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氣短集:梁特誰隊冧?林鄭怎上台?

2017/1/18 — 5:42

梁振英向習近平述職

梁振英向習近平述職

梁振英在他搞愛國愛黨政治事業的高𥧌被北京突然DQ,失去爭取連任的資格,筆者認為他犯的錯誤有二,一內一外:內的是他把統治階級分化為多個敵對陣營、撕裂社會之餘,還挑起分離主義火燄,替北京添煩添亂,大搞其個人選舉工程卻在正事上乏善可陳;外的是在世界特別是東亞大形勢對中國越來越不利的環境下,不斷以極左手段破壞一國兩制,致令「友邦驚詫」(尤其是美國),損及香港對北京來說非常重要的「窗口角色」。

假若梁的錯誤只是前者,那麼對早已處心積慮要逐步赤化香港的中共而言,他的功過還可以「三七開」,北京縱不悅,也不會把他監生拉下馬,但後者則無法不成為他的死罪。專長吃政治飯的梁特,竟然會犯上第二個錯誤而未能及早察覺、及時修正,原因有二。

《環時》搞破壞 梁跟車太貼

廣告

其一是,他和他的智囊受北京《環球時報》系的意識形態以及「強國論壇」之類的極端言論影響太深,幾年來不斷高舉「一國」矮化「兩制」,把香港說得一文不值之餘,還嚴重破壞了法治、廉政、公務員中立等「兩制」精華,已經「蜚聲國際」。其二是,美國政治海變,特朗普當選還未就任,中美關係、東亞形勢已驟然惡化,一切來得太突然,連北京那些善於翻雲覆雨的操盤者也措手不及而須急煞車,梁特一夥跟車太貼,於是人仰馬翻。

然而,真正影響下屆特首人選的因素還要看1月20日特朗普上任之後如何推行說好的「百日維新」,其中包含他對主要進口國的態度、對亞太地區的關注和實力投入,以及他如何看待與中國和台灣的關係。特朗普的亞太政策越強硬,香港的「窗口角色」對中國便越重要,要保住便越困難。

廣告

由於這些方面還存在不確定性,所以北京最後首肯誰當特首,還須考慮下列場景和選項:(一)特朗普虎頭蛇尾,上任後十分溫和,那麼北京可讓林鄭配葉劉上,利用二人的「港英舊電池」色彩繼續瞞騙國際,實行「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二)特朗普硬中帶軟,則北京可讓表面上溫和得多的雙曾配出台;(三)特朗普非常強硬,北京滿盤落索,只好索性讓胡官上,向國際釋出善意,同時用其他方法規限胡官,無謂硬拼,否則無法頂住美國壓力、保住香港這扇無價窗口。

美國越仇華 兩制越寶貴

看最新情況,北京很難樂觀。上周,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特朗普又借北韓揚言試射洲際導彈發飆,指摘北京在對美貿易上好處佔盡卻在朝鮮問題上沒出半點力。幾乎同時,特朗普就宣佈委任美國對外貿易首席談判官Robert Lighthizer。英國《衞報》指此人乃列根時代出道的超級仇華鷹派,多年來不斷指摘中國利用世界自由貿易體系佔足美國便宜,應受懲罰,特朗普任用他,首要目的就是要他來對付中國(其次對付墨西哥)。北京因此非常不快,但對着即將上任的「狂人」特朗普卻不敢造次,只讓《環時》以十分詩意的文句詛咒:「誰知道美利堅合眾國是不是歷史天空中閃過的一道流星?」

中國靠了香港這扇窗口,能建立與發達國之間千絲萬縷或明或暗的管道,在經濟金融方面尤其重要。香港則在九七之後依然能夠藉此享受美方給予而中國無法取得的各種優待,特別包括從美國輸入一些不能輸往中國及其他「共產國家」的高科技產品,原因就是香港和中國之間築起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體制區隔。美國政府看待這個中港區隔非常認真,甚至用法律的方式作出了反應規範,此即1992年通過的美國國內法《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

此法與《台灣關係法》不同,並不干預香港內政;它只是指明,一旦香港和中國之間的分野模糊了、消失了,美國就以對待中國的態度對待香港,原本給予香港的優待跟着消失。為此,該法規定1997至2000年之間,美國國務院須每年對國會提交一份報告,認可一國兩制所定義的中港區隔仍然有效。後來此法修訂了,提交年度報告的要求延伸到2006年。事實上,美國國務院在2007年額外提交了一份報告,確認一國兩制落實十年很成功,於是由2008年起,年度報告不必再提交,那對香港很有利。

梁當政 美即收緊《政策法》

值得留意的是,《香港政策法》判別一國兩制是否繼續存在、中港區隔是否繼續有效,標尺就是在該法條文中11次提及的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然而,2014年11月底,中國「半正式地」向英國表示,《聯合聲明》已於1997年7月1日香港特區成立、《基本法》生效當日同時失效,而此後英國對香港再無任何「道義責任」。英國政府即時反對這個說法,但反對無效,因為北京看穿了英國為了商業利益想當「中國的最好朋友」,根本不會再在香港問題上說三道四。不過,美國的反應不一樣。

2015年4月,美國國務院在停止了七年之後,在沒有法定要求底下,主動向國會提交一份報告,其中指出中國政府和特區政府的若干行為有違一國兩制規範,這包括2014年6月北京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特區政府其後提出的政改方案、引起佔領運動之後特區政府的一些對付抗議人士的暴力手段,等等。報告還指出美國政府收緊了敏感商品出口香港的備案審查等規定。本來,梁特如果有足夠國際政治觸覺,當會即時懂得收斂一下,但事實不如此。

2016年5月,美國國務院再次在沒有法定要求底下向國會提交年度報告。這份報告對中港政府干預一國兩制的行為作了更多質疑,一面尖銳地指出,在香港發生的李波事件上,美國首次指控中方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這意味着美國不認為《聯合聲明》已經失效)。此外,梁政府在港大副校任命一事上授意否決陳文敏教授的任命提議,其後更不理學界強烈反對而委任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報告認為都是政府干預大學學術行政的事例。

大家可以推斷,2017年美國國務院也繼續會有一份年度報告,提及香港去年夏天及後發生的多起立會選舉DQ事件、人大主動以「釋法」為名替香港立法、給法院審判作強力指引的先例。大家也不難估計,特朗普的亞洲事務官員會怎樣寫這一個報告,以及報告寫好送到由共和黨控制參眾兩院的國會討論,會有甚麼結論。到時,美國國務院就算不作出最壞的結論(一國兩制失敗,香港不再與中國有效區隔,美國不應再予香港優待),也很可能會發出十分嚴厲的警告並初步制裁香港,令中國很被動。

隊冧梁特者──美帝

筆者估計,奧巴馬政府很可能於11月底透過外交管道暗地給了中國一個溫馨提示;北京一急,拋出梁振英。這就可以解釋為甚麼梁特陰溝翻船得那麼突然;習近平對梁似乎早有意見,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卻來自老美。不過,平情而論,梁氏私賣港人利益,尷尬下台乃天意,但他絕非破壞一國兩制的唯一罪人;不少壞事都是北京手筆,例如銅鑼灣書店事件,梁政府不過被動配合,不阻止、不抗議、不調查,不了了之。罪有應得之餘,他也是半隻代罪羊。

大家也可能留意到兩則或有關連的新聞:一是本月2日的新聞報道指奧巴馬政府將在卸任之前發表一份報告,建議阻止中國併購美國半導體行業高科技公司;起勁反華的特朗普政府求之不得。一是上周梁政府宣佈一件「選舉工程」:香港和深圳將合作在邊界以南的河套區建設比原定計劃大得多的科技園區,並大量輸入中國專才。

這件深港同城工程和「西九僭建」一樣味道,無疑本來都是梁特處心積慮要在他自己宣佈參選之時公佈的策略訊息,現在卻變成林鄭的競選亮點。不過,此項高科技同城化工程從中港美三角關係看,非常敏感,可能進一步刺激美國國家安全疑慮,結果導致美方更嚴格限制美國高科技產品輸港,因為以後香港科學家接觸得到的美國尖端科技產品,中國科學家也可直接接觸到;按行會梁粉的說法,甚至有可能將來大部份的「香港科學家」都是大陸來港的「新香港人」。

矮化香港最大輸家──中國

明顯,有人為了一己選舉利益,不惜犧牲香港利益。類似這種中港融合、深港同城的政治工程越來越多的話,很快有一天美國會按《香港政策法》了結給香港的優待。當然,一些中港喉媒、極端分子、《環時》派的人會說:美國的東西不稀罕,中國的更先進。

如果北京領導人不是儍子,應該看得清楚:香港由一些執行「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的死硬派人物來領導,所有港人都會是輸家;而且,一旦香港的「窗口作用」消失,更大的輸家是中國。

 

原文1月11日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