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江樂士:袁國強上訴合理 「歪風論」無問題 香港司法仍非常獨立

2017/8/22 — 18:44

江樂士、袁國強

江樂士、袁國強

雙學三子因「9.26 公民廣場案」原被判社會服務令,上周被上訴法庭改判即時監禁 6 至 8 個月,引起爭議。公眾及部份國際媒體質疑律政司司長上訴是否涉政治動機,甚至擔憂香港司法制度是否被動搖。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 (Grenville Cross) 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則表示,袁國強做法合理,強調香港司法制度獨立依然。

早在 1978 年已自英國來港的江樂士,曾擔任檢控官數十年。1997 年出任刑事檢控專員 (Director of Public Prosecutions, DPP),直接向律政司司長負責,至 2009 年卸任,現為國際檢察官聯合會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rosecutors) 終身參議員 (Senator for Life)、遇難檢察官常務委員會 (Standing Committee on Prosecutors in Difficulty) 主席,與及參議會副主席。

早前有報道引述政府高層消息稱,高層檢控人員原本不建議就刑期覆核,但袁國強堅持上訴,終令三子入獄。問到律政司如何決定是否就一宗案件判刑上訴,江樂士指,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 (Criminal Procedure Ordinance)」,上訴的權力由律政司司長而非刑事檢控專員持有。實際運作上,二人多會商議至達成共識,如意見相異,律政司作為刑事檢控專員之上司,仍有最終決定權。一般來說,法庭就案件判刑後,負責案件的檢控官會撰寫報告,記錄事件經過,並判斷判刑是否恰當。如認為有上訴必要,案件則會交由高級檢控官跟進。後者會根據案情,再三研究判刑是否有過輕或錯判等問題。由於上訴法庭註明判刑上訴只應在「特殊情況 (exceptional cases)」下發生,因此律政司司長及檢控專員往往會克制,並多會在明顯有必要時才作上訴。

廣告

江:檢控程序應由獨立刑事檢控專員而非律政司負責

江樂士續指,雙學三子案中,原訟法庭的判刑明顯有誤 (so clearly wrong),裁判官的理據亦顯然有問題,因此律政司司長在無可奈何下只能上訴。他認為袁國強判斷正確,而上訴法庭的判決亦支持律政司司長的觀點。

廣告

對上訴法庭判詞中「​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本案是一宗表現上述歪風的極佳例子。」一段,江樂士亦表示認同。他表示:「若人民為追求他們的政治及其他目標,日益傾向進行非法行為,這風氣明顯須要遏止。」他續表示,上訴法庭的其中一個功能,正是確保判刑可以防止罪案發生。若某一類罪案有增長風氣,上訴法庭有必要懲止之於萌芽之時。

不過,他仍堅持檢控程序應由獨立刑事檢控專員而非身為政府官員的律政司負責。現時香港司法制度上,刑事檢控專員並不獨立,而聽命於律政司司長。儘管《基本法》第 63 條指,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應「不受任何干涉」,然而在 2002 年,時任特首董建華推行高官問責制後,律政司司長改為政治任命,須處理政治工作,故令人質疑其職能有矛盾。(詳看≪專訪江樂士(上):檢控欠獨立 法治失信心≫)江樂士認為,長遠而言這矛盾會影響外界對香港法治的觀感。

唯江樂士仍認為,現時香港司法制度一如以往,非常獨立 (fiercely independent) 及可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