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即將離港發展 沈旭暉:香港未來十年不需要我

2016/4/24 — 11:02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朝雲攝)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朝雲攝)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今日接受≪明報≫星期日訪問,提及自己將離港發展。他自言,離開原因之一是在港推廣國際關係已近極限,香港未來十年不需要他。提到香港未來,他又說港港內部有北京「虛權實化」的問題,又指港獨的可能性接近零,但仍有推行價值,因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回報。

今日的≪星期日生活≫發表題為〈什麼人訪問什麼人﹕人生的下半場:另一條跑道〉的文章。文章中,沈旭暉表示決定離開香港,夏天後先往新加坡過一年,再按工作計劃到不同地方居住。

他表示自己懷念九十年代的香港,指當時英國殖民主義的高壓消失,而中國國家主義一套又未至,香港社會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解決。然而回歸後,北京對香港有「虛權實化」等問題,令香港「一切水清則無魚」。

廣告

回歸前無為而治,大家都做「SAS-SSS」那樣的傻事,卻培養大量精英,現在才崇尚阿媽教仔的 micro management。(沈旭暉)

談到年輕一代的不滿,沈旭暉直指,上一代強調經濟,新一代則更在意認同。他說,自己早前曾出席一宴會,席上一中國精英既自豪自己來港 25 年不懂一字廣東話,不看一則香港新聞;又指中港矛盾只因懷香港人喪失優越感等。他自言別說是年輕人,連自己也受不了這般態度。

廣告

特首選舉方面,他指出,香港是中國不同利益集團的戰場,無論誰當特首,利益受損者都必然反撲。種種問題一浮面,本土主義必然回應,誰當特首都不能不處理,若手段放軟,便是自己被處理。沈旭暉直言,他看不到上世代有能解決此矛盾者。

沈旭暉又估計,未來本土派思潮只會繼續壯大,成為一代人的主流;另一方面,中國民族主義則在未來十年會轉強。他直言港獨的可能性「無限接近零」,但相信本土派亦明白這點,只是由於認為港獨運動就算無法達到目的,亦可以有想像之外的效果,才會推動港獨繼續發展。因此,人們無必要搬出博弈論等教條,說港獨不可行。

任何能幫助香港 identity 在世界長存的事,溫和、激進、建制、本土,都是有價值的,唯一沒有價值的,只是在舊遊戲被屈機。(沈旭暉)

他自言離開香港的原因,是因為香港最少在未來十年不需要他。沈旭暉說,他本身對社交生活與政治操作強烈厭惡,當年回港目標主要是普及國際關係學科,但推廣工作始終有限度,再做下去只會適得其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