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汶川八年,我還記得…

2016/5/14 — 17:05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按:部分用詞或令人不安,慎入)

八年前四川地震災場,記得甚麼?我從未親眼見過這麼多死屍。

到埗首天,大雨滂沱,泥濘滿佈,哀鴻遍野,眼前是一座幾近全塌的學校,旁邊空地一個簡陋帳篷,我看見一雙腿,小腿至腳掌敞露在外,任雨打下,動也不動。我回過神來,才意識到,這是停屍間。我看不到遇難者上半身,但很明顯,是一名小孩。 那一刻,我覺得很淒慘,因為小孩只能被安置在如此惡劣的地方,其後才意會到,他已算是「很有尊嚴」。

廣告

之後數天,我見到很多遺體,就這樣擱在路旁,連一塊丁方尺的掩布都沒有。有一個,就在醫院大門外,醫護人員全都移至室外救援,以防餘震;他就這樣獨個倒臥,行人如鯽。後來有人為他蓋上被子,算是給了他丁點最後尊重。

還記得甚麼?是一群質素很高的中國人。

廣告

小店老闆娘把樽裝水、杯麵、餅乾,割價出售,還讓災民打電話,能付多少話費便付多少;職業司機放下生意,不辭勞苦義載物資到災場,接載焦急萬分的乘客尋 親;地產公司東主放下業務,到災區當義工。少了很多爭先恐後,醜陋的中國人數目急降,素未謀面卻懂得互相扶持、忍耐、關懷、甚至擁抱。

無論今天你怎樣討厭這個政權,我想也許八年前總有一刻,為眼前的畫面感動過。也許你們跟我一樣,曾經以為這場浩劫過去,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會不再一樣。當然,不消一會,你便發覺自己太傻太天真。

還記得甚麼?是黑白顛倒得無法想像。

地震後大概一年,一位四川官員鏗鏘有力地回答:「四川地震大量學校倒塌,是因為地震強度太大所致。」言下之意即是,「哪有你們亂說的甚麼豆腐渣工程。」這人叫魏宏,時任四川省副省長。那時有朋友說,「但願他有一天會吃豆腐啃死。」

後來他不單沒有啃死,還步步高陞,官至省長。然而到今年初,卻因「對黨不忠誠、不老實」,結果被燉冬菇。聽聞,他跟周永康(不是Alex Chow)私交甚篤,但最終不用人頭落地,要劏雞還神。

還記得甚麼?是不要癡心錯種。

四川地震應該是我和很多人,歷來因天災捐獻最多的一次,即使你不愛這個國家,或許總會對那些孤苦無依竭斯底里的災民,動過半點慈心,其後的發展,不贅。這天,內地《財經網》大篇幅報道,當年652億元捐款,只有約23%、即151億公布了使用詳情,其餘501億、即超過四分之三的去向,至今未在公開資料中明確顯示,甚至捐款來源也無從查證。

這篇報道,巨細無遺得令人眼花繚亂,早上還盤据內地主要門戶網站的顯眼位置。不消數小時,整篇文章便跟(自願協助調查的)李波一樣,人間蒸發。

很多人和我一樣,八年前被欺哄了最後一次,從此下定決心,一毫也不捐。記得有位香港演藝界名人說過:「就算我捐十蚊,有一蚊去到災民手上,都好吖。」

我想講,你都黐黐地。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