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陣的政治豪賭,好無謂

2018/7/1 — 9:55

資料圖片:2017年七一遊行

資料圖片:2017年七一遊行

說實話,看到今年七一遊行的主題,竟然是「結束一黨專政」時,確實有點傻眼。印象中,這口號不是支聯會的五大綱領其中一個不?早一陣子,支聯會不是已經搞過愛國民主大遊行嘛?為什麼七一遊行又是喊「結束一黨專政」?如此搞法,七一遊行和六四晚會又有什麼區別呢?難道民陣今年想不到什麼特別的口號,結果把六四的口號拿來用?

應該不是,相信民陣在七一遊行又喊「結束一黨專政」,主要是因為北京今年修憲,在中國《憲法》第一條,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後,新任的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曾表示,修憲後喊「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便有可能抵觸修憲後的《憲法》第一條,因而未必符合立法會的參選資格。

雖然因為中國的官方文件裡,從不承認中共是「一黨專政」,譚耀宗這個說法,有如兜了個圈承認了中共是「一黨專政」。然而,譚耀宗為何會這樣說?真的如他話齋,他的言論只代表個人立場?相信大家心知肚明。更重要的是,譚耀宗之後,澳門中聯辦前副主任陳斯喜、港澳辦前主任王光亞也曾揚言,叫「結束一黨專政」的人不能參選立法會,我們便有理由懷疑,他們是代表北京放風了。

廣告

至於港府的立場,則完全是曖昧不清。特首林鄭月娥在今年四月接受訪問時表示,難以保證在香港叫「結束一黨專政」,會否有法律後果,一切會依法辦事。細心一想,她的說法其實跟譚耀宗沒多大分別,都是把球射給了選舉主任,由選舉主任來決定,是否DQ喊過「結束一黨專政」的參選人了。

在此形勢之下,民陣將「結束一黨專政」用作遊行口號,便有着蓄意挑機的味道。可是不諱言的說,這樣挑機根本十分無謂,甚至有點賭氣。人家叫你不要喊,於是你偏要喊,量對方買你怕,於是不敢DQ你。問題返來了,現時的泛民在北京眼中,還有什麼值得可怕,怕到要不敢 DQ 你?人家 2016 年已 DQ 過一次,早前的 3.11 補選又 DQ 過一次,結果又怎樣呢?如是者,將來的選舉再 DQ 一次,又有什麼可怕呢?

廣告

怕泛民再次叫人上街?像公益金百萬行一樣,禮拜日叫大家上街行一個圈,然後回家睡大覺?怕泛民在政府總部門外集會,唱完《海闊天空》然後自行散去?還是怕泛民搞二次佔領?先不說二次佔領究竟有幾多人嚮應,就讓你搞得像傘運一樣多人,結果又會否跟傘運沒分別?至於什麼「勇武抗爭」,這做法明顯泛民過去主張的「和理非非」啊﹗再說,經過梁天琦被判囚六年後,還有人敢這樣劍走偏鋒乎?

可以說,若是民陣打著「結束一黨專政」的旗號搞遊行,港府在將來的 11‧25 補選,不論劉小麗還是李卓人,全部都 DQ 了,泛民基本上是沒有反制措施的。兩人均被 DQ 的代價,則不只是九龍西那一個議席,還有泛民想取回的立法會分組點票否決權。在泛民現在完全處於劣勢的情況之下,他們最應考慮的問題,不是先保存有生力量嘛?

民陣在毫無把握的情況下,把整個泛民的政治前途押上去,究竟為乜?為啖氣?俾你押贏了,你又得到些什麼?押注贏了只是贏啖氣,什麼得着都沒有,輸了便把議席、分組點票否決權都賠掉,這不是無謂?又是什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