裡條蟲(係就慘囉)我就唔敢估佢識啲咩唔識啲咩啦。

但我地認為,民調好多事情,只要有心,用啲常識同邏輯思維,普通人唔駛讀好深嘅統計學都可以明白。所以如果時間許可,我地可能會做一系列「當精算師遇上周融」講民調嘅文章,同大家試吓了解多啲民調有關嘅事情。但要689政府俾機會我地抖吓至得。仲有,其實我地係要返工㗎。

3. 就算係咁都係有誤差,都係唔準!

唔準同有誤差係有分別嘅。

但凡統計即係用部份數據去推論整體情況,一定有誤差,只係呢個誤差喺運用上會唔會影響你結論。打個比喻,港女徵婚,有個金城武咁靚仔嘅,阿介紹所職員話佢仲六呎二咁高,荀盤來㗎咪走雞。咁港女多數都唔太介意佢個六呎二原來係高一寸半寸或者矮一寸半寸(ok 可能矮一寸係大件事啲,但結論一樣)。因為喺徵婚呢件事上,一個好似金城武六呎二嘅猛男同一個好似金城武六呎一吋半猛男,對港女來講結果都係荀盤咪走雞。即係話,如果個數嘅誤差係有個譜(一寸半寸之差),可以接受嘅話,個數一樣可以幫到人揀到好老公。

而唔準,係指你做出來嘅結果根本唔適用,甚至方法同數據都錯。

好多人就借意用誤差來做文章,唔鍾意結果就話啲嘢唔準。我地做精算嘅見到呢啲只有苦笑,用親統計都有誤差㗎啦,你用統計就正正係有嘢唔知,或者問哂所有人要用好多錢,唔可行嘛。個數據有冇價值唔係咁判斷。用返上面港女徵婚做例子,有誤差嘅數據唔等於冇作用。

其實輸打贏要都係賤招之一,記得之前好多人為咗689嘅民望調查大做文章嗎?零分計唔計落民望呢?但挑戰佢嗰位仁兄喺689民望改善時又好高興咁引用。

4. 但我發現佢民調有咁咁咁嘅漏洞,例如好多人冇固網電話/要輪班嘅唔會聽到你電話/佢調整結果嘅時候用嘅加權成份同選民唔同/高登巴打要打三國無雙唔會答⋯

喂喂你地一個個來。

(戴返頭盔先)我地唔係民調專家,而每一個民調嘅設計同方法都可以有啲唔同。好多嘢唔可以一概而論冇標準答案要循序漸進去傾⋯

(除頭盔)如果係問緊滾動民調,咁最好就問返佢地等佢地答啦。喂我地都係工餘做呢啲嘢㗎咋。但可以詳細睇佢地加權嘅方法,了解咗再質疑。(例如呢度

但好似上面咁講,有唔少事情唔一定要讀啲好深嘅書先明。滾動民調有公開方法,可以睇咗人地係咪已經考慮咗。同埋上面講咗,調查設計已經知道有誤差,如果你發現嗰樣嘢嘅影響係隨機嘅同埋效果好細嘅,咁唔一定係人地錯,可能係已經考慮咗。

至於其他民調,例如中策組做俾政府內部參考嘅(但唔知點解個結果有利嘅時候689又會公開講結果),有時好難知詳情(馮檢基立法會都問唔到嘢)。其實呢啲大家問完鬧過之後仲可以幫手做多啲嘢,例如可唔可以用公開資料守則去問邵善波呢?

但我地明白大家想有方便易明嘅解答,如果冇民調專家得閒出來幫大家,我地都好樂意獻醜。不過要啲時間,又係嗰句,我地都要返工㗎。

5. 咁麻煩不如公投啦。

(苦笑)係呀我都想。而家阿鐵頭又話唔辭職住,即係表決之前都冇公投嘅機會。呢樣嘢,即係你同毒男講「你成日打機咁悶不如同女朋友出街」。呢個「不如」係冇咩實際功效,因為首先你要有...公投法。

正經啲講,公投有佢功用但都有限制。即係如果你個個星期日都要公投吓要唔要cut 5號B巴士或者觀塘個音樂噴泉應該油鴨屎綠定土豪金(係呀只可以問咩色,因為觀塘區議會已經決定咗用幾千萬去起呢個嘢去「親親水文化」喎)你都會覺得好煩。

重大事情公投解決係其中一種外國行之有效嘅做法。但香港人要爭取嘅嘢成千上萬,幾時輪得到公投法就唔知嘞。

6. 但係仲有好多有問題嘅民調來緊,教聯又話有八成半教師支持袋住先/測量界阿謝偉銓議員又唔知攪咩⋯⋯

係呀,所以逐一回應都好難。寫呢啲文章,就係想做小小嘢同大家一齊了解掌握點分辨民調好壞。

但有人提到點都要回應下嘅!教聯篇文章話八成半撐袋住先,睇真啲只係收回五百份問卷。出咗幾多張唔知,回收率又冇,記名定唔記名又冇講,係咪俾哂所有教師又唔知。有教師朋友話睇到篇文先知有個咁嘅調查,好徬徨咁問好怕教聯亂咁講。技術來講呢個調查可能係癈癈地,我只可以話對教聯嘅誠信冇咩幫助(如果仲有嘅話)。大家都可以參考進師盟嘅回應

至於謝議員,思政築覺已經提出多項質疑。謝議員有冇想做票我唔敢講,但專業團體嘅問卷,透過政府發放嗰啲竟然可以冇編號做識認(即係有冇重複答要逐張對);測量學會嗰啲問卷由阿議員自己整理(做議員咁得閒嘅咩自己數問卷?);成個調查似乎唔止係謝議員所講嘅不完美咁簡單,而係中學生習作嘅水平。係能力所限做到咁定係有其他意思我地就唔知啦。

最後想講啲個人嘢。讀緊拿破崙嘅傳記,佢喺好多政治嘅關鍵時刻都會做公投去做勢,例如登基,復位都做。而即使佢當時已經好受擁戴,公投一定大比數支持,佢都不忘要篤數,有時甚至親自指示點做。強如拿破崙,都會想製造民意撐自己。所以就算係同你有相同政治理念嘅人都會面對呢個誘惑。啲冇誠信嘅政黨政棍就更加會不要臉咁去做。大家小心。

 

 

精算思政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