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陣:曾偉雄七宗罪

2015/4/30 — 16:25

圖:民陣Facebook

圖:民陣Facebook

【民間人權陣線就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的「功績」評價】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離任在即,雖然任內創出犯罪率的歷史性新低,但此功績也無法彌補無數之過。曾偉雄的強硬管治徹底改變警隊的執法手段和內部文化,種下難以根治的警權問題,絕非社會之福。警民衝突,是客觀的政治生態所引發,不得歸咎是警隊之責;但曾偉雄的管治卻是激化警民矛盾的最種要因素,其拒絕承認過失的言論和包庇下屬的手段實是挑動社會情緒,縱容前線濫權的力量。今日的警權問題不會因曾偉雄的離任而消散,反之繼續影響警隊發展,左右警民建立關係。曾偉雄絕對是破壞警隊傳統、警民關係的歷史罪人。

眼中只有權貴 視民為敵

廣告

曾偉雄獲得建制一致盛讚,評價極高,梁振英更公開地點名嘉許,足見政府高層對曾偉雄的信任。過去四年,曾偉雄一直以維護國家領導尊嚴為首要任務,反之示威者的安全及公民權利卻被忽視,異見聲音被警隊視為「危險品」,形同敵人。2011年,李克強訪港,途經麗港城期間一名穿上「平反六四」汗衫的男子遭四名警員帶走,事後警方以「核心保安區」為由辯稱;「港大818」事件震驚香港社會,曾偉雄在港大校園設下嚴密保安區並區隔示威區,把學生禁錮於後樓梯中,好讓李克強安然進入港大,事後引起各界質疑甚至炮轟,認為曾無法保障示威者的公民權利及人身安全;2012年6月30日,胡錦濤訪港,曾偉雄設下水碼高牆,遠處區隔示威區,並首次使用大劑量胡椒噴霧器。曾偉雄治下,警隊沿用曾上任初期建立的人群、示威活動管制的手段,不但沒有平衡示威、意見表達權利和保安需要,只顧全國家領導的需要而無視《基本法》所賦予的公民權利,直接以公權力侵犯言論表達的空間。曾雄偉的手段,無疑增加了示威者的行動成本,同時籍此增加曾的個人威信,得到前線認同,贏得建制的信任;但社會得到的,卻是示威、這論空間的收窄,警隊視民為敵。

強詞奪理 撕裂警民關係

廣告

經歷鄧竟成「Sorry Sir」一事,曾偉雄立志「重建」警隊型象,以為警隊必須以強硬姿勢示眾,逐漸建立警察不可挑戰、不可質疑的強權,任內未曾向公眾致歉。曾偉雄致力討好前線,鞏固自身權力和內部威望,即使面對前線執法不公,曾偉雄並非先檢討,後評價,反之是拒絕一切質疑,毫不豫疑地力挺警隊正確。曾偉雄曾以「天荒夜譚」一言拒絕向被濺中胡椒噴霧的小孩道歉;又以「日日戴委任證不如全部著晒軍裝」反駁警員沒有帶上委任證的指控;警員被揭發執行職務期間拍照,曾竟以「你有,點解警察唔可以?」駁之,以普通大眾的標準衡量紀律部隊的專業操守;面對警隊在「雨傘運動」濫用武力的指控,曾卻拋出一句「慈母論」,明顯是挑釁公眾情緒,重申向前線示好之舉。曾偉雄如意落力為前線辯護,也難怪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以「100分」評價曾偉雄,可見如何建立自己的威信。

曾偉雄成功「重建」警隊形象,但無疑是錯誤理解警隊作為公僕、執法者的角色,又甘願捨棄警隊過去三十年努力經營的警民關係和信任,只在乎警隊的執法權威。比較過去數任警務處處長,李明逵和鄧竟成明顯較為了解警隊只是執法者的角色而非法律本身,警隊需要承認過失,向公眾問責,不可超越法律所賦予的權限;但曾偉雄力反常態,拒絕承認責任,不但造就警隊自回歸以來最低支持度,失去市民信任,更直接鼓勵前線有法不依,種下不可被挑戰的警隊文化。

帶頭「講大話」 包庇濫權敗壞法紀

2011年麗港城一事,曾偉雄以「黑影論」、「攝影機卡手論」欺騙公眾,以低劣的謊言作為對公眾的解釋,自此曾偉雄不但強詞奪理,更帶頭「講大話」,敗壞警隊誠信和紀律。為了爭取前線的支持,曾偉雄「以身作則」,不作軟弱的事,反之而謊言面對立法會的質詢,表現領頭承擔社會壓力的能耐,形同默許前線越權執法。「雨傘運動」過後,法庭接二連三指出警員作出失實,甚至偽造指控,更有集體寫錯字「夾口供」之嫌,可見前線得到內部的肯首和指導,證明警隊內部的不誠實風氣,不但拒絕認錯,更以假證供欺騙法庭和公眾。作為警隊「一哥」,曾不是以身作則建立專業、守法的意識,親自示範何謂破壞紀律。

縱容濫權 包庇下屬

縱容濫權,包庇下屬也是曾偉雄的歷史罪名。2014年六月,三名參與反對新界東北集會的示威者被捕後,在警車上遭到私刑對待,曾偉雄一反作風,拒絕評論;「雨傘運動」期間,警員接二連手濫用職權,不論是警司朱經緯無故向途人揮打警棍,還是七警私刑毒打曾健超,曾偉雄皆一律低調處理,遙遙無期甚有拖延之勢;涉嫌在處理旺角「鳩鳴」期間無理拘捕途人的西九龍總區副指揮官Duncan McCosh,最終無礙升職,得到曾偉雄的賞識。濫權,是警隊超越法律的行為,是警察違反法律和《警察通例》的罪行,警隊理應積極地回應市民質問和期望。然而,曾偉雄無視內部紀律和法律,縱容前線繼而包庇,只會種下警隊濫權文化,公權力無從克制之果。

「雨傘運動」期間的警權問題極具爭議,警隊不但無意檢討,更把濫用《公安條例》的執法手段成為前線指引,進一步衝突法律低線。曾偉雄治下,警隊引用「襲警罪」、「防礙公職人員執行罪」作為拘捕原因的案例激增,警隊處理「鳩鳴」更濫用「非法集結罪」進行拘捕,更有傳媒報導警隊將會把「三人行」常規化之勢。

政府打手 力打公民運動

四年任期內,曾偉雄的言論主要是針對公眾活動、示威活動而發表,可見曾偉雄對公民社會的態度。曾偉雄針對公民活動從來不遺餘力,除了以高傲姿勢冷對批評,也致力執行政治檢控,秋後算賬。自曾上任以降,警隊拘捕了至少2300名示威者,數字是歷年之高。數字除了反映遊行、示威活動增加外,也見曾偉雄絕不手軟,最近更拘捕三名於一年半前參與示威活動人士,可見曾偉雄對待公民活動格外用心,不容許任何「放生」之例。此外,近年警察針對遊行不斷,加強「不反對通知書」中的條款和限制,包括主辦糾察人數、示威物品體積限制、時間控制等要求,主辦若有錯失,警方即以違反「不反對通知書」控之。事實上,去年民陣主辦「七一大遊行」後,警方就以「頭車」慢速等為由,指控民陣違反「不反對通知書」,並拘捕民陣成員,更沒收手提電話。由是可見,警隊已成為政府對付公民社會和反對聲音的主要支柱,警隊也樂意配合,並盡力打擊公民活動的組織者和參與者。

濫暴成性 無從監察

自曾偉雄上任始,警隊使用胡椒噴霧次數婁創新高,「雨傘運動」期間除了使用催淚煙外,更出現警棍常規化之勢。警隊的武力指引一直受《警察通例》第二十九章所規管,是有例可依的武力準則。然而,第二十九章是警隊的秘密指引,公眾無權閱覽,保安局也為警隊把關,拒絕交給立法會。「雨傘運動」正顯示上述對公眾權并的不利,公眾無從判斷警員是否作出合理武力繼而作出投訴。「雨傘運動」期間警員大量駛用警棍,並以意為主要武力,使用期間不但出現朱經緯無故向途人揮打一事,前線更刻意抽打示威者頭部,執行可致命武力,加上警員並非一時錯失,而是持續地向頭部攻擊,可見警隊濫用武力已成為「常態」,市民也被蒙在鼓裡,警察只一味強調使用「最低武力」,市民無法監察。曾偉雄拒絕回應濫暴之事,明顯希望保留日後警隊更大的行動力和威懾力,形造警暴的威嚇,製造白色恐怖。

警隊政治化 漸成黨衛軍

曾偉雄在任的四年間,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多次發表聲明,主動介入社會爭議,令人質疑警隊能否維持政治中立,不偏袒個別政治勢力或政權。然而,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曾在去年7月2日發表聲明,以內地「尋釁滋事」形容示威者,令人懷疑前線何以運用具政治色彩的言詞作評論;去年10月,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再次發出聲明,批評「雨傘運動」破壞法治,同時引用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中國夢」和內地法治觀評擊示威者;「雨傘運動」中,建制派的「撐警行動」終演化成「藍絲帶運動」,有警員被揭發在辦公室門上貼上「藍絲」,也有「談判專家」在執勤期間帶上「藍絲」,事情被外界質疑警隊已介入政治角力,更在辦工期間參與政治運動,最終曾偉雄只是「言論自由」評價事件,沒有回應「藍絲」的政治性和警隊遵守中立的原則。

以公帑「擴軍」 警隊不斷擴大

整體而言,曾偉雄在任期間不斷增加警隊開支添購裝備及擴充編制,自2011年始,警隊每年均購入「特別用途車」,雖然預算在2013-14及2014-2015年度有回落次勢,但2015-16年度卻以86%的增長率加大開支,不但擴充機動部隊人手,同時以2700萬預算,購買「水炮車」。一日香港政治生態不變,社會必會抗爭不斷,曾偉雄在退任前「擴車」必定是最後一個任務,為新任處長準備未來行動的基礎。然而,曾偉雄的四年已徹底改變警隊文化,問題百出,現時擴充警隊不但無助修補警民關係,間接縱容警隊早前的過失,容許未檢討就擴充的方式出現,絕非社會之福。

總結

短短四年,曾偉雄破壞了香港警隊努力經營的專業、中立、守法、可信的形象,製造警民關係的冰點;也因為曾偉雄無限放權和包庇,前線濫權濫暴和政治化已成風氣,警權問題沒有最多只有更多。不論未來處長是誰,新任處理也難以改變曾所創造的警隊格局,也因為政治問題未解決,警民矛盾也難以消解,難以收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