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陣司法覆核挑戰警方沒收手機 高院裁定警需法庭手令才可檢查電話內容

2017/10/27 — 16:38

 

【21:30更新報道】

2014年七一大遊行後,警方以「違反不反對通知書」為由,登門拘捕時任民陣成員陳倩瑩和遊行司儀陳小萍,並要求時任召集人楊政賢、當時為民陣駕開路車的司機岑永根及另一位遊行司儀洪曉嫻到警署錄取口供。警方當時沒收各人手機,及懷疑檢取手機內容。岑永根其後提出出司法覆核,指警方的做法不合比例地侵犯私隱。高等法院今日頒下判詞,裁定《警隊條例》並未違憲,但確認表示除非在緊急情況下,警方須要有法庭手令才可檢查手機等電子產品內的內容,不過有關的保障並不延伸至手機本身。

廣告

民陣成員可獲三分二訟費

法庭引述警方表示並無檢視過電話內容,亦會向申請人歸還電話,因此法庭不會就案件頒下任何命令。法庭下令申請人可獲三分二訟費。

廣告

判詞指,是次司法覆核案涉及兩個主要法律問題:第一,《警隊條例》第50條第6款是否容許警方在沒有手令情況下,查看被捕者身上搜得的手機內資料,而如果這是容許的話;第二,該法例有否抵觸香港《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4條及《基本法》第30條下對於個人私隱的保障,及是否違憲。

判詞指,在維持有效執法及保障個人的基本權利之間,法庭必須取得平衡,因此《警務條例》對於個人私隱的限制,必須是要合法、非專斷(non-arbitrary)及合符比例的。

法庭認為,由於手機內有大量個人及其他資料,保護這些資料及保障市民擁有私人通訊不受非法侵擾的權利是十分重要的。因此,法庭認為,除了法例只能容許警方在緊急情況下,方能在未獲得手令時搜查被捕者的手機內容。

指警例未違憲

法官舉例,緊急情況包括,當被捕者被警方根據《警務條例》第50條合法拘捕,而且警方能「合理地懷疑」緊急搜查能夠(1)阻止對於公眾或警方造成的迫切威脅;(2)阻止對於證物造成的迫切損失或破壞;及(3)在極緊急的情況下獲取證物。

法庭認為,在考慮過立法原意的前提下,除了在緊急情況下,《警務條例》第50條第6款並未容許警方沒有手令時搜查被捕者手機內容,因此裁定有關法例並未違憲。

判詞又指,有關保障只限於被捕者手機內的資料,但不包括手機本身。即如果警方要沒收被捕者的手機,以察看有沒有暗格、指紋、或察看手機上的刻有的辨認號碼,並不會造成對個人私隱的過分入侵,因此亦無除了在緊急情況下均須獲得手令的規定。

判詞舉例,除了手機,對於警方權力的有關限制以申延至平板電腦、智能手錶、及筆記電腦等。

法庭信納警未搜查民陣成員手機

法庭信納,本案申請人的手機已經獲警方歸還,亦並沒有被搜查。

前民陣召集人楊政賢前日(25日)於facebook表示,2014年被捕的時候警方藉詞沒收5人的手機,「實際上是想收集電話內的個人通訊私隱,並用通訊軟件內的電話來找出其他行動者的資料。」

楊政賢表示,當時提出司法覆核的原因,主要是希望法庭釐清警權侵犯市民私隱權的界線,認為如果警方能夠以查案為由任意奪取被捕者手機內的資訊,是不合比例地侵犯市民的私隱權。

楊政賢:警須改指引,停前線人員濫權侵私隱

楊政賢今天指,司法覆核是質疑《警察條例》50(6) 下,究竟警察有沒有權在沒有法庭批准下,搜集市民的電子通訊設備內的資料 (digital content)。法庭的判決是警方無權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搜查市民的電子設備,包括手提電話、手提電腦、平版電腦、甚至智能手錶。

楊政賢指,《警察條例》50(6) 已經寫下數十年,內容早已過時。條例賦予警察有權向被捕人士身上的「任何報章、簿冊或其他文件、以及該等報章、簿冊或文件的任何部分或摘錄、任何其他物品或實產」進行搜查。「但電話是報章嗎?平版電腦是簿冊嗎?在過去十年,歐洲人權法庭、美加最高法院等都就警權與搜查電話作出判決,全部都認為電子設備收藏大量個人資料,沒有法庭批準而進行搜查,是對人權的重大和不合比例的侵犯」。

楊政賢提出,警察要公開地更改他們的警察指引,停止前線人員濫權侵犯市民私隱的行為。社會也應要求私隱專員公署監察警察修改指引的進度,以及將相關資料帶到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讓國際社會一同監察。

 

相關報導:

商台香港01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