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求仁得仁 — 淺論雙學三子案的深意

2017/9/4 — 15:18

資料圖片: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圖片來源:朝雲 攝

資料圖片: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圖片來源:朝雲 攝

【文:栩晉】

回顧歷史,「雨傘運動」已過數載,其成敗得失多有定論,筆者亦不欲多言,徒添傷悲。唯近日,因「雨傘運動」而生的數宗檢控,又掀起一陣風雲。雙學三子因「重奪公民廣場」,而被法庭罰以社會服務令,現已完成罰則,事情理應圓滿解決。但突然,上訴庭宣佈律政司「覆核刑期」得值,三人隨即被判入獄。對此,各界議論紛紛,其中又以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之言,迴響最大。石以為三子「出得黎行,預左要還」、「既然求仁得仁,又何必執著刑期」,又認為律政司「覆核刑期」乃理所當然,難視之為「政治檢控」,惹得不同人士直斥其非。

筆者並非法律專材,故不敢對律政司之舉妄加非議。觀乎輿論反應,則多集中於「求仁得仁」的說法,認為石言十分涼薄,並以此斥之為投共。對此,筆者實不以為然。以下,筆者望從歷史事例和社會實況,指出雙學三子入獄,誠如石言般「求仁得仁」,且恰當非常。

廣告

老子曾曰:「反者道之動」,認為世事均有兩面,甚至數面,若向一個方向發展過當,必會向對立一面作出發動,故又言:「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看待事件,實不宜只從一方面下定論。表面上,雙學三子入獄,實是無理之極,讓人以之為「政治檢控」亦屬常理,但其真意實又不止於此。

歷史上,不少英雄豪傑都曾遭受不公對待,但正是如此,方能激發人性光輝。

廣告

宋亡三傑之一,文天祥一生為宋盡忠,力戰數載,仍不屈被擒。押送時,文天祥概然留下「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詩句,一直砥礪後進士氣,為忠義典範。後入獄,拒降不屈,終被賜死。聖雄甘地,一生為印度脫離殖民地多次發起不合作運動,並引來殖民地政府極度不滿,多次拘捕並投之於獄。但甘地未有放棄,仍堅持抗爭,終使印度獲得解脫。

對於此等犧牲,錢穆便曾言:「他們遭受的磨難越大,造成的反響和得到的支持便越多越大,這也是中國文化重視失敗英雄的價值所在」。誠然,義士入獄令人義憤填膺,恨不得將罪魁禍首銼骨揚灰。但我們必需明白,事已至此,爭拗於司法不法,法治不彰已是徒勞無功,而義士起事亦必具心理準備,明白制度不公,方要有人犧牲,以顯正義。因此,現在需要做的是,將他們的犧牲化作錢穆所指的失敗英雄的價值。畢竟,義士之所以為義士,正因其敢於挑戰巨牆的精神和勇於面對制度暴力的胸襟。

至於,社會實況方面,才是最令人擔憂所在。明顯地,雙學三子入獄只是殺雞給牛看,旨在令更多人噤若寒蟬,從而使新一屆政府能更無後顧之憂,執行和貫徹中央的治港政策。另外,透過進一步破壞司法獨立的基礎,進而使中國的法律和法治更易侵入現行制度,使香港更全面地中國化。然而,觀乎社會、輿論多仍執著於此案之不公和指斥制度的破壞,這實是浪費了三子換來的力量。

其實,「雨傘運動」已為香港民運積蓄了深厚的力量和廣闊的基礎,更多人關心政治和社會,亦有很多人投身政治或社會事業,提倡和悍衛本土化。而且,議會本已迎來近年最好的開局情況,令人對未來抱有更大希望。但礙於部份人的「驕奢躁進」,削弱了議會力量,甚至造成議會的五年無力化。加上,儘管港人不斷重申對民主法治的堅持,但卻都只是紙上談兵,並各行其是,全無策略可言。此時,雙學三子入獄正能震聾發瞶,讓社會思考並運用其力量,但可惜,大家仍是舊調重提,不懂變通,平白浪費了機會。

綜合上言,筆者以為石永泰以三子「求仁得仁」,絕非涼薄之言,反是極高的讚美。只是,香港人仍處較偏狹的思維層次和享受單打獨鬥式的抗爭,不懂合作和思考策略,終致力量流散,錯失機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