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間選舉」風土病

2015/3/10 — 18:16

早兩天看到戴耀廷重提「民間特首選舉」而沒有評論,主要原因是因爲戴已經失去所有影響力,這則消息也沒有太多人提起,評論它好像沒有太大意義。話雖如此,這舉動還是有一定的作用,假如所謂「泛民」人士有意參與這碼事,又這麽「幸運」成爲「民間特首」,這就等於是自己往火坑裏去跳。

「雨傘運動」後的局面其實已經很明顯,本來各個山頭已經是誰也不服誰,現在更是四分五裂,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已經是最好的見證(又是不幸言中)。在這個關頭,你意圖用選票弄個「民間特首」出來,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這傢伙將會成爲衆矢之的,各黨各派都會針對這個人,因爲「泛民」人士每個都垂涎武林盟主這個名頭,誰都想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搞這麽一場選舉等於是搞一場嵩山比武,給機會他們自傷殘殺。

廣告

不要以爲有了選票支持就代表盟主有相應的威望,能夠號令武林。這個「民間特首」是個沒有制度承認的光棍司令,根本就指揮不動任何人。因此,如果希望選出「民間特首」就能整合「泛民」,實際上卻是事與願違,因爲一人當選,其餘的人都會自動變成反對黨。想當選下一屆「民間特首」,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攻擊現在這位「民間特首」,指他無能和無辦法帶領「泛民」,而指責者又真的有辦法讓限制「民間特首」的領導能力,他不聽號令就是了。

再者,你這麽一選,你不就立刻告訴中央誰最能獲得公衆支持,聰明的讀者會認爲中央下一步會有什麽行動?明白到有上述這些風險,聰明的讀者會不會玩這場遊戲?

廣告

上面說批評戴耀廷已經沒有意義,說這事其實是想帶出這道問題:爲什麽他們做每一件事都總是事先張揚,衹會想怎樣吸引眼球,但從來不考慮進行這些行動會帶來什麽樣的效果?爲什麽衹會不斷的「民間公投」,但從不會想隱秘地做點實際的事?

做任何事情都衹考慮收益而不想清楚風險,就跟當初奮勇一躍跳入公民廣場一樣,牽一髮而動全身,犯下太嚴重的錯誤就不論做什麽也挽回不了。

原刊於山中雜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