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沈旭暉:要保護香港核心價值,不應自限於香港的地理疆界

2015/10/14 — 13:46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朝雲攝)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朝雲攝)

【文:朝雲】

8/10 中大 沈旭暉《解構中國夢》新書發布會

《解構中國夢》主要繙譯自沈旭暉的博士論文,再經他增篇修訂,結集成書。

廣告

沈旭暉提到,習近平主政後提出「亞洲安全觀」,大意就是亞太的安全,屬於亞太國家互相合作的事務,亞洲屬於亞洲人,排斥美國參與其中。論調甚似美國的門羅宣言,被形容為亞洲門羅主義,以應對美國重返亞洲。

自習上台,無論對外對內,都漸趨進取,以國家安全為主軸的思想,將民族主義和外交緊密地結合。例如孔子學院遭外國學者抵制,背後正源於其龐大經費,有著由上而下的審查和指導。

廣告

胡錦濤時代的國師原為鄭必堅,提出和平崛起/發展。但到習時代,此口號漸漸沒落,清華的閻學通提出新說,最與習相投。

閻是中國的國際學界大老,原為「進攻性現實主義」的代表,為了國家利家利益,可以做不受歡迎的事,例如主張對台更加強硬。過去他的理論,難以成為枱面上的國策,但後來出現調節。他與清華學者追溯先秦時代,春秋戰國的「國際」關係,提出「道義現實主義」。

新說秉承現實主義,爭取國家利益。但亦將道義納入軟實力,中國必須為世界提供比美國更高水平的領導,以更高的道德高地,爭取其他國家靠攏,從而打敗美國。

現時中國的戰略,正漸漸揚棄鄧小平的韜光養晦,鄭必堅的和平崛起。雖強調合作和友誼,但終極目標是微調世界秩序。

左派與自由派,儘管針鋒相對,但在外交政策,雙方都傾往中道。政爭集中於內政,自由派欲為官方的中國夢注入新酒,詮釋中國夢實為憲政夢,遭官方打壓。至於左派則順理成章,視中國夢為強國夢。

沈援引民調,問國人的中國夢為何。在眾多選項中,發現民眾的中國夢,不著眼於強國,壓倒地著重反貪。

過去中國政府與民眾的關係,呈金字塔結構,知識份子在政府與民眾之間,推波助瀾,整合民意,時或迫使到政府回應,三方呈緊密互動。

但自習上台,肅貪成為舉國運動,官方以反貪為名成功構建中國夢,並得到民族主義的擁護。例如針對裸官,外資,上市公司,百姓都搖旗吶喊。

官方的中國夢,與民眾的反貪夢契合,民族主義成為雙方的膠水。政權得到民意支持,知識份子的角色反被邊緣化,政府施政較以往更加暢順。

但政府靠民族主義取利,風險亦愈來愈大。「中美終須一戰」,過去只是網絡的激進論調,但如今民間愈益篤信此說,甚至正式在學界討論,在官方刊物出現。戰場不局限於軍事,也包括經濟。

民族主義本來只是管治工具,但到將來會否成為切實執行的國策?

最後沈旭暉說,中國民間一度對民主甚為嚮往,但到現在,民主有問題論,則成輿論主流。民調反映民眾相當支持政權,而他認識的國內精英,都一致地覺得中共不能倒,只能改善。他們認為一旦中共倒下,即使成就到民主,中國依然會大亂,包括面對獨立運動。

然而與會的戴晴,對中國夢不以為然。她說自己在北京認識的知識份子圈,沒人當中國夢是一回事。她認為真正的中國夢,應容許各人自由探索。

***

問:見文匯報訪問,閣下謂香港的國際視野不足。國際視野如何與本土思潮並存?是否視中國為國際上的他者?

沈旭暉:香港人的身份建構,正正包括接納全球文化的多樣性,與本土同樣不可或缺。

問:吳叡人先生在〈賤民宣言〉,形容台灣是悲劇。香港是否一樣,淪為《大國政治的悲劇》裡的犧牲品?中港矛盾究其原因,就是中國夢與香港夢格格不入,甚成水火。會上諸位講者,多傾向悲觀。我們既無望改變中國,若希冀中國改變,似乎就在等中國經濟崩盤,甚至中美大戰。從香港的角度出發,我們應該怎樣做,尋回香港失落的快樂?

答:大陸與香港實力懸殊的大勢難以改變。要保護香港核心價值,不應自限於香港的地理疆界。

問:副校事件,先生仗義執言,義憤墳膺,為年輕學者所罕見,對於涉足中國的學者更不待言。將來您會否參與什麼行動,以聲援院校的學術自主?

答:我是現實主義者,而非理想主義者。除非問題關乎個人原則,如影響煙子,否則作為國際關係學者,我不便評論香港事務。

(筆者的國語太過抱歉,希望引述戴女士的話沒錯。感荷沈先生撥冗答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