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江青附身的林鄭月娥所說的「撤回」到底有何圖謀?

2019/9/8 — 18:24

有云:「相由心生」,林鄭月娥日前(4/9/2019)發表電視講話時的陰森映象,充分說明了「有諸內形於外」的面相和心貌,令人寒慄不已! 那天在熒光幕前亮相,林鄭月娥雖然沒有仿效「毛主席一條狗」的江青那副凶暴神情,咬牙切齒怒吼,也沒有好像北韓御用電視新聞主播李春姬那麼過份造作的語態激昂和聲調鏗鏘,因為畢竟本地場景和港式劇本有別,不能同樣照本宣科。 

無論如何,林鄭月娥必須裝作「釋出善意」,就抗爭者的「五大訴求」略作「讓步」的「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那麼本來好好歹歹總要似模像樣的演出一台戲,務求贏得盲從附和觀眾們的掌聲。 可是,林鄭月娥此人死性難改,驕縱本質不變,冷漠的眼神和膠樣的表情,面部肌肉騰緊,聲音腔調如機械人似的,按著稿子逐字逐句讀出內容來,那一臉好不甘心的樣子,實在難掩怨毒甚深而有仇必報的內心恨意! 只憑這麼一副表露無遺的神態表情,就教筆者深信此人簡直是江青幽靈上身! 讀者如有耐性,不妨重看那段電視講話一遍,當會明白筆者所言非虛!

中共內鬨的政治現實中,有謂江派死而未僵,和黨內其他被批鬥的餘孽結盟,與當權的習派明爭暗鬥對著幹。 據悉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政治局常委韓正屬「上海幫」,與吳邦國、曾慶紅和孟建柱等元老一脈相承,經年盤踞港澳辦和中聯辦,直接左右著港澳事務大局,致令當地鐵打的衙門不斷力拒京城鞭長莫及的指令。 本來習派是當前掌權的極左派當家,鬥爭意識極強,可是,畢竟要顧及國際舞台上的政治壓力,也礙於對統一台灣大業的負面影響,未敢輕舉妄動,因此儘管表面上鼓動內地群眾的文宣殺氣騰騰,處理外交和經濟事務時還是有所收斂,甚至可說忍氣吞聲。 不過江派餘孽趁機「以子矛、攻子盾」的力推極左路線,在香港修例問題上不斷挑撥和升溫,根本無意迅速解決,卻是有意推磨拖拉的製造麻煩和亂象。 老實說,林鄭月娥早已報廢,如今身陷政治鬥爭旋渦中,難以自處自拔自救,只能繼續隨波逐流,任人擺布!

廣告

有人分析早前林鄭月娥借路透社爆出錄音聲帶,似乎是「兵行險著」的向中央「逼宮」成功,終於獲中央首肯而容許宣稱「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筆者以為林鄭月娥只不過是中共黨內鬨鬥的其中一隻爛頭卒子,如此抬舉此人的「政治智慧」簡直毫不相稱,就算這真是黨內一次暗勁角力,她也只是受命於背後黨派「高人」的指使行事。 所以,與其叩問林鄭月娥如此「撤回」措舉有何謀算,倒不如追尋韓正等人到底想在這淌渾水企圖撈得甚麼利益!  事實上,林鄭月娥表示「撤回」,並補充說明以及提出所謂四項行動作為修和的基礎云云,根本就是一派虛言妄語而已,骨子裡是在繼續「止暴制亂」過程中以更強硬的警力激化矛盾衝突,最後伺機作最後撲殺行動!

    林鄭月娥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關鍵死結,包藏禍心,而委任余黎青萍和林定國加入監警會更是微枝末節的伎倆,不值一哂。 況且在傳媒多次不斷追問下,林鄭月娥還是口硬嘴刁,並沒有斬釘截鐵的否認會動用《緊急法》,語帶曖昧的留下狠辣一手,正正反映出極左派人士「攬抄」而意欲不惜玉石俱焚的伏線! 香港的逆權運動發展至今,筆者以為必須維繫著一定的動量 (momentum),絕對不應怯不能退和不可縮,和理非和勇武抗爭者更必須保持步履相輔相承,堅持下去,警惕行事! 

廣告

    江青雖有枕邊人扶腋撐腰,得以叱咤風雲於一時,可是大君去後便琅璫被囚,林鄭月娥只不過是三品官吏一名,斤兩不足,無可恃倚! 筆者指出林鄭月娥的心態有如江青的強悍跋扈,是性格本質使然,所有所謂退讓策略都只不過是圖謀日後更狠毒的報復後著辣招,為此,所有香港抗爭者不得不有所防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